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他孩子也跟着一哄而散,躲在远处,张望着。
  厉剑正好从院里出来,看到汽车上的小手印,脸上既生气却很无奈。
  楚天齐能理解司机这种心情,冲着厉剑笑了笑。
  厉剑回以尴尬一笑,说:“市长,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了。”
  “好吧,路上慢点。”楚天齐道。
  此时家里人都走到门口,楚玉良挽留着厉剑,其他人则围到楚天齐身边。
  客气过后,厉剑走了,他要赶回玉赤县城的家里。
  楚天齐发现,除了父母、姐、弟等人,还多了一张新面孔,一个年轻女孩。看着女孩和弟弟的表情,他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女孩看上前来,怯怯的喊了一声“大哥。”
  楚礼瑞赶忙在一旁边介绍着:“哥,这是杨梅。”
  “杨梅好。”楚天齐以一种长者的口吻,回应了女孩的问题。
  一家人进到家里,洗了把手、脸,晚饭便开始了。农村人冬天两顿饭,一般都是早饭九点多,晚饭下午三*点左右。男人自然要喝酒,都坐到了炕里边,妞妞自是倚在大舅身旁,女人则都坐到了炕沿边上。
  在吃饭过程中,楚天齐发现,杨梅总是和大姐抢着盛菜、端饭,而母亲也很自然的“退居二线”,显然,杨梅和这个家很熟了。

  杨梅身高估计在一米六到一米六五之间,五官不是很精致,但绝对不丑。楚天齐觉得,从对方的样貌以及忙里忙外的这种做派,应该完全能配得上自己的弟弟。他还发现,除了刚见自己时,杨梅有一点露怯,整个人倒很大方。
  一顿饭下来,全家人吃的其乐融融,整顿饭都洋溢着浓浓的亲情。尤其老两口更是笑容满面,既为亲人团聚而高兴,更为有这么个有出息的大儿子而自豪。
  收拾完碗筷,楚礼娟洗锅涮碗,杨梅和楚礼瑞出去溜达了,其余几人则坐在炕上,聊着家常。
  母亲尤春梅,看着大儿子,道:“天齐,你看怎么样?”
  楚天齐明白母亲问的是什么,同时也奇怪母亲对自己的称呼,刚在门口见面的时候,母亲就是这么称呼自己,当时他就觉得奇怪。于是他没有说话,而是微笑的看着母亲。
  “你这孩子,怎么不说话,老盯着我*干什么?”尤春梅有些莫名其妙。旋即明白过来,解说着,“你爸不让我喊你小名,说是不好听,我看他就是……”
  楚玉良抢了话:“天齐现在是公务人员,是政府领导,时刻要注意形象。你成天喊小名,多有失他身份。”
  “就咱们自己家里人,怕什么,儿子是我的,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有外人的时候,我就不那么叫了。”尤春梅显然对于老伴的要求耿耿于怀。
  “习惯成自然,要是平时不注意,一说话总吐露嘴。”楚玉良显然也不认可老伴的“狡辩”。
  一看两人要急眼,楚天齐忙岔开了话题:“妈,你是不是问杨梅怎么样?我看样貌和礼瑞挺配,也挺知大识小的,还有眼力劲儿,应该不错。”
  “人倒是行,和你弟都是农职同学。工作也行,在一个农业公司做技术员。就是她家条件一般,她父母只是在县城开了一个小卖部,还有一个妹妹正在念书。”说话间,尤春梅还轻轻叹了口气。

  楚天齐一笑:“妈,俩人般配就行,这才是最重要的。再说了,人家在县城,咱们在农村,人家条件比咱们好呀。”
  “她家在小县城,就是小商贩,我家儿子可是当大官的。”尤春梅自认理由很充足。
  “人家是嫁给礼瑞,又不是天齐,你这等级观念太重了,老封建。”楚玉良驳斥着。
  “我能培养出市长儿子,我老封建?……”尤春梅一下子急了眼,向老伴发动了“进攻”。

  楚天齐不禁心中暗笑,母亲的话固然有等级观念,父亲的话何尝不是?只是两人关注的侧重点不同而已。
  母亲还在继续声讨着老伴,气的急赤白脸的,父亲却笑而不答。面对老两口的争吵,楚天齐没有烦闷,但却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这才是居家过日子。
  第二天,杨梅起早就走了。临走时,她还特意和楚天齐说:“请大哥到家里串门。”
  楚天齐也随口答了句:“好的。”
  楚礼瑞在把杨梅送到村口上车后,返回家中,一家人又忙起了过年的事。
  今天是大年二十九,刘拴柱和楚礼瑞贴了春联,挂上了红灯笼,又多准备了一些生旺火的劈柴。尤春梅和楚礼娟,则准备着明天大年三十的吃食。
  家里人不让楚天齐干活,他便和父亲随便闲聊,妞妞则倚靠在大舅身上,哪也不去。一开始还能说一些话,后来电话是一个接一个,全是拜年的,刚结束通话,短信又是接二连三而止。
  一看这种情况,楚玉良不再做听众,干脆出去找人闲聊去了。
  只有妞妞一直不离楚天齐左右,在大舅打电话的时候,她就静静的听着。在大舅发信息的时候,她则在一旁看着,有时也参谋一两句,为大舅指点一二。
  从大年二十九,到大年三十,手机就一直响个不停。还好能发短消息,否则怕是一天只接打拜年电话,也能把嗓子说哑了。
  在这两天中,楚天齐也主动打了几个电话,向对方送上拜年问候,比如给恩师姜教授,同学云翔宇、于涛、雷鹏等。他还给一些领导发了拜年短信,其中也包括沃原市委书记李卫民,除了李卫民外,其他领导也都给予了短信回复。
  大年三十晚宴,一家人团团围坐,还是父亲楚玉良致祝酒辞,父亲依然还是那句“祝我们伟大祖国繁荣昌盛”。尽管这句话楚玉良说了多年,但还是那样饱含深情,这不禁让楚天齐为父亲的执着而感动。
  晚宴之后,全家人依旧是坐在炕上看电视。但楚礼瑞没有在家,而是出去打牌玩了,还让哥哥一起去。楚天齐觉得,只要玩牌,多少也要过钱,大小也算赌博,自己去不合适,就没有一同前往。再说了,妞妞也一直不离左右,他不能带着一个小孩去吧。
  大年初一,楚天齐依旧和弟弟去给村中长者拜年。去年的时候,还有少数人带着诚惶诚恐接受了楚天齐恭敬,而今年没有一个人接受。面对楚天齐作揖,好多人反而要不停的向他作揖,就连柳三爷也不停的说着“不敢当”,并连连躲闪着。看的出来,大家都很难受,其实楚天齐也是既难受又尴尬。
  回到家中,哥俩讲说了拜年的遭遇。楚玉良听后,稍微沉吟了一下,然后说:“从明年开始,别去拜年了。”
  接下来两天,楚天齐主要是在家里待着,还是不时接到拜晚年的电话和短信。总是接电话,多有不便,他出去很少。就是偶尔出去两次,见到乡亲和少年玩伴,大家已经没有了共同语言。
  日期:2017-08-26 09: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