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11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是白衣凶灵听到我能帮她进入轮回而转世投胎,她惨白阴森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虽然笑得很难看,却反映出她的态度在变化。

  日期:2017-04-12 09:13:12
  我正准备找她聊聊,了解些情况,她却飞快的跑了出去。
  喜喜说不用追了,可能是她不愿意再提起那段痛苦的经历,又或者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现在还不想让我帮她。
  我点了点头,心想应该也是这样。不过她什么都不说,我怎么才能帮她找出凶手呢?
  “自己不知道想办法呀?”喜喜白了我一眼,说现在白衣凶灵还不信任我,是不会跟我交流沟通的。只有她看到我是真心想帮她,才会配合我。
  当晚白衣凶灵都没有回来,我把施萍抱到床上后,一直守到天亮。既然鲍建国要我帮他照顾施萍,我就要尽心尽力去做到。
  日期:2017-04-12 09:16:46
  另外施萍跟鲍建国在一起的时间不短,或许,她能知道一些我所不知道的隐情。
  其实我决意要帮白衣凶灵,不仅仅是了得到那个五个功德点,也是想弄清楚鲍建国背后的一些事情,我总觉得黑白无常亲自来拘押他的魂魄,这里面隐藏着什么秘密。
  早上施萍醒来后,问我鲍建国是什么情况,我骗她说,其实鲍建国没有死,只是……受惊吓,精神错乱,疯了。
  “疯了?”施萍的眼神迷离,似乎根本不相信,可我实在找不出其他的借口去搪塞她。

  沉默了半晌,施萍深深叹了口气,让我先回去休息。我让她不要多想,或许慢慢会好起来的。她摇摇头,说只要鲍建国还活着,这就够了。
  日期:2017-04-12 09:16:57
  我鼻子发酸,眼眶有些湿热。看了很多开始山盟海誓、后来却变成仇人的爱情,忽然觉得施萍对鲍建国这种平淡的感情,才是最真实的。
  只是鲍建国已经死了,我很担心她知道真相后,能不能扛得住。
  回到租房,我补了个觉,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
  喜喜坐在我床边,好奇的玩弄我的手机,她说现在的世界真好玩,要是她也能投胎做一世人就好了。说着,原本还挺高兴的她,脸色猛然间沉了下来,眼里涌起一抹杀机,令人不寒而栗。
  我轻轻咳了咳,岔口话题,问她应该从哪里入手去查白衣凶灵的事情。
  日期:2017-04-12 09:13:45
  喜喜回过神,指着床头柜说:“你还是先吃饭吧,那个叫施萍的女人给你送过来的,估计都要凉了。”
  我心头一热,目光落在那些阳寿换来的钞票上。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打定主意,把这些钱给施萍,先把大伙儿的工钱发了。
  虽说这些钱对于鲍建国拖欠的工资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还远远不够。但有总比没有强,至少可以向大家表明一个态度,既便鲍建国出事了,她施萍也不会赖帐。

  吃完饭,我提着钱就过去了,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有些是打探鲍建国情况的,有些直接就是讨工钱的。
  施萍一边跟大家解释,一边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把她拉到一边,将钱递过去,让她拿去用。她先是推托了一阵,后来想了想,接过去了。
  发完钱,大家都散开了,施萍这才向我道谢。我问她鲍建国回来没有,她摇摇头,让我进屋坐坐,喝杯水。
  正好,我也想找她问些事儿,便跟着走了进去。
  日期:2017-04-12 09:17:18
  屋里还散发着昨晚烧纸钱的味道,而且阴森森的,既使是开着灯,也显得很昏暗。
  我先安慰了她一会儿,然后把话题绕到了鲍建国身上,问她工地到底有没有死过人,尤其是女人。

  施萍开始很肯定的说没有,不过很快她又改口,说在工地在正式动工之前,有个实习的女大学生失踪了,生死不明。
  我一激灵,让她说得更详细些,没准这个失踪的女大学生就是那个白衣凶灵。
  施萍被我的表情吓住了,问我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跟鲍建国变成这样子有关。
  我想了想,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她。愣了一会后,施萍脸色苍白,嘤嘤哭了起来,说原来那些传言都是真的,鲍建国变成这样,是他罪有应得。
  日期:2017-04-12 09:14:08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开始说起,那时候工地还处在拆迁的阶段,鲍建国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泥水匠,与施萍也刚刚才交往不久。

  有天晚上,鲍建国回来后慌慌张张的,整晚都做着恶梦。施萍问他怎么了,他敷衍着说没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到了第二天,工地上有人说新招的女大学生会计失踪了,屋里的东西都在,就是老板刚刚取回来的十万块钱不见了。
  于是有人猜测,肯定是女会计盗走了钱款,远走高飞了。
  日期:2017-04-12 09:17:40
  但是也有传言,说女会计并没有偷盗,而是被老板给强女干后自杀了。还有些说得更离谱,在某个刚刚拆迁的老房子里,多了一堵新注的墙,女会计的尸体就藏在里面。

  后来警局的人来调查了一段时间,没查出什么结果,就按普通的人口失踪案处理了。
  这之后的不久,工地的拆迁工作全面完成,开始进入施工阶段。鲍建国也从一个泥水匠,成为了负责楼面主体结构的包工头。
  当时施萍还奇怪,工地上各个项目的包工头,都跟老板沾亲带故的。鲍建国平时跟老板连照面都打得少,怎么会碰到这么好的狗屎运呢?
  日期:2017-04-12 09:17:52
  施萍也问过鲍建国这事,但都被鲍建国以各种理由给敷衍过去了。但是施萍心里一直不踏实,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尤其是想到那个失踪的女会计,施萍就莫名的感到后背阵阵发凉。
  甚至,她认为女会计的失踪,跟鲍建国脱不了干系。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施萍也没有再找鲍建国追问下去。
  听到这,我心里已经有了底,那个失踪的女会计估计是真的遇害了,很可能就是现在的白衣凶灵。
  我问施萍,知不知道传言藏女会计尸体的那堵墙在什么地方?
  施萍大概是被吓住了,脸上一片惨白。然后摇摇头,说她虽然怀疑过鲍建国能当上包工头,这里面可能有什么猫腻,却并不相信那些可怕的传言。

  日期:2017-04-12 09:18:03
  不过她记得传这些话的人里,有一个是工地的电焊工,人还在这里,就是脑子有点不正常,总爱一个人自言自语的。
  平常干活的时候还好,一闲下来,就会莫名其妙的对着空气说话,有时候说着说着,还会发起脾气。大伙儿害怕跟他打交道,都离得远远的。
  我惊诧不已,进工地这么久了,怎么一直没见过这个人?
  施萍说:“你其实是见过的,经常帮你扛水泥的韩伯知道吧,就是他。”

  韩伯?
  我恍然大悟,他是二建区的,平常干活和我们一建区不在一块儿,所以也就没注意。
  日期:2017-04-12 09:1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