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5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依依不舍地捏着她的手,实话实说道:“我舍不得离开,真想今天晚上在这陪你……”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贺楚涵又反件反射地合上了雙腿,双颊粉红。
  张清扬不知道再说什么,可还是坐着不走。现在的他很矛盾,一方面想让贺楚涵留下自己,两人搂在一起成就一翻好事;另一方面又想马上离开,他不想让贺楚涵今后更加伤心。贺楚涵半仰在床上,张清扬呆呆地盯着她的身体,冷却的身体又渐渐升温了。贺楚涵没有任何意识地盯着他的某一点处,发现那里缓慢地高高顶起,一时没忍住就笑了。
  “你笑什么啊?”张清扬不明白地问道。
  “没,没什么,清扬,那个……最近那个主持人联系你没有啊?”贺楚涵想转稳话题,脸上热热的。
  “联系呀,她经常给我打电话,差不多两天就打一个电话吧。”张清扬实话说实道,没想隐瞒。
  贺楚涵气愤道:“她想干什么啊?”
  “那还用说嘛,当然是引誘我啊……”张清扬笑道。

  “瞧把你美得吧,估计你早晚有一天被她骗上了床!”贺楚涵真的生气了,虽然他明白张清扬不像自己说得这么不堪。
  张清扬故意惹她生气地说:“上就上吧,你的床不让我上,别的女人请我上还不行啊?”
  “无耻!”贺楚涵拎起枕头打向了张清扬。
  张清扬笑着接下来,然后抬起她的头把枕头放在头下,说:“楚涵,你要相信我,我知道陈美淇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所以不会上她的当。”说着话的时候又拍了拍她的小脸。
  “你知道就好……”贺楚涵气消了,点点头说。突然她又想起一件事,不依不饶地问道:“初三那天,你是不是和郝楠楠一起值班?”

  “是。”
  “你们都说了什么?”贺楚涵一脸的好奇。
  “还能说什么,她给我讲了一些她自己的故事,很感人……”
  “什么……她都说了什么?”贺楚涵又紧张起来。
  张清扬装出神秘地说:“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一定要保密!”
  “好,我答应你!”贺楚涵提心吊胆的说。

  张清扬简要地把郝楠楠的故事说了一遍,令贺楚涵唏嘘不已,“看来她不像我想得那样,原来也是一人苦命的女人……”贺楚涵喃喃地说。接下来两人又闲聊了一些郝楠楠的事情,贺楚涵看看手表,天色已经很晚了,可张清扬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只好说:“清扬,你回去吧,太晚了……”
  张清扬也知道该走了,点头道:“好吧,我马上就走,那……你亲我一下我就走……”他发现自己的脸皮越来越厚了。
  “好……吧……”贺楚涵的红脸别有风情,她仰起脸寻找着位置,然后在张清扬的脑门上狠狠印下一吻,然后就捂着脸藏在了被子里,一个人偷偷笑着。
  张清扬到家的时候,发现田莎莎的房间还亮着灯,她上楼敲了敲门,田莎莎捧着一本英文书走过来开门,小姑娘搬过来以后生活富足,变得比过去豐盈多了,亭亭玉立很漂亮。
  “哥,你回来啦,怎么这么晚。你……”田莎莎热情地打着招呼,然后指着张清扬的脸色突然变了,最终哈哈大笑起来。
  “莎莎,你……笑什么,我……我怎么了?”张清扬低头看了一眼裤子,拉链拉上了啊,真不知道她笑什么。
  “哥,你……你等下吧……”田莎莎笑得前仰后合的,回到房间拿出一个小镜子,指着他的脸说:“你自己照照镜子……”
  张清扬狐疑地照着一看,脸立刻就变成了猪肝色,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原来就在脑门处正好有一个红色的唇印,不用想都知道那是贺楚涵留下来的。张清扬抓了抓头发,吱唔道:“莎莎,你……你别多想,我……我没去那种地方,只是……陪……”
  “我知道你陪我楚涵姐去吃饭了,是不是?”田莎莎递过来一条毛巾,脸上还有着笑意。

  “对,对,我和她吃饭来着,没……没去什么愉乐场所。”张清扬不安地解释着,却发现田莎莎的笑越来越古怪了,大脑猛地一反思,才明白过来自己越描越黑,这不就是在暗示她自己和贺楚涵呆了一个晚上,那么这唇印自然非她莫属了。
  田莎莎好久没这么开心了,笑得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才说:“哥,我可什么也没说啊,全是你不打自招!”
  张清扬脸上更尴尬了,嘿嘿地傻笑着。可是他却觉得田莎莎的笑容里还有别样的味道,她透露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感情。他擦了擦脸,这时候手机响起了短信的提示意,不用看就知道是贺楚涵,她刚才一定是故意使坏的!
  正月里的洋春日终于到了尽头,正月十二这天,双林省东部延春境内温暖了多日的天气突然巨变,受一股来自西伯利亚强冷空气影响,晴朗的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比冬季的时候下得雪还要多。下雪不怕,关键是这雪一边下就一边化,道路光滑泥泞不说,据气象台预报,明天气温将要突降8度到15度,延春这一次将面临着冰冻。这就为交通增加了压力。
  这场雪下得十分突然,而且也十分的古怪,路面上仿佛是在下雨。这场大雪从凌晨四点钟开始一直下到下午3点钟,搞得延春境内各市县一片狼藉。张清扬站在窗前望着下面泥泞的路面,他知道明天一早所有的路面将要变成镜子一样,会冻上厚厚的一层冰。
  整天他都在和气息局联系,这场雪已经成灾,虽然灾害的损失现在无法估计。在这种灾难面前,才能显示出领导处理紧急事情的果断与智慧。他已经紧急召政了政府工作会议,安排交通局要保证路面的交通安全,珲水县内的交通广播台也全天不停地播出最新的天气情况。虽然一切都安排好了,但是张清扬仍然知道,明天车祸应该是避免不了的,他所能做到的也只能把事故降到最低限额。
  日期:2016-10-02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