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26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拍着自己的头,难道是我出现了幻觉?还是我现在处在一种幻境之中。
  日期:2017-04-20 11:23:34

  《通地玄术》里就有关于幻觉和幻境的介绍。幻觉通常是因为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而看到了虚幻的东西。
  这种虚幻只局限于自己,别人是感受不到的。
  而幻境则是在某个区域里制造了一个虚幻的世界,任何处于这个区域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我现在无法断定眼前的这些,到底是幻觉还是幻境,但我可以肯定,这些跟那个叫木子西的女人绝对有关系。

  只是我想不明白,木子西为什么要这样做,难不成这是她对我一种试炼?
  这种可能并不是没有,她作为牵线搭桥的中间人,对引荐的人进行试炼是很正常的事。
  要是以前,遇到此种情形我早就抓狂了。现在想通了是怎么回事,心里倒是没那么害怕了,无论是幻觉还是幻境,都有一个伪装的突破口。
  只要找到突破口,我就能回到现实中了。

  只是想找到突破口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幻觉和幻境中的一切东西都有可能是伪装成的突破口。比如一块石头,一个不起眼的物件,甚至是一只小虫子,都有可能。
  日期:2017-04-20 11:27:36
  我脑子快速转动着,希望能借助《通地玄术》来找到隐藏的突破口。突然,我左手的地府印记不停的闪烁蓝色幽光,那个被绑住的黄帅变成了一只无脸的腐尸,挣断绳索朝我扑来。
  我微微一惊,犹豫了片刻后抬手拍过去。既然现在出现的任何东西都是虚幻的,那么就算我拍得它魂飞魄散,也跟真正的黄帅没有半点关系。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地府印记对腐尸毫无作用,尽管手掌上还在闪着光,而腐尸却毫发无损的冲了过来。
  细细一想,我忽然明白了,现在我处在一个虚幻的世界中,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由制造这个虚幻世界的人所控制的。
  换句话说,就是对方可以随意的制订游戏规则,想让我怎样就会怎样。
  迟疑中,楼下的腐尸已经冲了上来,尖锐的利爪子在空中舞动,透出凛凛的肃杀之气。
  日期:2017-04-20 11:28:37
  在无法猜出对方制造出这些场景有何用意的情况下,我本能的往二楼跑去。
  二楼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情景,虽然仍然是被虚幻出来的,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无比的温馨。确切的说,更像是一个少女的闺房,处处都充满了旖旎的气息。

  房间摆着一张四方形的木桌,一个戴着银狐面具的女人,坐在桌前喝茶,我想她应该就是黄帅说的木子西吧。
  “不过来喝一杯么?”木子西举起杯,朝我招了招手。
  不知怎么的,她的话声刚落,我的双眼就有些模糊起来,耳朵里也嗡嗡作响,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桌上有两杯倒好的茶水,我随手端起一杯,跟木子西碰了碰杯。
  我把茶刚凑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喝,四周的空间突然像玻璃般的破碎了,接着我的眼前随之一亮。
  然后,我看到了黄帅,他端坐在木子西对面,轻轻抿了口茶,示意我挨他坐下。
  喜欢本文的亲们,欢迎加入妖尊的读者群:323807044,感谢您的关注!
  日期:2017-04-20 11:28:54
  我恍若梦中惊醒,手里还拿着茶杯,一时间不知所措。黄帅向木子西介绍我,说引荐给白启炎的事,就靠她多帮忙了。

  木子西冰冷的斜过头看向我,虽然隔着面具我看不到她的脸,却能感受到她冷若冰霜的目光。
  “你在为地府做事?”她突然问我,连声音都是冷的。
  我心跳骤然加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女人确实不简单,一眼就看出了我的身份。我转眼看向黄帅,希望他能帮我解围。不料他也显得很惊讶,似乎同样没想到木子西会这样问。
  沉默了半晌后,黄帅回答木子西,说我确实是在为地府做事,不过这与我要跟着白启炎并不相干,也不冲突。
  木子西微微点头,说我是什么身份,跟她无关。她只是负责穿针引线的中间人,不会多管闲事。
  说完,她摸出一块精致的木牌放在桌上推过来,让我三天后拿着它到白启炎的公司,去找他的私人顾问云芷言。

  日期:2017-04-20 11:25:10
  至于最终我能否留在白启炎身边,就不是她这个中间人该管的事儿了。
  我瞅了瞅木牌,上面雕刻着一个“木”字,四周还镶着几颗珍珠,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儿,看起来挺高大上的。
  我拿起木牌,下面压着一张纸条,写的是白启炎公司的地址。
  黄帅用脚轻轻拨了拨我,起身向木子西告辞。木子西“嗯”了一声,自顾的品着茶,压根就没拿正眼看我俩。
  从木阁楼出来后,黄帅长长舒了口气,额上渗出一层细汗。我这才知道,那会儿在木阁楼的时候,其实万分凶险。那些离奇的遭遇并不是我出现了幻觉,也不是进入了幻境,而是我被木子西催眠后经历的梦境。
  如果不是因为有地府印记,我可能永远都无法再醒过来,而在梦中慢慢死去。
  我愤愤不已,这个女人好歹毒,我跟她无怨无仇,她为何要这样做?
  日期:2017-04-20 11:29:12
  黄帅摇头,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发现了我的身份,想要试探下吧。我不禁担心起来,木子西会不会把我的身份告诉白启炎,或者他的顾问云芷言呢?
  黄帅想了想,说应该不会,木子西虽然性格古怪孤僻,但是知道身为中间人应该遵守的规则。况且他跟木子西打过不止一次的交道,这个女人还是值得信任的。
  我说信任个屁,刚才就差点把我给困死在梦境里了,谁特么知道她会不会把我给卖了。
  黄帅一怔,好像心里也没有底了,说要是这样,那我过去的危险又增加了几分。说完他沉默了半晌后,让我好好考虑考虑,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你也太小瞧我谷奇了。”我白了他一眼,都到这一步了要是还放弃,那之前的努力岂不是都白废了?况且我现在急需赚取功德点数来“转正”保命,如果就这么放弃,可能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日期:2017-04-20 11:29:22
  黄帅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带着我走出了巷子。
  到了城隍庙街,我俩被一阵麻婆豆腐的香味儿给勾住了鼻子。黄帅说这家川菜老店已经开了十几年,就数麻婆豆腐最出名,问我要不要去尝尝。
  本来早上就没吃早餐,又经过了阁楼里的那番折腾,这会儿肚子早就饥肠辘辘了,听到黄帅的话,我更是咽起了口水,心想正好趁机宰他一顿,弥补我刚才消耗体力的损失。

  而且那家老店我也知道,以前跟工友去吃过几次,菜的味道确实很地道。只是之前去的时候,点的都是下酒菜,没吃过麻婆豆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