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779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激怒你了又能怎么样?”杀手笑了:“我根本不在乎,我想你也不会在乎吧,呵呵,走吧。”
  “你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吗?”梁雪突然道。
  “什么话?你刚才和我说过的话太多了,我可记不清楚那么多的话。”杀手看着梁雪道。
  “我说,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梁雪笑呵呵的说:“我这个说法,你认同吗?”
  “我还是较认同你这个说法的。”杀手想了想道:“梁雪,不过,现在你被我控制在手里,所以说,对你来说,我是阎王,我让你死,没人敢留你。”
  “那可未必啊。”梁雪笑了,她扭动着身体,柔软的身体蹭在那司机的身,那司机不由得一个激灵,然后露出一幅让人难以理解的表情来。
  他居然是个快枪手,连女人这点刺激都受不了,然而他的秘密也被人发现了,梁雪吃吃的说:“不至于吧,这样都不行了?”
  “你闭嘴。”那司机大怒,这件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耻辱,尤其他被一个漂亮的女人轻神,这更是让他无法忍受的。
  他四顾张望,要找一个厕所,但在这个时候,梁雪突然动了,她迅速的一个转身,在转身的同时,右手已经抓在了杀手所持的枪。
  杀手吃了一惊,他得到的情报,梁雪是难缠,但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罢了,可是他没有想到,梁雪居然有这么好的身手。

  在他这一愣神的瞬间,对于梁雪来说已经足够了,她右在对方的枪一划,哗啦啦一阵响,对方的手枪便被她拆散。
  好在这杀手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有几分真本事,这几分真本事让他不至于在面对强敌的时候,输的那么惨,他右手向外一伸,一把匕首已经从衣袖里面出来,向着梁雪的喉咙处刺去。
  他快,但是梁雪他更快,在他右手的匕首还没有来得及击梁雪的时候,梁雪已经向前一常袭出,她的右手五根纤纤玉指击了对方的喉咙。
  咔嚓,那杀手双眼瞬间充血,他盯着梁雪,喉咙里发出一阵怪异的声音,然后他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
  梁雪不在看这杀手一眼,她连忙拿起手机,匆匆的拔通了电话。

  “秋总现在哪里。”梁雪沉声问道。
  “秋总去开会了,是帝都城建方面的会,现在这个点应该快回来了。”安全心的人回答道。
  “马更改她的回程路线,要快。”梁雪沉声道。
  “好的,我马去办。”安全心的执行人根本不去问什么,便匆匆的去执行了,因为他不需要去问,从梁雪紧张的语气里他能听出来,出事了,一定是出大事了。
  梁雪弄断了高根鞋的根,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她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这些个来跟在秋若盈的身边,也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危险,所以算是情况有些紧张,她也能稳住。
  安排好了秋若盈的一切,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四处看看,这个地方已经是郊外了,人烟稀少,她沉吟了一下,拿出手机要报自己的方位。
  刚刚拔通电话,对方还没有接通,她突然心一凛,迅速的卧倒,然后猛的向前一跃而起,滚落在路边的一颗大树身后。
  噗,远处,轻微的一声枪响响起,梁雪紧紧的贴着大树,她右手鲜血淋淋,而她手的手机,也被一颗子丨弹丨给打的稀巴烂。
  “梁小姐,不要在躲了。”大树的后面传来一个玩味的声音。
  “感觉到自己右手的伤处一阵麻痹,同时她的脑袋一阵晕眩,梁雪知道,对方的子丨弹丨涂有麻痹性的毒药,想躲,是不可能的了。”
  她随手把自己右手的伤口处理了一下,然后淡然的走了出去,她走出去的时候,发现跟前已经有三个人站在那里了。
  为首的男人穿着一件燕尾服,手里持着一玫瑰,这个男人谈不有什么魅力,但是从他身,梁雪感觉到了一股妖魅的味道。
  没错,只有在一些妖娆的女人身才会有的味道,现在居然出现在一个男人的身,这让人感觉到有些惊悚。
  “呵呵,梁总身手不错。”男人嗅着那朵不玫瑰花,他抬起眼,用那幅妖魅的眼神下下的打量着梁雪,突然,他笑了,他边笑边道:“还好我有先见之名,在子丨弹丨涂了些毒,否则的话,今天还真的会让你跑了。”
  “计划这么周密,这么严谨,还这么阴险,为的是对付我这么一个女人?”梁雪笑了:“我真是感觉到荣幸呢。”
  “狮子博兔,尚尽全力。”男人呵呵一笑道:“更何况,梁雪这些年来在帝都的名头,可是不吹出来的,所以对付您的时候,我得格外的小心,如果一不小心,恐怕会成为你掌下亡魂。”
  “所以,我们阴险一点,小心一点,是没有什么大错的。”男人笑道:“走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梁雪看着这个妖魅的男人道。
  “我没有名字,你可以叫我的代号,我叫‘蝶’”男人微微一笑道:“至于说我到底是谁,你不要问了,因为你在问,也问不出来个所以然来,所以你不需要在白费力气了。”
  “也是,能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的人,一定是一个阴损互辣的小人,试问,这种小人,怎么可能让我知道他是谁呢?”梁雪道。
  “方案失败了,没能拦下秋若盈的车。”一个男人跑了过来,附在蝶的耳朵边道。
  “我知道了,意料之。”男人微微一笑道:“走吧,我们今天带回来了梁雪,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计划成功了一半。”
  两人点头,他们一左一左的站在梁雪的身后,然后拿出了一个手铐,把梁雪给铐起来。
  “蝶。”梁雪临走之前她回头看了那个男人一眼。
  “有什么事情?”蝶嗅着自己跟前的那朵花,他露出一幅陶醉的表情来,仿佛那朵花的花香,十分有味道。
  “我想说的是,装逼的时候,要分下场合好吗?”梁雪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努力的让自己清醒过来,因为她临走之前,得让这个男人心里不痛快一些,心理战,还是有必要用的。
  “我装逼?”蝶有些纳闷的指着自己道:“你看到了,我是一位绅士。”
  “你手里的花,是塑料的吧。”梁雪笑了:“花面根本没有味道,你又何必装出一幅陶醉的样子呢?”
  说完了这句放在,梁雪不在理会这家伙,她转过身便离开了,而蝶的脸色,在这一瞬间都变成了猪肝色,他目送着梁雪离开,待梁雪消失以后,他才狠狠的把自己手的花甩到了地,然后又踩了几脚。
  “她最后打过来的一次电话到底是什么时候。”
  秋氏大厦里面,陡然变得紧张了起来,秋若盈身边跟着一大票的人,她的脸布满了寒霜,秋氏的权威,已经好久没有人这么挑衅过了。
  因为秋氏集团在帝都的地位高高在,秋若盈现在的身份到帝都的权力心,国级的领导是随时接见的。
  绑架这种事情,居然还能发生在秋氏集团?而且绑走的人,是梁雪,这个陪秋若盈一路走过来的女人。
  秋若盈也清楚,梁雪的能力很强,如果是一般的歹徒,绝对玩不过她,但是现在她被人绑走了,由此可见,对方是做出周密计划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