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3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鉴于你一开始的表现,今天只给你五千!”梁健道。小杨顿时气怒,作势就要开骂,被朱建飞一个眼神灯过去,喊道:“五千已经很好了!就凭你之前敢撒谎威胁梁书记的表现,要换成我,一分都不会给你,你还不赶紧谢谢梁书记!”
  小杨恨恨地,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声谢谢。
  “那钱呢?”他问。
  梁健笑了下,看向朱建飞。朱建飞莫名其妙,茫然地不明白梁健的意思。

  小杨倒是明白过来了,将伸出来的手伸到了朱建飞面前。朱建飞这下明白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脸上表情精彩极了。
  梁健道:“我今天身上没带钱,你先替我垫上,我回头再给你。”
  朱建飞哪敢说个不字。
  他们走后,梁健打了个电话给广豫元,问了问成海的情况,得知情况稳定后,梁健对广豫元说道:“既然情况稳定,你就先回来吧。这边有点事,你去办一下。”
  “好的。我现在就回来了。”广豫元道。
  “嗯,我让办公室这边去个人替你。对了,我待会可能会去趟北京,这边你盯牢一点,有什么事立即给我打电话。”梁健道。
  “好的。”
  挂了电话,梁健又将翟峰叫了进来,将要交给广豫元做的事情,跟翟峰交代了一遍。然后,他离开了那里。
  梁健出去后,先去找了禾常青。今天周六,禾常青不在办公室,但他也没在家里休息。按他的说法是,他需要清净的环境来处理一些事情。
  两人约定了一个地方见面,梁健将刚才小杨说的那些话,简略的跟禾常青说了一下,让禾常青去留意那个‘夏主任’。

  禾常青一一记下后,问梁健:“明德那边那些人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关着吧?”
  梁健道:“我正准备过去一趟。”
  禾常青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有些犹豫。梁健看了出来,但也没点破。过了一会,禾常青忽然道:“其实无论事实如何,成海同志受伤已经是既定事实了。哪怕查出来这件事真的跟成海同志有关,上面也会考虑到成海同志受的伤,无视我们查出来的事实的。”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是让我退一步?”
  禾常青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两手准备。”
  梁健看着他,抿嘴沉默了一会,道:“霍家驹回京后,徐京华上位的可能性很大。到时候省里的局势就会明朗。我们只要再坚持一下,胜利未必不是我们的。”
  “徐京华上位的可能性是很大,但他新上位,很可能会先选择低调。刁一民虽然在西陵省没什么根基,但到底是省书记,加上上面对他支持很大,徐京华的压力只会比现在更大。”禾常青说道。
  禾常青对省里的局势似乎很清楚。
  梁健沉默下来。禾常青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他在心里默默地将‘两手准备’这四个字念了两遍。
  忽然,他想到一事,问禾常青:“昨天晚上,成海同志突发性休克,送去急救室抢救了你知道吗?”
  禾常青点头:“秘书告诉我了。我早上还去了医院。”

  跟禾常青之间,梁健倒也没必要太多的隐瞒。他问:“你觉得这件事,真实性有多少?”
  禾常青有些诧异地看了梁健一眼,问:“你怀疑抢救是假的?”
  梁健犹豫了一下,道:“当时他休克之前,支开了豫元同志。身边只有他的秘书在。加上在他被送去抢救之前,省委秘书长覃安给我打了电话,希望我严肃处理楚阳同志,被我以查明真相给拒绝了。随后就出了这个事情。我没办法不怀疑,这件事是不是成海特意弄出来,给我施加压力的。”
  禾常青皱起了眉头,道:“你的猜想,也不是没可能。不过,要弄清楚这个事情是真是假,也不是很难。成海同志住院的那个院长,我认识,回头我去问问。”
  “先不急。”梁健道:“成海抢救,省里应该很快就会再给我打电话的。”
  禾常青担心的却比梁健担心的更严重,他说:“如果省里真的要给成海撑腰的话,那么很可能不仅仅只是给您打电话,他们可能会直接派人过来接管这件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楚阳同志就肯定是保不住了。”
  禾常青的话像是一道闪电,惊醒了梁健。

  成海应该是刁一民安排下来的人,成海抢救,刁一民震怒,直接派人下来查这件事,这是很可能的事情。
  一旦上面派人下来,除非梁健有十足的证据可以拍在那些人的面前,否则的话,就如禾常青说的,楚阳肯定是保不住的。
  想到这里,梁健坐不住了。
  时间紧迫。梁健起身就走。

  正如禾常青所料,傍晚的时候,禾常青忽然给梁健发短信,省里的人已经到了,他们已经派人去控制楚阳了。
  梁健看到这条短信后,几乎是想都没想,立即给楚阳打了电话。
  “你现在在哪?”梁健问他。
  楚阳回答:“我在酒店。”

  “现在立刻离开那里,手机关机。随便找个地方先住下来,住下来后,用座机给我打电话。”梁健快速说道。
  楚阳一头雾水:“怎么了?梁书记,发生什么事了吗?”
  梁健犹豫了一下,告诉他:“省里派人下来了,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你的时间不多,动作要快!”
  楚阳沉默了一下,忽然道:“我不走。身正不怕影子斜,这件事情,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会承担,不该我承担的,我不会承担!谢谢梁书记这么关心我,不过,我不会走的。”
  梁健一听,一口气冲上来,差点就噎住。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冷静地告诉他:“你以为他们是来跟你讲道理的吗?你这么大的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天真呢?为什么昨天那些人会在党校门口闹事,难道你就没想过吗?这是有人想要搞你!”
  “我知道。不过,我不怕!”楚阳的固执,是梁健所没料到的。于是,也就愈发的感觉生气,有种恨铁不成钢却又无可奈何的感觉。
  “好,你不怕!那就随你吧!”梁健也是气极了,说完就挂了电话。将电话一扔,坐在位子上,冷静了一下后,又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冲动了。
  从表面上看,楚阳的去留对梁健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但,往深处想,楚阳这件事,又何尝不是梁健和刁一民之间的一场博弈。
  从小处看,楚阳要是走了,荆州这个地方,一般人都不愿意去,刁一民也不可能安排一个心腹之人去荆州,到时候接手荆州的,很难保证不会是一个‘歪瓜裂枣’,而沈连清的处境也会变得艰难。

  从大处看,楚阳要是这一次真的被弄走了,那么梁健在市委的威信,也会降低,那些原本观望的人,很可能会投入到娄江源那边,或者成海那边,而那些原本在他这边的人,或许也会摇摆。
  如果说,一开始这件事梁健只是出于楚阳是个不错的干部才想在这件事上绑楚阳一把,那么到现在位置,这件事就不仅仅是楚阳的事情了。
  正在梁健想这些的时候,忽然门笃笃地响了。明德走进来,告诉梁健:“梁书记,你之前说的,已经求证过了,是真的。那些人只有三个人是那位不幸遇难的家属,其他的都是从其他地方找来充数的。”
  日期:2016-10-0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