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邻居结婚,新娘却因我而死》
第54节

作者: 黑将灬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0-29 13:40:00
  我注意到,古宅的大门,上面的牌匾上写了四个大字:十全九美。
  我有点奇怪,像这种古宅,不都是挂个文绉绉的匾额么,十全九美啥意思,听起来有些不吉利啊。
  进了院子之后,我发现这里还挺干净的,地上连个枯叶都没有,我当下就意识到,这里还有人居住!
  “是莉莉回来了么?”
  这时,从院里最大的那间房子里传出了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
  我一看,那间大房子里的正门口,椅子上坐着一个美妇,她穿着一身汉服,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样子跟魏莉莉有六分像似,很漂亮。
  “妈,是我。”

  魏莉莉小跑了过去,还笑了。
  我一怔,原来冷冰冰的魏莉莉也会笑啊,原来这个美妇就是魏莉莉的母亲啊,看起来好年轻。
  魏莉莉跑过去直接扑到了美妇的怀里,跟个小女孩儿一样。
  我不禁张大了嘴巴,魏莉莉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呵呵,李师姐,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美人依旧啊。”
  这时,校长笑了笑,对着那美妇开口道。
  我又是一愣,校长咋看都得五十来岁了,他怎么反而称呼魏莉莉的母亲师姐呢?
  “人既然带来了,就没你事儿了,你走吧。”美妇毫不客气的对校长说道。
  校长顿时一怔,尴尬的摸了摸头,对我和明远道:“你们暂时住在这里吧,我就先回去了,过些日子我再来接你们。”

  说完这句话,他便转身离开了院子,悻悻的样子。
  日期:2016-10-29 13:40:00
  我的目光不由得古怪了起来,看来,他们老一辈的人,有故事啊。
  “你,过来。”美妇忽然冲我招了招手。

  我连忙过去,想开口打招呼,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
  “叫我李姨吧。”美妇似乎看出了我的为难,笑眯眯的说道。
  我急忙喊了一声:“李姨,你好。”
  李姨上下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然后笑道:“恩,果然一表人才,难怪,难怪。”
  我听出她话里有话,当下就狐疑的问道:“李姨似乎知道我?”
  李姨点点头:“恩,快和小远进屋坐吧,哦,还有玉丫头,见了我还不赶紧过来。”

  “李姨。”
  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小玉连忙走了过去,低着头喊了一句,然后又悄悄的看了我一眼,脸红了。
  我有些局促,明远却很大方的喊了一句李姨就走到了房间里面。
  我有些奇怪,美妇从头到尾,只是招呼我们,她人却一直没动。

  “我推妈妈进去。”
  这时,魏莉莉走到了李姨的身后,推动了她身下的椅子。
  我这才发现,李姨的椅子腿下,竟然还有四个小轱辘。
  李姨的腿!
  怪不得李姨一直没动,原来她是个残疾人。
  似是看到我的目光古怪,李姨笑着对我解释说:“呵呵,没事,两条腿,换了一条命,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马上反应了过来,目光看向了魏莉莉,肯定是因为魏莉莉的诅咒之力!

  鳏寡孤独残五门中的孤,可不仅仅是让她没有朋友那么简单,她的朋友都逃不出意外殒命的诅咒,更何况她的亲人了,孤的话,应该首先克死的是父母,而且我没有见到她的父亲,想来她的父亲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
  日期:2016-10-30 17:41:00
  “看来你已经知道莉莉的事了,确实跟你想的一样,不过这都不怪莉莉,是我逼着她学那种玄门法术的。”
  李姨就像是能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接着说道。
  我怔了下,尴尬的笑笑说,“小子失礼了,胡乱猜测你们的事。”
  李姨摆摆手,让魏莉莉取三炷香来,然后又冲房间里的供桌上一指,对我道:“既然来了,先去给她上香吧。”
  我连忙向供桌的方向看去,发现供桌上供奉了一张画像。
  当我看到画里的人后,瞬间张大了嘴巴,这人是?!

  日期:2016-10-30 17:41:00
  画里的女子极美,身穿白色长裙,手中还握着一把木剑,虽然穿着打扮不同,但我一眼就看出,她就是魏莉莉!
  我疑惑的看向一旁的魏莉莉,她的家里,怎么会供奉着她的画像?
  “她是莉莉的孪生姐姐。”
  一旁的李姨说道。
  魏莉莉的孪生姐姐?

  怪不得她完全就是和魏莉莉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原来是双胞胎。
  让我十分不解的是,既然是魏莉莉的姐姐,为什么要像长辈一样把她供奉起来,而且还要我给她上香。
  李姨没解释,而是催促我道:“你先把香上了吧,这都是你应该做的。”
  魏莉莉将三炷香递到了我的面前,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眼中还带着一股怨恨之色。
  我不知道李姨为何让我这么做,但还是接过了魏莉莉递过来的三炷香。
  犹豫了下,我点燃了香,对着画中人拜了三下,然后把香插进了香炉里。
  就在此时,我感觉有人在看着我,抬头一看,那种感觉是从画里传来的。
  隐隐中,我觉得画里的人好像在看着我笑。
  她这一笑,我突然没由来的感觉很心疼,很伤心,一滴眼泪,不受控制的从我的眼眶里滑落了下来。
  我怎么了?为什么会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伤心落寞的心情,心都好像碎了一样。
  下意识的擦了一把眼角,转身问李姨:“李姨,她究竟是谁?为什么我觉得对她很熟悉,我和她...”

  话还没出口,李姨就摇摇头挥手打断了我:“小夏的事以后再告诉你,先去休息吧。”
  原来她叫小夏。
  说完这句话,不等我开口,李姨就让魏莉莉推她去西厢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