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9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喜喜说当天拘的亡魂,一定要在丑时送到酆都城或者城隍庙。丑时就是晚上的1点到凌晨的3点之间,现在已经是凌晨12点半了,我必须要抓紧时间才行。
  要是因为误了时间而导致任务没完成,那就太不划算了。
  一路无话,等赶到城隍庙的时候,时间刚刚好。
  日期:2017-04-10 08:57:06
  我带着老咸鱼的魂魄刚走进大门,十几个小脸颊、红肩膀,手挽着手的怪人便围了上来。其中一个手里提着灯笼,往我脸上照了照:“你好面生,新来的?”
  这些怪人面目凶恶,形态张扬,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我怕他们知道我的身份后会惹来麻烦,便顺着那家伙的问话,点了点头。
  这时另一个手持木牌的怪人往前凑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说:“不对,此人能以阳体肉身拘魂,不会是阴差,难道借体的小鬼,或者夜叉王?”
  “什么小鬼夜叉王,分明是有些道行的阴魂附上肉身了。”又一个怪人往前走了两步,瞅了我几眼,露出贪婪的目光:“好家伙,这具肉身居然通了阴阳眼,要是把他送给钟爷……。”
  日期:2017-04-10 08:57:20
  送你奶奶个腿!我暗骂道,慢慢抬起左手,惹恼了老子,拍死你丫的。
  谁知就在这时,喜喜细若蚊声的在我耳边说:“他们是夜游巡,你现在还招惹不起,赶紧把判官令拿出来给他们看……”
  夜游巡,也叫夜游神,在地府的位置比夜叉还高。而且专门挑毛病找麻烦,还经常向地府阴司打小报告。
  为地府做事的人,最不愿得罪的就是他们,平常见着面了都得客客气气的,有时候还得给些好处。
  我放下手,按喜喜刚才所交待的,拿出了判官令,递给了那个手持木牌的夜游巡。
  他看了一眼,轻轻点着头说:“原来是陆判新找的差吏……行了,把亡魂留下,赶紧走吧。”
  我在交接文书上盖了章印,就是用地府印记盖到上面,然后跟这些夜游巡拜别。走出门的时候,我回过头,说赶明儿就过来给他们多烧点纸钱,还请他们把老咸鱼的亡魂尽快带去酆都城。
  日期:2017-04-10 08:54:18

  这些都是喜喜教我的,她说把夜游巡打点好了,以后会省很多事。
  离开城隍庙很远后,喜喜才现出形,她说恭喜我完成任务,获得两天阳寿和一个功德点的奖励。
  我淡淡的说了声谢谢,然后问她下个任务什么时候开始,后面还要完成多少任务才能正式成为地府差吏。
  喜喜说任务都是怪老太传达下来的,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清楚。不过我要正式成为地府的差吏,这个主要看我的功德点数。

  在地府,职位越高,需要的功德点就越多。我现在接掌的这个职务,大概需要一百个左右的功德点才行。
  我瞬间懵圈了,一百个功德点,那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积累得到?
  日期:2017-04-10 08:57:45
  喜喜瞪了我一眼:“你真是傻得无药可救了,并不是所有的任务都只奖励一个功德点呀。任务的难度越大,奖励的功德点就越多,有时候一个任务就奖励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功德点……”
  我顿时醒悟,说这样就好,希望下一个任务就给我来个高难度的。
  喜喜“切”了一声:“你当难度高的任务那么好完成呀,任务越难,危险性也会越大,而且是绝对不能失败的……弄不好就会魂飞魄散,连做鬼都省了。”

  我想起了刚才去拘捕老咸鱼魂魄时,阳身阴差被挡在门外的情形,心里挺不是个滋味的。要是这样,那我还是选择慢慢做小任务吧,至少稳当些。
  日期:2017-04-10 08:57:56
  喜喜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然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
  直到我回到工地,她才指着鲍建国的房子,说那边有好重的阴气,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想到了白天趴在鲍建国身上的那个白衣女人,难道是她闹出了什么夭蛾子?
  匆匆赶到鲍建国的房子,门口已经围满了人,隐隐的还听到有人在哭。
  哭声是从屋里传出来的,刚才那种不祥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挤进人群,才发现是施萍在哭。而鲍建国则穿着睡衣,躺在冰冷的地上,脸上被纸钱给盖住了。
  鲍建国死了?我赶紧上前,问施萍是怎么回事。

  日期:2017-04-10 08:58:47
  施萍说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好好的,半夜她起来上厕所,发现鲍建国全身僵硬,已经没有了气息。
  施萍边说边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几次都差点要晕过去。
  我安慰了她几句,慢慢往里走去。
  屋子里很阴暗,呼呼的风从窗户往里灌进来,冷得我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嘶……”
  里屋的帘子后面,突然传来毛骨悚然的声音,接着一个白色人影往外窜出,龇牙咧齿的往我扑过来。

  喜欢本文的亲们,欢迎加入妖尊的读者群:323807044,感谢您的关注!
  日期:2017-04-11 09:01:44
  朝我扑过来的人影就是那个白衣女人,她伸出双手,长长的指甲闪现一串寒芒。
  我惊慌之下,向后闪躲,扬起地府印记拍过去。突然后背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被两团柔软抵住了。回头看去,却见施萍对我阴阴冷笑,接着双手箍在我脖子上。

  施萍被应该是白衣女人附身控制住了,手指慢慢发力,锋利的指甲刺入我的皮肤里,瞬间让我窒息得透不过气。
  我没敢用地府印记,怕伤着施萍,只得奋力抓住她的双手往前推去。
  但是此刻的施萍力气极大,我用尽全身的劲儿,也无法推动半分。无奈之下,我只得抬手,拍在施萍的肩头上。
  日期:2017-04-11 09:05:15
  施萍惨叫一声,往后倒去。
  白衣女人从她身体里钻了出来,怒冲冲的瞪着我,眼里闪现浓浓的杀气。我捂着脖子上的伤口,痛苦的吸着气,恨不得上前几掌拍死她。
  门口站着的那些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们看不到白衣女人,对于施萍刚刚的反常也很是费解。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继续呆在这里,看后面的好戏。

  我和白衣女人僵持了片刻,帘子后面跌跌撞撞的窜出另一个人影。我刚准备抬手拍过去,发现居然是鲍建国,不对,应该说是鲍建国的魂魄。
  日期:2017-04-11 09:02:11
  他满身是伤,恨恨的看向白衣女人,但是又好像十分害怕她,不敢与之对视。
  白衣女人冷笑了两声,嘴里嘀咕着,飞快的飘到鲍建国的尸体旁,滋溜一声便钻了进去。
  我心说坏了,鸠占鹊巢,这下鲍建国死定了。

  其实刚才看到鲍建国的魂魄时,我起了个私心,想帮他还魂。怎么说呢,毕竟他于我有恩,一直对我照顾有加,也帮助我很多。
  更重要的是,如果鲍建国就这样死了,他欠大伙的工钱和借的债务,就会落到施萍头上。
  她一个普通的女人,拿什么来偿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