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4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上,在镇政府的欢迎宴上,望着桌上那一瓶瓶的五粮液,干部们的脸上想悲痛也悲不起来了,一个个开怀畅饮,仿佛白天里所见到的孤寡老人和贫困家庭已是梦中的情景了……
  虽然张清扬不想喝酒,可迫于别人的敬酒,也跟着干了几杯。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他就借口累了想回房间休息。林越与梅金才陪着张清扬到了住处,就在镇政府旁边的冬梅宾馆,镇政府平时接待上级领导都安排在这里。冬梅宾馆顶层的几间豪华套间,也只有在上级领导来时才能用得上,平时没有人住得起。
  宾馆内部早已准备好,大堂外边挂着一条红色的横幅,上边写着“热烈欢迎张清扬县长莅临我镇视察!”张清扬扫了一眼横幅,没说什么。一旁的林越担心领导没看见,特意说道:“这个小林哪,我告诉他要低调一些,没想到搞成了这样,一会儿我再批评他!”
  第187章 釜底抽薪3
  “算了,他们也是好心,再说这个……也算是种广告效应吧。”张清扬摆了摆手,有些哭笑不得地说。

  迎面赶来一人,对林越说:“林书记,一切已经准备好了,请领导上去休息。”
  林越拉着他给张清扬介绍道:“张县长,这位就是冬梅宾馆总经理林杰。”
  张清扬笑着与他握手,说了声辛苦了。这人很想在张清扬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引着领导走在前面,同时对服务员吆三喝四的,让她们快些准备好茶水、水果点心。其实房间内早就准备好了的。
  张清扬颦眉道:“小林哪,不用麻烦了。”心想这人好不知趣,一点也没摸透领导的心思。他以为这样是在拍马屁,实则很令领导反感。
  进到房间,林梅二人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坐在张清扬旁边热情地聊着,声怕怠慢了他。一旁的服务员在林杰的指挥下进进出出,忙里忙外的,林杰一会儿手摸这里说有灰,一会儿又说水果不新鲜,无非是想引起领导注意。
  张清扬被他搅得心神不宁,摆手道:“小林哪,你去忙吧,我这里挺好,不用麻烦了。”

  “好,好,领导们早些休息。”见到张清扬下了逐客令,林杰这才带着服务员出去了,临关上门前还回头笑了笑。
  “哎,林杰太热情了,张县长能住在这里他很高兴!”林越看出来张清扬有些反感林杰太多事,所以打着圆场说。
  梅金才扫了一眼林越,没说什么。这一眼没能逃过张清扬的眼睛,他猜出来梅金才有话想说,可也没有多问。三人聊了聊工作,无非就是一些闲耻,张清扬很想早些休息,可这两人偏偏不知趣,热情的有些过分了。张清扬无奈地扫了眼手表,两人这才明白领导想休息了,双双起身告辞,又说些客套的话才离开。
  来到走廊里,林越看了看张清扬旁边的房间,问道:“金才,人安排这里了?”

  梅金才点点头,有些心虚地说:“不知道领导会不会生气……”
  “我觉得……不会吧,总之既然没什么,也怪不上我们。”
  “也是啊……”
  两人说得云山雾罩,外人听了肯定迷糊,他们到是都很清楚对方的含义。

  张清扬来到窗外望了望双山的夜色,远处的高山上借着积雪反射出白色的光茫,山上的万家灯火稀稀点点,令这夜色不显得孤单。张清扬随手拿出一本史记,翻了翻却是没有看进去。这一刻他觉得如此孤单,拿出电话想打给贺楚涵,可是想了想又放下了。他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思绪有些乱。白天陈美淇对自己的热情劲儿就在眼前徘徊,让他心动的同时也有些胆怵。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敲门,张清扬心情烦燥地起身拉开门一瞧,门外站着的竟然是梅金才,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包。张清扬猜出了他的来意,脸立刻拉下来,说道:“金才同志啊,你这样很不好,刚和林书记离开就回来了,你让别人怎么想?”
  梅金才红了脸,说:“张县长,我……就是想和您单独聊聊,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进来吧!”张清扬冷冷地说,他却没有关门。
  梅金才小心地坐下,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吱唔半天才说:“张县长,对这里还满意吧?”
  “嗯,很不错,就是让你们破费了。”
  “那个,这个林杰是林书记远房的侄子……”梅金才仿佛没有任何意义地说。
  “举贤不必亲嘛,无妨无妨。”张清扬听懂了梅金才的意思,只怕这冬梅宾馆复杂得很,可是张清扬并不想趟这混水,就把话岔开了。
  两人这就么干坐着,梅金才很想找些话来说,可是见到张清扬越坐越稳,静静地喝茶,他就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了。正坐立不安呢,有人敲门。只见林杰从门口探进头来,笑嘻嘻地说:“领导还没休息呢?”
  “有事?”张清扬黑着脸问道。
  “那个,我……我就是过来汇报一声,我们酒店有无线网,领导闲着无事可以上网……”林杰抓着头发说,然后仿佛刚看见梅金才似的,打招呼道:“梅镇长好。”
  “小林,谢谢你。”张清扬对林杰点点头。
  梅金才不好再坐着了,站起身迟略微迟疑地抓起手提包,说:“张县长,今天晚了,等下次再向您汇报工作吧,您早些休息。”
  张清扬与他握了下手,送他到了门口。梅金才拉了一下林杰说:“小林子,我们走吧,县长要休息了。”

  林杰仿佛还有什么话要说,一边回头一边说道:“早就听到了张县长的大名,您在老百姓心中是一个好官,我们都喜欢你……”
  梅金才听着他胡说八道,赶紧硬把他往外边推,并回头对张清扬歉意地说:“张县长,小林不会说话,今天有点激动了,您别介意。”
  已经十点了,张清扬隐隐约约觉得有些心内发空,像丢了魂魂的感觉。他在屋内坐立不安,又感觉头有些疼,他便想去洗澡了。临进卫生间前顺手拿着手机,担心别人给他打电话。他不明白为何今夜如此躁动,好久也没有这种体会了。
  张清扬站在莲蓬头下任清水哗哗地流着,眼睛闭着,头发湿了,脑子就清醒了很多。可是今天陈美淇在他身边的表现却是挥之不去,尽管两人几乎没说什么话,就那么安静地坐在一起,可是张清扬觉得陈美淇有着强大的女性魅力,虽然他讨厌过分聪明的女人,可是聪明的女人往往更吸引男人,这种女人在男人的心里是矛盾的。
  他很奇怪自己会有这种反应,赶紧把思绪转向别处。他明白自己的精神恍惚与陈美淇有着直接的关系,一共好像也没和她说过十句话,可她就像是一块口香糖,不松不紧地粘着你,让你不舒服也让你挥之不去。
  突然手机响了,张清扬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进洗手间接听电话,他没想到打电话的正是陈美淇。
  “张县长,您休息了吗?”陈美淇柔柔地说。
  “没,刚……刚洗完澡。”张清扬发觉有点缺氧,大脑空空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