《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696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现在的问题很明显是你儿子故意找事,把我的车子刮花成这样,修复一下就行了?这车子你觉得我还能开出去?在场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也是一个要脸的人,这件事情不讨个说法,我能就这么轻易的善罢甘休?这种行为如此恶劣,我就是打电话到丨警丨察局将你的儿子给带走也不为过。怎么?你现在认为这玩意儿是修一修就能够摆平的吗?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要趁此机会敲诈一笔咯?”窦国林眯着眼看着我问道。
  “我可没有这个想法。”我耸了耸肩开口说道,其实我心中确实是有这个想法,不过我当然不能直接说出来的。
  “这种事情,我的脸面受损,我只是想要一点补偿而已,这难道很过分?”

  “这倒是不过分。”窦国林笑了笑。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想要什么赔偿?如果令双方满意的话,我可能当场就会答应你。”
  “放心,我不会狮子大开口。”我摆了摆手说道。
  “我这辆车刚提了不到三个月,就被刮花成这个样子,我感到很难受。而且更可恶的是你儿子竟然将我的车牌号给刮花成这样——尽管车牌可以换一个新的,但是车牌换一下就能够改变它们之前受损过的事实吗?很多人将车牌号看得比自己的车子更重要,我也不例外。这个车牌号确实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再加上我这辆车也算得上是新车了,你这至少要陪我一辆新车吧?”
  听到我的话,窦国林下意识的就看了我车子的车牌号一眼,上面那触目惊心的刮痕确实让人看着感觉很刺眼。
  不过窦国林却觉得‘55520’这个车牌号好像挺眼熟的,窦国林却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这个车牌号或者听说过了。
  平时窦国林脑袋都挺灵光的,如果没有一颗聪慧的大脑,窦国林不可能将窦氏集团做到这种地步。

  但是也不知道窦国林今天是怎么回事,好多东西应该可以想到的却迟迟想不起来。
  难道是因为和凤凰集团的那个项目花费了自己太多的精神力?
  窦国林心中暗自摇了摇头,不敢确定这是因为什么而造成的。
  “这都是不算过分。”窦国林点头说道。
  窦国林也知道无论是车子还是车牌号对于车的主人来说都是身份的象征,其中也有很多人的车牌号有着特殊的意义的,甚至还有不少人将车牌号看得比车子更加重要。
  所以经过我这么一说呢,窦国林这一方赔偿一辆新车好像还真不是很过分的条件。
  “我就说不过分。”我笑了笑。
  “那你是要我赔你一辆新的总裁车?”窦国林看着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对着窦国林说了声不是。
  “哦?刚刚不是说要我赔一辆新车吗?”窦国林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没搞懂我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是啊,不过玛莎拉蒂我不要,因为你儿子说过,这个品牌掉价,我觉得你儿子所说的话很有道理。”我回答道。
  窦国林看了看身边的窦杰,窦杰颇为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这让窦国林心中不由得大怒。
  这个败家子!
  竟然连这种脑残的话都说得出来?
  怪不得被人骂成脑残呢,活该!
  “那你想要什么?”窦国林忍住心中的怒气,再次对着我问道。
  “你儿子之前跟我说我这种出行的人就应该配一辆劳斯莱斯,这样才不会看起来不伦不类。确实,我觉得你儿子说的话总是这么有道理,我也被他说得改变了看法,所以你陪我一辆劳斯莱斯吧?”

  听到我的话,在场围观的众人不由得暗自咂舌,他们也没想到窦国林都来了我还是出口想要走人家的劳斯莱斯,难道我之前并不是在跟窦杰开玩笑?
  大家都是懂车的人,谁都知道玛莎拉蒂总裁与劳斯莱斯幻影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车子,我的车子刮花了竟然想着让别人赔偿自己一辆劳斯莱斯,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刚开始大家不介意,认为我这是跟窦杰起了冲突,故意说出来吓人的。
  然而现在窦国林都赶到了现场,我是提出了要劳斯莱斯来赔偿的条件,大家总算是明白了,我这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想要劳斯莱斯啊。
  不过只有少数人明白,我这肯定是在给窦国林下套子了,目的是什么很容易就能够想清楚,毕竟现在的窦氏集团与凤凰集团正处于合作期间,而我和窦国林又是双方的老总,我想要做什么自然是一目了然的。
  当然,这件事情很少有人能够了解到,甚至连当事人窦国林都还不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凤凰集团的幕后老板,要不然窦国林恐怕不会跟我这样说话。
  而且在场的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反正这又不关系到自己的利益问题,所以那些了解情况的人们都没有想过要主动出声提醒窦国林。
  毕竟他们又不熟,再加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所以到现在窦国林还不清楚他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对手。
  甚至很多人都在期待窦国林知道我身份之后的表情了。
  听到开出的条件,窦国林不由得一愣,然后便反应过来。

  “小朋友,你这赔偿开得也太离谱了吧?你觉得这可行吗?”窦国林眯着眼看着我开口道。
  “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利益平等的交换,姑且咱们算作是一场生意,你用你的玛莎拉蒂就想要换走我的劳斯莱斯,这样的交易你觉得有可能实现吗?”
  “怎么不可能?”我反问道。
  “而且窦总你的观点有着非常严重的错误之处。”
  “哦?哪里错误了?”
  “你说做生意讲究的是利益平等的交换?这样双方还赚什么?利益交换不可能是平等的,这得看哪一方会忽悠不是吗?”我笑了笑开口道。
  “这倒是真的。”窦国林回答道。
  “不过利益悬殊太大,我们是不是就没必要交易下去了?很明显,玛莎拉蒂与劳斯莱斯之间就悬殊非常大,这种利益交换严重失衡。”
  “不不不,其实并不是这样。”我摇了摇头。
  “你想啊,我这辆车是刚买没几个月的新车,虽然就两百多万,不过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而你的那辆劳斯莱斯也不知道开了多久,就打两年吧。现在车子更新换代太严重,两年的时间内也不知道淘汰了多少车子型号了,你手里的劳斯莱斯转手只能成为二手的。我用一辆新车换你的一辆开了一两年的二手车,这样悬殊难道还大?”
  窦国林心中暗骂,更新换代快那是中低端的车子更新换代太快而已,你见过哪个高端豪车一年换一次的?那样不得被用户给喷死?
  窦国林觉得我还是挺能忽悠的,如果窦国林不是在商场之中打磨自己的性子数十年了,窦国林甚至还会觉得我所说的非常有道理。
  日期:2016-10-05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