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6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之所以做出狐假虎威的样子,主要是楚天齐看不惯警卫那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脸,同时也是因为李卫民以“没时间”为由拒绝而恼火。其实楚天齐刚才后面说的内容中,有关书记请客一节,是他编的,就是故意说给那名警卫听的。那时李秘书早已挂断电话,楚天齐是在自说自话。
  从台阶上下来,楚天齐发现,那辆“桑塔纳2000”已经停在下面。早上来市委的时候,楚天齐没有叫醒厉剑,是步行过来的,他想让厉剑多休息一会儿,以免路上瞌睡。
  上了专车,楚天齐直接道:“回家。”
  “好咧。”厉剑显然也很兴奋,脚下给油,汽车缓缓驶去。
  漫无目的转头望去,透过车窗玻璃,楚天齐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头影。那个头影就在左侧的一辆汽车上,汽车正驶向市委楼。虽然只是一个侧脸,虽然一闪而过,但他知道那就是她,他不禁心中一阵悸动。

  “停车”二字即将出口的时候,楚天齐又生生的打住了话头,但还是不由得回头望去。他发现,那辆汽车已经停在市委楼的坡道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正从那辆车上下来,快速向楼里步去。
  “哎,又是一次擦肩而过。”暗叹一声,楚天齐转回身,目光定定的望着前方。
  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汽车到了玉赤县青牛峪乡柳林堡村。
  村子还是那个村子,基本没什么变化,路边也很少看到站街聊天的人,只有一些孩童在路边玩耍着。看到小轿车进村,那些孩子都停下玩闹,有的远远的看着,还有的对着汽车指指点点。也有个别胆大的孩子向汽车靠近,想要看看这个小轿车里面好不好,看看车里面的大官长什么样。
  尽管汽车走的很慢,但也不是那些小孩子可以跟上的,于是有的孩子便在汽车后面小跑着。这个场景太熟悉了,楚天齐小时候也干过这样的事,也想看看这个铁家伙长什么样。不过仅是想看看而已,却不敢奢望什么时候能坐上,即使偶尔有过这个想法,但很快就会被自己从脑中挥去,同时也为自己的妄想而自惭形秽。那时根本也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只是想着要好好念书,将来好有出息,但究竟怎么才算有出息,并未做过具体设想。那时只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吃饱穿暖,同时还奢望一个月能吃几顿大米饭,要是能吃一、两顿肉,就更美了。

  正是有这样的童年,正是有这样的经历,所以对个别所谓成功人士讲的那些“年少便有壮志”,楚天齐一直表示怀疑。怀疑那些事都是编的,或是从别人身上套来,然后又被无限放大了好多倍。
  路上偶有成年村民经过,但楚天齐并未要求停车,也没有摇下车窗和对方说话,那样好像有炫耀之嫌。反正自己要在村里待几天,走在街上或是去邻居家串门,有的是见面机会,有的是说话时间。
  汽车行驶到戏台前的时候,楚天齐发现,戏台旁边小卖部门口有十多个人。这些人或站或坐,此时都把目光投向了这辆黑色“桑塔纳2000”,有些人指指点点,显然在猜测车里坐着的人,可能也在猜测这辆车值多少钱。
  刚才看到单个行人,没有下车,那是不愿意给人以炫耀之嫌。现在遇到这么多村民,如果再不下车的话,那就不是低调,而是目中无人了。吩咐厉剑先行去家里,并让其停车,待汽车停下后,楚天齐从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从车上下来的楚天齐,那些村民没有热情打招呼,只是脸上都挂着憨厚的笑容。
  从小在这里长大,楚天齐自然明白村民特有的腼腆,于是老远便挥手,用当地土话打着招呼:“没吃饭呢?”

  不知是回复声音太小,还是本来就没人答言,反正楚天齐是没听到。但他理解人们的那种情感表现方式,虽略有些许尴尬,但依旧向着众人走去。
  “那不是狗儿吗?”一个抱小孩子汉子从小卖部走出来,大声喊着。
  旁边立刻有人纠正道:“不许胡说。”
  楚天齐冲着那个抱孩子的汉子挥着手:“二柱子,几天不见,怎么又生了一个,你够厉害的。”
  二柱子一手抱小孩,一手在头上挠了挠,“嘿嘿”笑着:“不多,不多,才两个。”
  拿出香烟,给每人发了一支。接过香烟的人都不会说出“谢谢”二字,而只是憨厚的笑笑,有人还会露出尴尬神情。但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动作,那就是看看香烟上的红色字体,然后露出羡慕和欣喜的神情。楚天齐拿出的香烟,是成康市政府配给他的招待烟,每个月定量五条,每盒烟二十块钱。对于副处级官员很正常的东西,在这些村民眼里却是非常宝贵的奢侈品。

  楚天齐很想和大家聊聊,就是拉拉家常,谈谈家中的收成,或是说说自家的孩子。但人们显然把他当做大官,面对他的问题,有人是问一句说一句,有人干脆只是憨厚一笑,并说上一句“没啥说的”。
  看着乡亲们羡慕的神情,感受着百姓对官员的禁忌,楚天齐没有那种高人一等的自傲心态,反而更多的是尴尬,为无形中疏远的官民关系而尴尬。
  在这种气氛下,楚天齐没什么好说的,而且不但他尴尬,乡亲们也尴尬,于是他只得和小卖部内外的人打声招呼,步行向自己家走去。他注意到,在他转身走去的时候,身后的人们发出了叽叽喳喳的声音,显然是在讲说自己这个从村里走出的官员。
  刚走出没多几步,外甥女妞妞和刘拴柱已经迎了上来。

  “大舅。”妞妞欢呼一声,搂住了楚天齐的腿,“你的汽车真漂亮。”
  楚天齐赶忙把妞妞抱了起来:“以后你也会有的。”
  “真的吗?我也能当官?”妞妞显然为大舅这个说法高兴,但却也有些不可置信。
  “就是不当官,也会有的。”回答完外甥女的提问,楚天齐便和刘拴柱拉起家常来。
  相比起那些村民,刘拴柱和楚天齐倒是很有话说。这既是亲情使然,也是由于刘拴柱在外面漂了一些年,多少见过一点世面,最起码见的人要多于那些乡亲们。更重要的是,自从刘拴柱回家和楚礼娟安心过日子,楚天齐对这个姐夫很好,每次回家都会给刘拴柱带烟、酒,平时也隔段时间给姐姐家打电话,都要和刘拴柱聊上几句。因此,刘拴柱和这个大小舅子并不疏远,反而还愿意向这个妻弟讨教一些见闻。

  刚到家门口,就见车旁围着好多小孩,摸*摸这个,碰碰那个。
  “不许乱*摸,那是大舅的车。”妞妞从楚天齐身上跳下来,向那些小孩跑过去。
  “摸摸就咋了,又摸不坏。”一个小男孩说了话。他根本就不惧这个小丫头,但看到那个高个大官,小男孩立马打住话头,跑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