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3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张如松这边,强烈地感觉到了李牧对自己的蔑视,顿时心头火就慢慢起来了。他外号是霹雳火,人如其名,性子非常的烈。曾经有一次对抗演习,蓝军有个副营长动手打了他的兵,他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一个娴熟的擒拿就把那副营长给摁在了地上。为此还受到了领导的严厉批评。
  一开始,张如松是不把李牧放在眼里的,这些在职指挥军官很多人自从当上了主官,就那么在意自身的体能训练,整个系找不出几个体能以及拳脚功夫比自己好的。
  但是现在近距离地看着李牧的眼睛,张如松隐约地感觉到这个人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不像是养尊处优的军干子弟,眼中透着一种虽然平淡但是穿透力很强的东西。
  张如松暗暗引起了重视。
  “听说好几个科目,你都是班上第一?”张如松笑着说,还不忘扫了一眼二三班的其他人。

  这一下,二三班的其他人脸上挂不住了。
  李牧插班的第二天,正好是几个军事科目的摸底考核,五公里越野,手榴弹投掷,百米跑,四百米跑,单杠一二练习,都是常规的军事科目,基本的军事素质。
  结果很明显,除了少数几位平常保持训练的学员,班上其他人的成绩都不好看。而李牧,这个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牛人,还没发挥出功力的五成,就成了班上第一名,所有的科目都是第一名。
  人家李牧从大头兵变成干部还不到一年,这些基本军事科目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李牧也是苦恼得很,他以为自己这么保留实力了肯定能保持在中上游水平,没想到一不小心成了第一。
  张如松也是目中无人,一句话就把二三班的其他人也撩拨了起来。
  顿时,二三班的其他人,尽管再不喜欢李牧,此时也慢慢地围了起来,站在李牧身后。只要开打,妥妥的就扑上去混战起来,不带一丝一毫犹豫的。
  别看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准中级军事指挥官,要是动起手来,可不比大头兵差。
  “好像是,四百米跑拼了老命也就只能跑个一分钟。”李牧笑眯眯地说道,一点也不在意张如松语气中的讽刺。
  此时,小心地藏在其他同学身后只露出个脑袋看戏的那张熟悉的面孔,听到李牧这句话,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笑意,心里暗暗说道:“****的你还真能装,别说一系二系,恐怕整个陆院也没人速度比你丫的快!”

  显然,这名来自西南军区的青年军官有些了解李牧,但是李牧没能从这些人当中第一时间认出他来,也说明他和李牧并不是认识很长的朋友。
  他不打算站出来戳穿李牧的谎言,打定主意看戏。
  此时就听见张如松说,“哦,一分钟啊,还不错。小李同志,有兴趣来一局吗?我可能比你要快一点,呵呵!”
  话听着很客气,但是其中蕴含的轻视再明显不过。

  一二班和二三班的人听到张如松这么说,嘴角都抽动着,暗暗心里道,老张这小子说起大话来脸不红心不跳的都能拿影帝了,谁不知道他丫的上次跑出了一个五十七秒的好成绩。
  当兵的不是运动员,四百米跑进一分钟的绝对不多,并且当兵的要求和运动员的不一样,当兵的要的是持续的爆发力,不像运动员,十年苦练只为台上那一分钟。
  黄友全嘴角顿时有了一些笑意,李牧这小子别的不提偏偏提四百米跑,这不是找虐么!
  “好啊,那就来一局。”李牧像不知道前面有陷阱的羔羊一样,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一二班的人就都哼哼着笑了。
  二三班的人有一部分心里担忧着,有些人也在后悔,刚才阻止李牧就好了,显然再阻止就有服软的意思,怎么说都是班上的人,比输了,谁的脸上都没面。
  李牧忽然又说,“光比没什么意思,这样吧,打个赌,赌一条烟,中华怎么样?”
  狰狞地笑了笑,张如松爽快地说道,“没问题!”
  中华烟而已,就算是软中华,一条也不过七百块。军人待遇到了今天,提高了许多,张如松是少校正营职,有十二年的兵龄,一个月到手工资七八千块钱还是有的。
  大家都忙活开来,首先,枯燥的军校生活缺乏乐趣,相互间比拼个什么东西就是个乐子。当然,一二班的人很开心,因为马上有中华烟抽。二三班的人表情各异,有担忧的也有带着微笑的,让李牧这个走后门的后生吃吃苦头也是好的。
  黄友全就更开心了,但是他很好地掩饰住了。对他来说,不管谁输了,自己都开心。至于中华烟么,他家里一堆一堆的,谁不知道他老爹是西北军区的正军级干部。
  两个班的人就都在跑道边上站定观战,李牧走到起跑线那里站定,稍稍活动着腿脚。这边张如松很专业地在做着热身运动,还搞了几个起步加速跑。二三班的人看李牧这个模样,顿时心里都失望极了,这货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啊,至关重要的热身动作都省了!

  李牧并没有注意到有一双熟悉的眼睛在看着他,其他人就更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现场只有他知道,张如松输定了!
  两个班各出一人充当计时员,交叉记录,以免作弊。
  活动了几分钟,张如松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站到了起跑线上,和李牧相隔有那么个两三米,不过他特意站在了李牧的右边,也就是说,他在外圈,但是两人是在同一起跑线上。
  换言之,张如松不着痕迹地让了李牧一小段距离。
  一二班的人就都嘴角含笑,眯着眼睛看向二三班的人,都在心里说道,老张很会做人,不以大欺小。这种大度让二三班的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李牧轻轻笑了笑,往后退了好几步,基本上保持了公平。张如松扭头看了李牧一眼,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随即说道,“二三班的,来一个发令员。”
  “还是一二班的来吧,呵呵。”李牧马上说道。
  黄友全却是走出来,“我来,大家没意见吧?”
  大家以笑声回应,谁又会有意见呢。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黄营长了。”
  “各就位!”黄友全走到跑道边,笑了笑,然后严肃起来开始下达口令。
  张如松马上单膝跪下,却是专业的起跑动作,那个位置有两个坑,都是之前采取这种起跑动作留下来的。要知道,陆院的这个大操场,跑道是拟质的,而不是什么专业塑胶跑道!
  再一看李牧,哦,牧哥就那么简单的左腿往前迈了半步,两只手自然下垂,身体也没有向前倾。这是很随意的站立式起跑动作,而且还是非常的不标准的。身体向前倾重心落在前脚上,这样可以确保口令响起的时候借着惯性第一时间启动!

  但牧哥没那么做,脸上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看到李牧这个样子,一二班的人都深深地感觉到了侮辱,原本还对李牧存在着一点同情,现在是一点都没有了。
  登时就有一二班的人说话了,“老张啊,赢了我请你喝酒!金陵的馆子你随便挑!”
  日期:2016-10-03 07: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