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787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太固执了。”林煜笑了笑道:“你千万不要逼着我把你玄舞阁给灭了,你让我走,之前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如果你不让我走,那以后我的敌对势力里面,会多一个玄舞阁。”
  “你是傻逼吗?”官舞有些郁闷的看着林煜道:“你才是我的仇人好不好?我玄舞阁的精英,被你糟蹋了五分之一,我该恨你才对,算是说一笔勾销,这话也应该是我说的才对。”
  “别忘了,是你主动招惹我的。”林煜真气一沉,他笑道:“今天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改天我们在聊。”

  他一声低喝,太玄心瞬间运转,庞大的真气传遍了林煜的全身,他的身体微微的一绷,官舞在也无法把持住她,她的身体一震,连退了几步。
  然退开的瞬间,官舞两只手向前一甩,数把薄薄的刀片向林煜的要害处袭来,林煜在腰间一抽,他的残缺出手,剑芒一闪,那数把刀片已经被林煜给打翻,林煜手残缺向前一送一抖,软软的剑身瞬间绷的笔直。
  嗤,官舞那张娇嫩的脸蛋,已经多了一道剑痕,她一摸自己脸,全是血。
  “林煜,你毁我容,你毁我容。”官舞嘶声尖叫了起来,女人嘛,最在意的无非是自己的那张脸,而官舞一向认为自己的脸蛋长的还算是漂亮,但是她无法接受的是林煜居然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他居然一剑把自己的脸给毁了。

  这让官舞十分的愤怒,她拿出一条手帕,按在自己脸,一言不发的要离开。
  “你还不能走。”一股强大的剑意在官舞的身后涌起,林煜冷冷的说:“告诉我,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她在哪?”官舞回头,她对林煜怒目而视“你毁了我的容。”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不仅仅是毁你容这么简单了。”林煜把玩着手的残缺,他把软剑摆弄出不同的造型来,他阴侧侧的一笑道:“不要以为你的柔骨功无懈可击,我是医,一名十分不错的医,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都能把你的身体摆出无数种造型来,你相信吗?”
  “无耻。”官舞气的混身发抖,但是看着林煜手的残缺,她知道自己今天如果不交待出那些事情的话,林煜是不会放她离开的。
  而且她今天也确确实实的有些低估自己的对手了,和林煜一交手,她知道对方是一个极度难缠的家伙。

  “对嘛,随便你怎么骂。”林煜笑了:“不过,你得明白你现在的处境。”
  “三环,一家最大的夜总会,他在那里等你,不过,你得清楚。”官舞冷笑道:“蝶这个人,一向是心狠手辣的,他不允许自己失败,所以,你自己悠着点吧。”
  “谢谢提醒。”林煜很绅士的一欠身道:“我现在过去。”
  “喂。”官舞叫住了林煜。
  “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吗?”林煜回过头看着官舞。
  “我的脸,你要对我的脸负责。”官舞恼怒的说道。
  “我会负责的。”林煜认真的一点头,然后匆匆的离开。
  蝶这家伙一向是不按常理出牌啊,林煜本来以为他是在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里面躲着呢,可是他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在市区里面,这货很自负啊,他简直没有把华夏的警方给放到眼里。
  一个了头号通辑令的国际惯犯,居然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华夏最繁华的地方,这让林煜都有些不可思议,他是没有见识过华夏警方的厉害吧。

  凌晨。
  蝶是一个十分有耐心的家伙,他的心理素质也足够的强大,很快,他从雪狼威胁的阴影走了出来,尽管雪狼在国外的地下世界里,是一个谁都不愿意招惹的家伙,但是他觉得,既然招惹了,那招惹到底吧。
  哪怕他真的是一头狼,今天遇到自己,他也一定要从对方的身咬下一口毛来。
  他拿着那朵玫瑰花,不停的在鼻端嗅着,尽管这朵花只是仿制品,并不是真花,没有一点香味,但看他陶醉的神色,谁也不会怀疑这朵花是假的。
  “你真无聊。”在一边的梁雪摇摇头,她在也看不下去这家伙在这里装逼了,一朵假花,弄的跟真花似的,如果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他手里的花是真的。

  “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拿着一朵玫瑰吗?”蝶笑了。
  “不知道,但是看你那幅样子,我觉得这其一定有一个故事。”梁雪微微一笑道:“我好是什么故事。”
  “一个很俗套的故事。”蝶笑了笑:“这朵玫瑰,是为了纪念一个姑娘,我很喜欢的姑娘,因为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一个穷小伙子。”
  “我在花店打工,因为我太穷了,家庭太困难了,所以我连一朵玫瑰都没有送过他。”蝶道。
  “那你确实太抠了。”梁雪毫不客气的说:“如果没错的话,那姑娘最后离你而去了吧,没有哪个女孩会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你这么一个人的。”
  “没错,最后她离我而去了。”蝶道:“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现在记得清楚,她说,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送过我礼物吗?”
  “我要求不高,你穷,我可以跟着你吃苦,你困难,我也可以陪你一起走,但是你呢?你却连一朵花都舍不得送给我。”蝶幽幽的说。
  “原因呢,我不相信一个男人会抠成这样。”梁雪道:“一朵花而已,算是你在困难,你也送得起的。”
  “当时我的父亲病重,我所有的钱,几乎一分不剩全部寄了回去。”蝶笑了笑道:“我每天吃饭,都是馒头咸菜,有些时候,会去饭店偷偷的捡别人吃剩下的东西吃。”
  “哦,这个……确实是有点,真困难。”梁雪一怔,她有些同情起蝶了起来,这真的不怪他,他是一个有责任的男人。
  “可是后来,我还是想尽办法,送了一朵玫瑰给她,但是当我到她住的地方时,敲门的瞬间,我明显的听到她和一个男人在室内喘息的声音。”
  “那种感觉怎么样?”梁雪笑了笑道:“是不是,感觉在那一瞬间,天都塌了下来?”

  “没错,我感觉,在那一瞬间,天几乎都要塌下来了。”蝶点点头,他咬牙切齿的说:“我在那里站了整整一夜,听到了她和他所有的谈话。”
  “从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早背叛我了,而且她的清纯与善良全部是装出来的,我在她眼里,简直是一个垃圾,不,连垃圾都不如。”蝶笑呵呵的说。
  “她为什么要这样?这女人有病吗?”梁雪也为蝶有些愤愤不平了起来,说实在的,这种女人是犯贱。
  明明不喜欢,偏偏要跟别人在一起,把老实当做备胎,备胎没用的时候,一脚踹开。
  老实人怎么了?老实人招惹你全家了你至于这样吗?而眼前的这个蝶,看得出来他以前也是一个相当纯扑的人,所以梁雪也有些为他不平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好玩吧。”蝶笑了,他笑的有些涩,他仰起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也是从那时候,我开始变的,我要变得有钱,我要变坏。”
  “因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要变成那个坏人,成那个所有人眼都不安分的坏人。”蝶笑呵呵的说:“或许我是有天赋的人,很快,我变了,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哦,那你确实是挺有天赋做坏人的。”梁雪点点头道:“我想知道,那对男女最后怎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