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12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伯的人很好,刚来工地的时候,我扛不起一整包的水泥,是他教我怎么样利用巧劲去搞定的。
  后来渐渐熟悉了,每次他看到我在搬东西,都会搭个帮手。只是我这个人性格内向,不爱跟人打交道,更不爱说话。
  虽说跟韩伯很熟,却很少跟他说话,更不知道他喜欢自言自语,对着空气说话。
  要是以前,我听到这些,也会觉得害怕。可是现在,我知道韩伯并不是在自言自语,而是在跟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说话。
  想到这,我后背一阵发凉,难道韩伯平时就是和那个女会计的鬼魂在说话?
  在施萍的带引下,我找到了韩伯住的工棚,可是人并不在那里。同住的工友说,下午他领了钱,就出去了,估计是躲到哪里去喝酒去了。
  日期:2017-04-12 09:18:26
  我给睡韩伯上铺的李叔发了根烟,留了个电话给他,让他等韩伯回来后,告诉我一声。
  李叔接过烟点起来,说放心,韩伯从来不走夜路,说不定这会儿就在回来的路上了。
  离开工棚,我先将施萍送回去,然后赶往城隍庙。
  昨晚既然说过要给夜巡游烧纸线,今天就必须得做到,不然以他们的性子,肯定会找我麻烦。
  白天的城隍庙也显得有些阴森,我进去的时候,有几个过来祈愿的善男信女正在上香烧纸。我找了个角落,接喜喜教的方法,一边烧纸一边念着请夜巡游收纳。
  纸钱刚烧完,庙里刮起了一股阴风,把我烧的纸钱吹得打起了转。
  我心里一哆嗦,抬眼发现刚才的几个人都已经没在了,赶紧拍了拍身上有灰尘,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双眼睛在后背盯着,可当我回头去看的时候,又什么都没看到。
  日期:2017-04-13 10:30:07
  我没敢多逗留,快步离开了城隍庙。
  这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天色有些暗淡起来,我心想韩伯应该回去了吧,怎么李叔还没给我打电话?

  转到街上后,我对付着吃了些东西,接着给施萍打了电话,想让她去二建区那边看看韩伯回来没有,结果电话没打通。
  我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莫不是韩伯或者施萍出了什么事?
  越想越有些担心,匆匆打了车,往工地赶去。
  日期:2017-04-13 10:30:17
  不知为何,在我刚刚上车的一瞬间,那种被盯上的感觉又来了,而且对方似乎离我很近。
  司机见我脸色不好,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摇摇头,让他赶紧开车。

  到了工地,天已经黑下来,我先去了施萍的住处,但是房门紧锁,电话也打不通。
  不仅是她,整个一建区都死气沉沉的,看不到半点光亮。我用阴阳眼扫了一圈,也没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就是有种阴寒之气从脚往头的涌动。
  后面我又去了二建区,结果跟一建区一样,也没看到有人的迹象。
  我叫出喜喜,问她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出去一趟,工地就变成这样了。喜喜懒懒的浮在空中,说她也不知道,下午她感觉很累,一直在睡觉。
  日期:2017-04-13 10:30:26
  我说鬼还会感觉得到累?她白了我一眼,说废话,鬼跟人一样,也是有能量的,能量消耗得多了,当然会觉得累。
  “再说,我也不是鬼好吧。”喜喜继续拿眼白我,嘴里哼哧的说:“我是阴魂,比鬼要高级得多,知道不?”
  我“哦”了一声,点了点头,心说这有区别么,反正不会是人。

  在二建区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后,我准备先回租房去再作打算。在经过韩伯住的工棚时,里面突然闪出来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不像是什么好东西。我悄悄摸过去,大喝一声“是谁”,然后抬手就拍了过去。
  日期:2017-04-13 10:27:10
  对方怔了两秒钟后,快速往外逃去。我疑惑的抬起左手,并没有闪现幽光,地府印记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时喜喜的虚影浮出来,说你傻呀,对方又不是鬼,用地府印记有什么用,还不快去追。
  我顿时恍惚大悟,马上朝黑影追了过去。但是黑影的速度很快,我拼尽了力气,也没追上。
  回来后,喜喜从工棚里飘出来,说黑影是来找东西的,韩伯的床被翻得底朝天。
  我很纳闷,黑影到韩伯床上找什么东西?
  想着,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起来,也不知道韩伯和施萍是不是真出什么事了?

  日期:2017-04-13 10:30:46
  “你不打算进去瞧瞧?”喜喜打着哈欠,说没准黑影来找的东西,就是我需要的线索。
  我满头雾水,如果真如喜喜所说,那会是谁?来这里到底想找什么东西呢?
  我找韩伯,是想看看当年的传言是不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通过他应该能找到白衣凶灵的尸体,从而证实白衣凶灵会不会就是当年失踪的女大学生。

  可是刚刚的黑影呢?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来阻止我查出当年失踪案的真相?
  想到这,我脑门忽然一亮,要真如此,岂不是说明黑影是凶手派过来的?或者说,他就是凶手本人?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真是凶手,为什么以前一直没动静,偏偏是今天,在我刚要韩伯的时候才动手呢?
  百思不得其解中,我摸进工棚,打开了灯。果然如喜喜说的那样,韩伯的床整个儿都翻了过来,也不知道黑影刚才找到想要的东西没?
  日期:2017-04-13 10:30:56
  地上散落着很多纸片和杂七杂八的东西,还有一些钱。要是普通的小偷,现在我是看不到这些钱的,这证明喜喜说得没错,对方是为了其他的东西而来。

  我在地上翻动起来,喜喜则悠哉游哉坐在床上,晃动着美腿,一点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我蹲在地上折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找到,不禁沮丧的叹着气,说东西肯定是刚才的黑影找到后带走了。
  喜喜摇摇头,指着床上的被子,让我再仔细找找。
  我就知道这鬼丫头肯定知道什么,刚才那是故意做给她看的。
  翻开韩伯的被子,上面有一块被丁引起了我的注意。被子很新,没有理由会在中间的位置破开,这里面应该藏着什么东西。

  日期:2017-04-13 10:31:05
  我小心翼翼的拆开线头,在里面发现了一张图纸,确切的说,是一张拆迁改造后的规划蓝图。
  蓝图对应的位置,就是现在的工地。从图纸上看,当时对这块区域的规划十分完善,是典型的商居两用模式。
  可实际上,工地现在还只建了不到三分之一,就频频出现各种问题,甚至连最基本的《施工许可证》到现在还没有办下来。
  当然,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要的是,在工地上做事的人,都不只一次见过这张图纸,为什么韩伯要将他藏起来,莫非上面有什么秘密?
  我打开图纸仔细找起来,还真在一个不显眼的位置看到韩伯画的标记。会不会这个位置,就是传言中藏尸体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