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37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船舱内部豪华,貌似一条客轮,从舱口的楼梯下去,里面传出吵闹声,像正在举办一场宴会,使我狐疑不定。楼梯的扶手上搭着一件衣服,脏兮兮的,皱皱巴巴的,可能是甲板上的人换雨衣时脱在这儿的。为了更好地隐藏自己侵入者的身份,我拿起这件衣服,左手紧抓扶梯,“嗖”地侧跳下去,躲进楼梯的下面,穿上那件衣服。
  舱内有灯光,电能从船的动力机组产生。由于船舶停靠以后,内燃机不再工作,怕耗光储备的电源,没法使船再次发动,他们便把电压调到最低,所以光线的亮度跟火把一样昏暗。
  循着嬉闹的声音。我贴着舱壁向里走,虽然有件衣服伪装,但被认出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推开隔断中间的一扇精雕木门,我先在门缝朝里瞄了一眼,发现没人注意,闪身进到里面。
  这下我全明白了,这船来者不善。一大群光着膀子的粗壮男人,分别围靠着六张大桌赌博,很多家伙嘴里骂骂咧咧的,喝一口酒,咬一口烤肉,然后“呸”的一声,将吃出的骨头吐到地上。人群中夹杂着很多裸体女人,站在最近的女人听见声音,会立刻过去。蹲在地上收拾被男人们弄脏的地板。
  一个膀大腰粗的汉子,前胸后背纹满骷髅图案,他刚输了一把牌,掏掏裤兜并没有翻出一物,想必是没了赌资。左右四顾着想找人借。可低头正好看到身后那个趴在地上擦拭肉骨头的女人,这家伙脸上顿时堆起淫笑,走了过去。
  女孩并无太大反应,仍细心地擦拭地板。其余壮汉继续赌博,赢钱的哈哈大笑。输钱的左一句“FUCK”,右一句“SHIT”,呜哩哇啦一直叫唤个没完。
  六张赌博的大桌子旁边还有小桌,同样有几个女人,被平躺着放到上面。她们的双腿挂在男人的肩膀上,正供他们发泄。
  这里的男男女女,人种混杂,有欧美洲人种,还有十几个东南亚人种。女孩们肯定是被抢上船的。经过恐吓,拷打,被迫成了这群恶棍玩弄的女佣。
  现在看来,这是艘典型的海盗船。船上没正规军队,都是些乌烟瘴气的男人,幸好我当时没有贸然进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为了不引人注意,我坐在一个昏暗的舱角,这时一位年轻女人向我走来。她站到我的面前,便不再动。脸上没有表情,只是将手里的托盘举到我的面前,等着我吃上面的酒肉。
  这是个非洲女孩,皮肤黝黑发亮,嘴唇厚实。胸鼓臀翘,约莫二十五六的年纪。在黑色人种里,算是个美丽女孩,可能她上船没有多长时间,还认不清船上的人,误以为我也是这条船上的盗贼。
  食物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我拿起一块熏牛肉猛塞进嘴里,酒却一滴不喝。能不能活着离开还很难说,我必须保持清醒意识。
  美丽的黑人女孩把头垂得很低,那不是腼腆,而是被驯服羔羊那种乖顺。她肯定不是处子了,假使我现在将她搬倒在木桌上做点什么,她肯定也会逆来顺受,就像刚才那个抹洗地板的白人女子一样,面无表情地让我尽情发泄。
  我不知道这个船舱里面哪种语言是主流,要想挟持一个女孩问出点事情来,未必会有成效。这时,一个刚赌完钱的高瘦男人朝我走来,我心中立刻惊慌不安,害怕露出自己的马脚,引起这个人的怀疑。
  高瘦男子并没看我,他已经喝过很多的酒,有些神智不轻,趔趄着身子走向黑人女孩,将她一把按趴在桌子上。黑人女孩看我一眼,眼里没有特别的表情。
  瘦高个儿头发散乱,醉酒的姿态非常龌龊,一趴在黑人女孩身上,他那胡茬凌乱的脸上立刻浮出愉悦神情,嘴里说着含糊拗口的英语。
  黑人女孩只在这个南非白人抓疼她时,才含糊地吭哧两声,这个瘦高的家伙完全忽视我的存在,用肮脏的手不停地掐着黑人女孩。
  托盘里的肉很鲜美,我一边皱着眉头吃着上面的肉,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场景。
  老实说,这里的环境让我很不适应,我很想出手阻止他们,可是显然,要让我一个人对付这么多场面在刀尖上舔血的海盗,并不现实。
  只不过,这艘船上或许有我想要的东西!
  我皱紧了眉,悄然转身,在昏暗的灯光下隐匿身形,向后面走去。
  哪怕是艘海盗船,应该也是有海图和指南针的吧?
  不用别的,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我就能带着陈霞从小岛上离开!

  只不过,这些海盗要在这呆多久?如果他们要长时间的停留在这,显然我是不可能带着陈霞飘走的。
  这群海盗停泊到此,若只为了吃喝玩乐,或者炸些鳄鱼补充食物,对我们倒无大碍,只要我们不被发现。我最担心的是,待天气好转以后,他们会不会登岛狩猎,然后从山洞把我们一个一个揪出来,这样势必会像对待动物那样,将男的杀死,女的抢回船上做。
  现在看来,这原本是一艘客轮。后来被改装成海盗船,干起打家劫舍的盗贼勾当。光这间玩乐的大厅,就有四五十人,粗略估算一下,甲板上站着五人,底舱厨房和仓库应该还有十余人,加在一起,足足七十多个海盗。
  一旦和这群野兽一般的匪徒在岛上火拼,就凭我那不足五十颗子丨弹丨的手枪,毫无胜算可言。我们会被他们的扫射得睁不开眼睛,更不用说射杀他们了。
  我站起身,尽量不暴露自己的脸。慢慢靠向下一道门。目光从门缝看去,里面堆放着破旧杂物,桌子椅子凌乱地堆放着,码得像座小山,一架名贵钢琴被挤压在下面。
  那个刚发泄完的瘦高个南非白人大汉,此时已浑身酥软,卧躺在地上。另一些彪形大汉还在寻欢作乐,没人理会我的存在。趁着昏暗的光线,我走过去将瘦高个儿扶起,拖进那间杂物室。瘦高个儿醉得像头半死不活的猪,以为是裸体女佣在搀扶他,他歪笑着嘴角儿。含糊嘟囔着下流话:“敢不听话,一会儿就再来一次,哈哈嘿嘿……”
  扶他进到这间屋子,我将他轻轻摆放在地上。钢琴底下,丢弃着一块儿厚重的窗帘,我用匕首将它一条条割开。打结儿做成绳子,把这个烂醉如泥的家伙的双脚和钢琴支脚儿绑在一起,待会坐他肚子上时,防止被他踢到后脑。
  慢慢分开他的双手,让他平躺开来,我双脚分别踩住他的手腕儿。这家伙立刻感觉到疼,以为是同伙儿或者女人踩到自己,刚想睁开眼破口大骂,我立刻蹲坐下来,重重砸在他的胸腔上,震得他嗓子眼儿倒气,音带抖空,有气无声。
  我伸出手及时捂住他的嘴巴,另一只握着匕首的手,把刀尖贴在他惊恐的眼球上,用英语对他说:“别出声,否则戳瞎你的双眼。”
  这个家伙开始一愣,被我的话吓住了。他两只深蓝色的眼球深陷进眼窝,不停地转动着往后缩,生怕角膜挨上锋利的刀尖儿。
  这家伙颧骨很高,鼻子大而直挺,只是有些歪斜;一张长脸酷似骆驼,看着就像个心肠歹毒的男人。
  日期:2017-08-25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