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4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得出来没有张清扬的这两个月,刘梦婷过得很苦,上车后她并没有陪着贺楚涵坐在车后座,而是坐在了副驾驶的位子上,一只手还缠着张清扬的胳膊不放,曾经十分淑女的刘梦婷转眼前就变成了一个喜欢撒娇的成熟少丨妇丨。贺楚涵在后边悻悻然地说:“你们开车的时候可别亲热,你们不要命,我还要命呢!”
  两人直接把她的话无视了,张清扬捏起刘梦婷地手放在嘴边吻了下,而刘梦婷也十分配合地笑了。贺楚涵干脆闭上了眼睛,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在车上,张清扬讲了讲田莎莎的故事,要不然他担心一会儿回到家里,刘梦婷见到田莎莎会尴尬。
  “清扬,我听说你最近多了一个相好的,是个主持人?”刘梦婷一改笑脸,突然认真的问道。
  张清扬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回头扫了一眼贺楚涵,不满地说:“又是你通风报信吧?”
  “哼,自己干的好事,还想不承认啊!”贺楚涵把头扭向窗外,心中却一阵快意,感觉舒服多了。
  “你别转移话题,就说有还是没有?”刘梦婷拍了一下张清扬。
  张清扬吱唔道:“那些……都是传言,你们怎么可以信这些!”

  “传言?”刘梦婷回头争求贺楚涵的意见。
  贺楚涵知道该自己出动了,便说:“那我问你,上次去双山,她是不是住你的旁边,你们两个就没有……那个?”
  张清扬的脸有些红,解释道:“她的确住在我的旁边,可那都是双山镇的人自作聪明瞎安排的,他们也以为我和她有什么,所以才……其实我和她什么也没有……”
  刘梦婷点点头,然后拍了拍张清扬的脸说:“行啊,人长得帅,就是吸引人啊!”

  张清扬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了,这种事当事人是说不清楚的,越解释就越像掩饰,所以干脆闭上嘴不说话了。
  家里的田莎莎已经准备好了午饭,正焦急地等着,当她见到美丽的刘梦婷幸福地缠着张清扬走下车的时候,心里在第一时间竟然有些酸酸的意思。张清扬为她们做了介绍,田莎莎热情地叫着刘梦婷嫂子,到让张清扬也跟着不好意思起来。到了家中后,刘梦婷才放开了张清扬的手臂,和其她两位妹妹交谈起来。三个女人一台戏,说话的声音也相当于一千五只鸭子。
  张清扬被晾在一边,偷偷地眼望着一旁的三个女人,心里竟然阴暗地想,如果同时把这三个女人………自觉这想法不但淫猥而且可笑,赶紧摇摇头不敢再想,嚷嚷着肚子饿了,快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张清扬在桌子底下不停地碰着刘梦婷的大腿,那意思就显而易见了。刘梦婷也偷偷地伸手在他的身下摸来摸去,表面上两人装作吃菜,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似的。张清扬被刘梦婷的热情所打动,更被她的手撩拨得意念春动,哪还有心情吃饭。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三个女人抢着去厨房洗碗,张清扬焦躁不安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不时地就来到厨房门口望两眼刘梦婷的背影,就恨不得马上把手伸过去。最近一段时间梅子婷在江平的总公司忙业务,没有时间赶来珲水与他亲热。已经有一个多月的光景了,张清扬身边一位红颜都没在,所以干燥的生活也就可想而知了。

  碗终于洗好了,三个女人仍然坐在沙发上聊天,张清扬就在她们面前徘徊不定,一个劲儿地对刘梦婷使眼色。刘梦婷心里再怎么急也不会这时候陪着他进卧室,所以只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似的压抑住體内的騷動。
  张清扬那发红的像野兽一样的目光没能逃过贺楚涵的眼睛,其实刚才在吃饭的时候,她就发现这二人眉来眼去了。更何况与张清扬接触这么久了,也不止一次被他欺犯过,虽然并没有发生过那事情,可也对这眼神熟悉无比。
  贺楚涵想虽说吃醋,可也明白他们见一面不容易,就想为他们制造条件。她清了清嗓子,拉着田莎莎说:“莎莎,走,带我去你房间歇会儿,我有点累了。”
  田莎莎必竟单纯,很热心地对刘梦婷说:“嫂子,你也一起去我屋里休息吧?”
  张清扬郁闷地看向田莎莎,心说你热情地真不是时候,你看看人家贺楚涵多明白事理。刘梦婷只好扫了一眼张清扬无奈地站起来,然后才摆手道:“我不了,就在这……坐会儿吧……”
  “哈哈……”贺楚涵失口大笑,拉着田莎莎就走,说:“莎莎,我们走吧,不用管她。”
  田莎莎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不解地说:“我是想让她一起去休息……”
  “傻丫头,有你哥伺候她,用不着你操心!”
  “啊……”田莎莎这才恍然大悟,知道哥哥与嫂子之间好像有悄悄话想说,红着脸拉着贺楚涵就跑上楼了。
  见这两人消失了,刘梦婷走近张清扬的身边,微红着脸推了他一下,说:“讨厌,全怪你,这回让她们看笑话了!”

  “怪什么怪……”
  “唔……”刘梦婷觉得身体软成了棉花,接着化成了水,无力地扶着他才能站稳,任由他在自己的口腔内肆虐冲撞。
  “唔……”张清扬拦腰把刘梦婷抱起来冲进了房内。
  整个下午,刘梦婷脸上的红潮都没有退去。身体仿佛刚经历过了一场大病,走在房间里歪歪斜斜的没有一丝力气,好像来阵风就可以吹倒。每当她看到贺楚涵的眼睛时,就羞涩地低下头,脸上火辣辣地热。看着刘梦婷走路的时候扭扭搭搭,贺楚涵不用想都知道这是经历过那件事的后遗症,又见她满面春风的模样,心里的味道十分复杂。

  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她把刘梦婷拉到一边审问道:“瞧你这样,我都不敢结婚了,你……身上哪疼?”
  刘梦婷又红了脸,眼圈也跟着红了,不好意思地说:“不疼,就是身子软棉棉的……”
  贺楚涵一阵无语,不知道说什么,一个人怅然若失。刘梦婷见她如此,就拉着她坐下问道:“涵涵,你想好了,春节后真要离开珲水?”
  贺楚涵点点头:“嗯,这次我要听家里的,我爸猜出了我和清扬……,可是他又听到了清扬要娶亲的事情,所以只能把我叫回去,我想这样对谁都好。”

  “那你甘心吗?”刘梦婷捏着她的手,似有不忍。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我们要认清现实,不然反而给清扬添麻烦。”
  刘梦婷明白贺楚涵说得对,亲事京城那边已经定下了,虽然张清扬与陈家的二小姐还没有见过面,不过既使他们反对也将于事无补。刘梦婷搂着贺楚涵的肩不知道说什么,此刻只有女人才能完全理解女人的苦衷。贺楚涵突然用力吸了几下鼻子,奇怪地看着她。
  “怎么了?”刘梦婷不解地问道。
  贺楚涵红了脸,低下头好久才小声说:“梦婷姐,你和他那个之后……身上就有一种怪怪的味道……”
  刘梦婷也闹了一个大红脸,推了她一把,然后两个女人靠在一起痴痴地笑了。这时候张清扬穿着睡衣从卧室走出来,见到贺楚涵在沙发上坐着呢,脸上就讪讪的,直接跑进了洗手间。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表情就自然多了,贺楚涵白了他一眼,不满地说:“大色郎,发泄完了就舒服了吧?”
  第190章 釜底抽薪6
  “你真坏!”不等张清扬说话,一旁的刘梦婷拧了她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