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6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很谨慎的咽下了差点骂出的话,面容淡然的抬手制止了这个胖经理的道歉,扭头问那个中年人:“算了,算了,你们能把行李送来,事情也就过去了,只是你们怎么找到了这个地方?”
  中年人连连的说:“夏文博同志啊,你真了不起,大度,大度啊,年纪轻轻就能有此胸襟,将来一定能成就一翻大事,我万分的佩服你,你请坐,你请坐。”
  他一面把夏文博按坐在了沙发上,一面手脚灵活的给他点上了一支烟,而后训着那个胖经理:“还愣着干什么,快给夏同志沏杯茶。”
  那个胖经理赶忙蹑手蹑脚的在客厅移动,到处找茶杯和茶叶。
  我去,这可不是你们的地方,你们瞎翻腾什么啊!

  那个中年人还一惊一乍的,指手画脚的教训着胖经理,表示他绝对的权威,也要想靠训斥胖经理表明自己对夏文博的尊重。
  “看你笨的样子?今天多亏是夏同志量大,没和你计较,不然我撤了你的职位,停你的工作。”
  夏文博听的有点难受,实在难以消受这种风格,就说:“这位领导啊,你还没说怎么找到了这里呢。”
  “小哥啊,你可不敢喊我领导,我就是客运中心区区的一个总经理,在你小哥的面前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你的地址是我们交通局蔡局长告诉我的,蔡局长也狠狠的批评了我一通,但我觉得,蔡局长批评的对,切中了我管理上的漏洞,下一步我会召开客运中心的全体员工会议,好好的总结这次事故,绝不让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夏文博听着他的话,暗自好笑,一下想到了‘假大空’这三个字来。
  他‘嘿嘿’一笑,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心里盘算着他们嘴里的蔡局长又是怎么知道了这件事情,这可是市里,一个交通局长这点小事他也会管?

  猛的,夏文博脑海中灵光一闪,不由的看向了张玥婷,不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在自己吃方便面的时候,到卧室打了电话,但是,她到底什么来路啊,能让一个交通局的局长也卖她的面子?
  张玥婷感觉到夏文博在看她,邹一下眉头,给他眨眨眼,头微微的晃动,意思让他赶快把这两人打发掉。
  夏文博实际上对这个总经理也是很烦了,顾不得再多想什么。
  “那个领导啊,事情也解释清楚了,我看就这样吧,你们也辛苦一天了,早点回家休息。”
  中年人连连点头:“对了,贾经理,把烟酒拿过来!”

  夏文博一看,他们提来的另一个包里竟然是几条中华香烟和几瓶茅台酒。
  这还不算,他们还退回了夏文博几十元的车票钱,还给他补偿了五百元钱。
  “这是什么意思!”夏文博不解的问。
  中年经理说,这是他们的一点诚意,给夏文博补偿也是他们客运中心的规定,由于他们工作的失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麻烦等等。
  夏文博推迟了几句,见他们执意要留下,也就懒得和他们推推拉拉的客气了,收就收吧,今天他们害的自己一条腿都伤了,收点补偿也不为过,关键是啊,看这中年总经理的架势,自己要是不收下,他绝对能说到自己眼睛睁不开的时候。
  收下了钱和东西,但中年老总仍是不舍得马上就走,他抓耳挠腮一番,又拐弯抹角的问起了交通局蔡局长和夏文博的关系来。
  夏文博起初说自己也不认识蔡局长。
  但夏文博越说不认识,他就越不想走,来回绕着弯子往蔡局长那里扯。

  不得已,为了打发他们离开,夏文博只好沉声说:“嗯,我和蔡局长之间的关系你最好还是不要了解太多,这对你不好,有时候领导还是要有点隐私的,对不对!”
  夏文博这话一说,吓的这中年人脸色都有点发白了,赶忙站起来,连连摆手,说他就是随便问问,绝没有什么意图。
  夏文博狐假虎威的,很凝重的点点头,看着他紧紧张张的出了门。
  “呼!”

  夏文博和张玥婷不约而同的嘘出了一口长气。
  夏文博说:“张玥婷同志,谢谢你啊,没想到你关系挺硬的,连交通局的局长都认识啊!”
  “感谢什么,小事一桩,前一阶段在交通局办过一点事情,见过他们蔡局长。”
  夏文博依然很诚恳的说:“不管怎么,还是感谢你。”

  张玥婷淡淡的说:“我是怕你没有换洗的衣服,把我沙发弄脏了。”
  “嗨,这什么意思,难道晚上我睡沙发?”
  张玥婷很奇怪的看一眼我:“难道你不睡沙发?”
  “这......”夏文博看一眼,这只有一个卧室,他想自己恐怕也没有选择的权利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给你说下,里面的那个卧室,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能进去,那是禁区,知道了吗!”她一本正经的说。

  夏文博笑笑:“怎么?怕我有不轨的企图啊!”
  “嘿嘿,我怕什么?不要说你现在半条命,就算没伤,我也不怕你!”
  夏文博露出一个很惊讶的表情,哎呀,这女人对自己很信任的吗!
  “好好好,不进你卧室,放心好了。”

  说完,夏文博一头倒在了沙发上看起了手机,张玥婷看看他,迟疑一下,也返回了卧室。
  躺在沙发上,夏文博拿出了手机,决定和那个没结婚的寡妇联系一下的,看能不能明天两人约个地方见见面。
  他打开了手机qq,给女人发去一条信息:“哈喽!寡妇,在不在!”
  他这个刚一发过去,那面寡妇的信息马上过来了:“我在啊,你什么时候到市里啊?”

  夏文博说:“我已经到市里了,不过出了一点状况,路上把行李丢车上了。”
  “啊,那,那你这会你不是要住桥墩下面了!”
  夏文博回女人了一个鄙视的qq表情,说:“开什么玩笑,我能住桥墩下面?”
  “嘿嘿,那就是人民招待所,大通铺!”
  夏文博决定震撼他一下:“寡妇,你开视频,我让你见见市面!”
  寡妇犹豫了,说她刚洗过澡,不方便视屏。

  夏文博很大气的说:“没事,你把视屏遮住,就看我的。”
  寡妇同意了,两人打开了视频,寡妇那面果然是漆黑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夏文博就把手机在客厅的几个角度转了转,让他看看这家具,沙发,还有墙上那65寸的液晶电视。
  “寡妇啊,看清了吗,这是大通铺吗!”
  女人有点被震撼了:“夏文博,你过去都是在骗我,你说你市里没有熟人的!可这明显就是公寓,哼!没诚意!”

  夏文博抱着手机嘿嘿的笑着,这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啊,都要给她一点压力和竞争,只有让她吃醋了,她才会变得迫切,变得盲目,变得对男人格外珍惜。
  为了达到对寡妇的施压和勾引,他又写到:“没熟人怎么了,就我这样英俊潇洒,风流踢裆的男儿,刚来就遇到了一个白富美,她请我住在她家里,要我陪她,说只要我做她的情人,一月五万小费,吃喝全包。”
  “我去?真的!”
  “那可不,但我没答应,我说做朋友可以,大家平常谈谈心,讨论一下哲学什么的都成,但绝不做情人。你也知道的,哥这点情操还是有的,对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