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27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走进菜馆,老板娘热情的迎了出来。这个点还不是吃饭的高峰期,不过里面的包间已经满了,我和黄帅选了个靠门口的地儿坐下来。
  日期:2017-04-20 11:29:34
  点好了菜,老板娘让人送来了一壶花果茶,给我和黄帅斟了一杯。黄帅说他经常来这里,每次来都会想起很多往事。
  他的目光游离了片刻,眼里突然透出几点寒芒,脸色也猛的沉下来,身上迸射出凛凛的杀气。
  虽然杀气转瞬即逝,但是我已经猜到他跟这家店之间,应该有着不一般的渊源。
  菜上来后,黄帅又点了一小瓶劲酒,问我要不要也来点。我说有人请客当然要喝点,便找老板娘又要了一瓶。

  其实在这一刻,我也想起了曾经和王芬在一起的时光,尽管以前并没带她来过这里,但此情此景,跟以往很多伤感的画面是何其的相似。
  我承认,既便是到了现在,我心里仍然放不下她。一想到跟她的往事,心就隐隐的痛得难受。
  这顿饭我们吃了两个多小时,但是菜都没怎么动,见底的小酒瓶倒是摆了好几只。平时我不胜酒力,这会儿却似乎还能喝很多。
  最后在黄帅的劝阻下,我们喝完了最后半瓶。
  日期:2017-04-20 11:25:51
  老板娘人很实在,见我俩喝得有些醉意,就让人给我们泡了一壶大红袍,又备了一间空出来的包间,说醒过酒再走。

  黄帅笑着道谢,说这茶好,既能补肾,对解酒也有效果。
  一壶茶很快就见了底,黄帅端着茶壶去续水,我被一泡尿憋着,问服务员洗手间在哪儿。
  上完洗手间,我洗了把脸,刚准备出厕所的时候,身体被一个人给撞了。我借着酒劲骂了一句,回头瞅了瞅,只见一个黑脸的男人阴恻恻的对着我笑了笑。
  他的眼晴看上去有些浑浊,好像没有眼珠,却折射出一股凌厉的气息。我全身打了个冷颤,听到了对方嘴里含糊说出的四个字: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顿时满脑子里都是这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心头像被什么重击着,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
  我从来没有这么痛苦的感觉,既使是被牛头马面勾出魂魄的时候,也只是有短暂的窒息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黄帅和老板娘扶进了包间后,才缓过神来。黄帅轻拍着我的后背,说没事吧,脸色怎么突然这么难看,不像是喝多酒的样子。

  日期:2017-04-20 11:29:52
  我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问他那个黑脸男人会不会就是黑面夜叉王。因为喜喜说过,黑白无常把我的事捅到了阎罗王那,阎罗王指派了黑面夜叉王来捉拿我。
  黄帅说应该不会,按照黑面夜叉王的性子,真要捉拿我,直接就动手了,何必要迷失我的心志。我疑惑的盯着黄帅:“你跟黑面夜叉王打过交道?”
  “这……”黄帅顿了顿,抿了口茶道:“可以这么说吧,以前还跟他交过手,差点就挂了。”
  说着,他解开衣服,胸前露出一块紫色的印痕,像是被什么的爪了抓过一样。黄帅说是被黑面夜叉王的勾魂爪给伤的,疼了他大半年。
  我瞅了瞅那块紫印,心里直冒凉气,要是我被黑面夜叉王找上,估计半点生还的可能性都没有。
  不过让我不解的是,既然刚才那人不是黑面夜叉王,又会是谁呢。从他的举动来看,应该是故意撞上我的,似乎是想给我个下马威。

  日期:2017-04-20 11:26:10
  黄帅也觉得奇怪,随后想了想,怀疑是云芷言。他收到了木子西的消息后,特地过来试探我的。
  我说有那么快吗?从木子西那出来才多久的工夫?
  黄帅说木子西办事效率很高,云芷言也是个雷厉风行的性格,算起来,时间刚刚好。
  我顿时涌起一阵恐惧,现在我有地府印记和《通地玄术》护身,普通的鬼怪倒是不怎么怕了。反而是像白启炎和云芷言这样诡异的人,更让我感到恐惧。
  离开菜馆时,黄帅接了个电话,脸色忽然就变了。然后他说要去办点事儿,让我自己打车回去。

  回到租房,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刚想倒床睡一觉,就见欢欢突然出现在门口,怒瞪着我。
  “你怎么来了?喜喜呢?”看到欢欢恨不得要吃掉我的表情,酒劲瞬间就醒得差不多了。
  欢欢慢慢飘进来,脸上始终保持着怒态说道:“你还好意思提喜喜,她为了帮你,已经……灰飞烟灭了。”
  日期:2017-04-20 11:30:12
  灰飞烟灭?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我说她不是去找怪老太帮忙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欢欢抬手呼过来,我被一股怪风掀倒在地,耳边传来她的怒喝:“被红阶焚魂符击中,你认为还有谁能救得了她……”
  欢欢说打中喜喜的那道焚魂符极为霸道,不仅是红阶的品级,还注入了相当大的灵力。喜喜百年的修为,瞬间就被废了,她凭着最后的意志确实找到了怪老太和欢欢,可已经无力回天。
  阴魂的魂魄被焚烧,自然就是灰飞烟灭了。
  符箓的品级为分黄阶、红阶、紫阶和金阶,要是黄阶的焚魂符还好点,或许怪老太还有办法救喜喜。可是打中喜喜的是红阶符箓,怪老太也束手无策。
  “不……不会的……喜喜没有事的。”我撒扯着自己的头发,不相信这是真的,心头像被针扎着般的痛楚。
  欢欢飘到我跟前,用无形的力道缠住我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若不是婆婆非要留你的命,现在我就弄死你。”
  我憋着一口气,说动手吧,我不会怪你的。与其现在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还不如来个痛快的。

  日期:2017-04-20 11:30:25
  欢欢恨恨的松开我,说就这么让我死,太便宜我了。她要我找到伤害喜喜的凶手,为喜喜报仇,否则她一定不会让我好死,还要对我家人不利。
  我说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惊扰我的家人,否则我不会放过她。家人一直是我的软肋,我的逆鳞,谁动我的家人,我谷奇一定会跟她玩命。
  我不是在吓唬她,凭着我手上的地府印记和《通地玄术》里的破鬼术,对付她应该并不难。

  欢欢满不在乎,冷冷一笑,像阵风似的飘了出去。
  而我,却是满心的恐惧与不安,我不能让家人受到半点伤害。
  在那一刻,我更加坚定了信念,一定要让白启炎和云芷言受到应有的惩处。只有这样,才能平息欢欢心中的愤怒,才能慰藉喜喜的魂魄,也才能不让家人受到欢欢的伤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