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695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自己的儿子被这么多身穿黑衣服的保镖给围住,窦国林心中也不是很舒服。
  窦国林没有见过我,他现在还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
  不过窦国林看我这架势的第一印象就是将我给当成了魔都地区的一个二世祖,除了这样的人谁出门会带上十多个保镖出门的?也不怕累?
  窦国林和很多人一样不了情情况,都觉得我这样做简直是在装逼,窦国林这样的大老板出行最多也就带一两个人而已。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的是,我即使有保镖出门也接连遭受过两次伏击,每次都是险些丧命!
  这样的重重保护难道不需要?还有什么是比生命更加重要的呢?
  现在我还有那么多的问题没有解开,那么多的责任没能够完成,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死了。
  所以,我才会带着这么多保镖出门。

  要不然谁特么愿意走到哪上个厕所都得跟上一大群人在身边才行?
  如果窦国林等人知道这一点,想必他们就不会有什么疑问了吧?
  我心中冷笑,窦国林这个老狐狸还想将责任给推到我身上呢?这件事情有这么好甩锅的吗?
  很明显,这个窦国林是在转移话题,想要在其他方面指责我,从而让我开出来的条件降低。
  窦国林来之前就已经了解到我肯定是要狮子大开口,要不然就是一个刮花车子而已,我怎么会不让窦杰走呢?
  虽然窦国林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到底要什么条件,不过既然有这个压价的机会,窦国林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这个窦国林果然是一个赤裸裸的商人,无论做什么事情哪怕是为了赎自己儿子走人都还要想办法压价,怪不得凤凰集团与窦氏集团的那个项目价格死活压不下来,有了窦国林这种精打细算的老总,这价格还真有点些难以压下来啊。
  “我当然不能放他走。”我瞥了窦杰一眼开口说道。
  “你看到我的车子了吗?这是你那宝贝儿子干的。当然,如果是他开车的技术不好将我的车子给刮了,我甚至都不会说什么。然而这是技术不好造成的吗?恐怕哪个技术好的都不可能给我的车子给刮成这样吧?”
  听到我的话,周围的人都不由得纷纷笑了起来。
  他们也看出来了我这车子完全是被人手动用利器给刮花的,要不然怎么会前面后面侧面甚至连车牌号都遭殃了?
  这种事情除了自己动手干,还真是没有一丁点办法能够做到。
  “你们之间应该有什么矛盾吧?”窦国林瞪了身边的窦杰一眼,然后便对着我开口问道。
  “这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吗?有矛盾他就能刮我的车子了?那我和你儿子也有矛盾,怎么没见我去刮花你们家的车子?”我看着面前的窦国林眯着眼笑道。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窦国林笑着说道。
  “要不我也将我的车子给你,你在上面刮花消消气?”
  “你觉得这件事情能够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吗?你儿子脑残,难道我也是脑残?”我冷哼一声说道。
  听到我的话,窦国林脸色闪过一丝不悦。
  毕竟窦杰再怎么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被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成脑残,窦国林自然是不可能高兴得起来的。
  不过窦国林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儿子的做法确实是太脑残了,一点都不成熟!
  当然,窦国林可以这么骂窦杰,毕竟窦杰是窦国林的儿子。
  我一个外人如此开骂,窦国林能忍得住?
  “小朋友,说话最好还是好好说,有些时候说话这个因素也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影响。”窦国林看了我一眼,语气平淡的开口说道。

  “我一直都是好好说话的。”我笑了笑。
  “在场这么多人围观了也这么久了,你问问他们我哪句话没有说对?难道我刚刚所说的不是事实?你的儿子不是脑残?”
  “你……你这个没素质的人,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人?”窦杰不乐意了,指着我气急败坏的开口说道。
  窦杰也是要脸的,被我接连两次骂成脑残,窦杰只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这下窦杰是真的忍不住了,如果不是看在我还有着十多个保镖的份上,窦杰也会开口骂我脑残。
  “我说你两句就没素质了?那你背地里刮花我的车子算什么?”我瞥了窦杰一眼说道。
  “我……”窦杰气急,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窦杰心中郁闷,这么一想想好像还真是自己要没素质得多。
  早知道就不多此一举还来刮花我的车子了,直接开着劳斯莱斯在我面前装一波逼然后挥一挥衣袖走人不带走一片云彩岂不是更好?
  谁能够想到我会这么容易的就拿到了窦杰的作案证据?这让窦杰心中很是不舒服。
  “行了,少跟我扯犊子,今天你们父子两人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这件事情没完!”我摆了摆手没好气的说道。
  窦杰还想跟我说什么,窦国林赶紧给我打了一个眼色示意窦杰闭嘴。
  窦国林算是看明白了,在我面前窦杰是占不到丝毫便宜的,无论是行为上还是口头上都是如此,搞不好没准窦杰还要被我坑上一把,这不是白白送给我福利了吗?
  窦杰虽然还想跟我辩,不过想想自己这样做很有可能是自寻其辱,毕竟窦杰从一开始就没有在我面前占过上风,再加上窦国林也眼神制止了,所以窦杰还是选择安静了下来。
  尽管窦杰不愿意这样做。
  窦国林想了想,然后便再次对着我问道:“那这位小朋友想要什么赔偿?我负责将这辆车给修好还给你?”
  听到窦国林的话,我嘿的一下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难道这不是最愉快的解决问题的方式?”窦国林看了我一眼开口道。

  “对你们来说,这当然是非常愉快的了。”我笑道。
  “我笑的是你这个做父亲的比你儿子还要抠门,你儿子之前还说要将宝马七系赔给我,你这倒好,直接花钱修一修就省事儿了。”
  窦国林瞥了自己身边的窦杰一眼,再次转过头看着我说道:“我觉得这样做非常合理,赔偿一辆宝马七系都是小杰大方,难道刮花一辆车子,我还能赔你一辆新车不成?”
  “难道不能?”我眯着眼笑道。

  “窦总,我就奇了怪了,怎么这种事情在你们肇事者眼中都这么好解决的?我问你,我将你车子给刮花,然后花个几万块钱给你修复好,你愿意放过我吗?”
  “怎么不愿意?本来就应该这样处理。”窦国林回答道。
  “你现在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当然了,说谁不会啊?谁又能够做得到?”我撇了撇嘴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