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8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4-09 13:01:11
  我问喜喜,如果她进去会不会也被镇鬼符伤着,喜喜说躲到我身上就不会。
  在喜喜的引导下,我慢慢走进了小楼,果然在门上看到几张排列成半圆形的符纸。

  在我靠近门板的时候,符纸还闪起了幽光,不过转瞬即逝。
  刚进门,里面传来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屋内很宽敞却昏暗无比。几只大木桶放在地上,盛满了深褐色的东西,看起来很恶心。
  我转了一圈,空荡荡的,连个人影也没看到。
  喜喜说那个庸医正在二楼睡觉,让我自己上去,她就不陪我了。
  不知道为什么,喜喜说话的时候,脸上显现出一抹红晕。
  日期:2017-04-09 13:01:23
  我轻声的走上楼梯,二楼的房门是开着的,人还没进去,就听到从卧室传来一阵不堪入耳的声音。

  我大概已经猜到,喜喜为什么会脸红了,原来这个庸医死到临头了,还在风流快活。
  推门走进卧室,眼前的场面,比岛国的小电影还要香艳。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压在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上,使劲的冲撞着,全然不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两人很忘情,连我走进来,他们都毫无查觉。
  我将拘魂符拿在手上,念了一通喜喜教我的勾魂咒,正要将符纸往老头的身上盖过去,就见他忽然身体一挺,沉沉的低吼起来。
  日期:2017-04-09 13:01:33
  短暂的喘息之后,老头突然直直的倒在床上,一个人形的虚影慢慢从他头上飘出来。
  什么情况?我还没出手,老头怎么就死了?
  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趁着女人还闭着眼沉浸在享受中,手里的拘魂符贴在了老头的身上。

  接着,老头的虚影出现在我身旁,乖乖的跟着我走出了小楼。
  直到我走出门,房间里才传来惊呼声。
  我一出门,那两个阴差突然就站了起来。其中一个戴着灰色帽子的说:“怎么回事,老咸鱼的魂魄怎么出来了?不对……小子,你给我站住……”
  日期:2017-04-09 13:01:44
  我怔了怔,正犹豫要不要跟他俩打个招呼,就听到喜喜在耳边说道:“你还真听他们的话呀,赶紧跑吧……”
  跑?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问喜喜为什么,我不也在执行地府交办的任务吗?
  喜喜说先别废话了,先把老咸鱼的魂魄带离这里再说。
  我这才反应过来,推开拦在跟前的阴差,抓住老咸鱼的魂魄往前飞跑,耳边都生出风来。
  那俩家伙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我,在后面追了上来。他们是魂魄,我是肉身,速度的差异就可想而知了。
  没多久的工夫,我就被他俩一前一后给堵住了。
  日期:2017-04-09 12:58:45
  戴灰帽的阴差可能是领头的,扬着手里的拘魂链,问我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拘老咸鱼的魂魄。
  我懒得跟他们多废口舌,心里想着等会要是动起手来,我能不能招架得住。
  “你再不回答,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另一个留寸板头的阴差说道,他身材魁梧高大,光是那气势够吓人的。
  好在他们现在只是魂魄,如果要找我麻烦,估计也只会是拘魂之类的手段。现在我身上有地府印记,所以并不怎么害怕,只是担心如果老咸鱼被他们抢过去,我的任务就失败了。
  日期:2017-04-09 13:02:07
  正胡乱想着,寸板头阴差就动手了。
  他手中的哭丧棒呼呼两下,一道冷风袭来,我感觉脖子像是被刀锋划过,阵阵寒意往身体里面涌。
  老咸鱼吓得躲到我身后,却不料灰帽阴差也迎了上来,手里的拘魂链一伸,我和老咸鱼就被捆在里面了。
  日期:2017-04-10 08:56:04

  我很诧异,现在我也算是地府的临时公务员了,而且还是阳体肉身,为什么灰帽阴差的拘魂链还能将我捆住?
  事情有些不对劲,我不由得慌乱起来,使劲挣了挣,结果拘魂链纹丝不动。
  我大声喊着喜喜的名字,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关键时候掉链子,也不知这鬼丫头跑哪儿去了。
  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被怪老太耍了不说,现在又被喜喜摆了一道。

  灰帽阴差冷笑的看着我,说不要做徒劳的挣扎,不管我有什么神通,今天都要把我一起带去酆都城。
  来的时候喜喜跟我说过,人死之后,亡魂会先送到酆都城,再由那里的阴差带去地府。
  日期:2017-04-10 08:56:16
  我颤抖着,半天说不出话来,这特么的还说拘别人的魂呢,没想到自己也被带进坑里了。
  就在灰帽阴差准备带我们走的时候,我手掌心的那个“敕”字突然闪出一道幽光,束在身上的拘魂链马上就松开了。
  寸板头阴差“咦”了一声,说我怎么也有地府的印记,难道也是阳身阴差?灰帽阴差更是目瞪口呆,问我到底是什么人?
  我没有理会他俩,趁机夺回老咸鱼的魂魄,同时抬掌往阴差拍过去。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看看我手上的地府印记,能不能对阳身阴差起到作用。
  日期:2017-04-10 08:56:30
  没想到,我手刚刚拍出去,寸板头阴差和灰帽阴差就惊恐的跳起来。
  寸板头阴差反应快,躲了过去。灰帽阴差被“敕”字发出的幽光打中,身上冒出阵阵白烟,痛苦的嘶叫起来。

  我心中一喜,看来这个“敕”字,连阳身阴差在魂魄出体时也能克制。
  有这个制胜的法宝,我底气就足得多了,晃动手,让他们赶紧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寸板头阴差不服气,说我一个新来的菜鸟还敢在他面前叫板,挥舞哭丧棒就要冲上来。灰帽阴差赶紧拉住他,凑上前轻声说了什么了。
  日期:2017-04-10 08:56:43
  寸板头阴差的脸色顿时就变了,问我到底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样做违背了地府守则,是要受重罚的。
  我佯装生气的抬起手,说还啰嗦是吧,信不信现在就把他俩打得魂飞魄散。
  话刚说完,那俩家伙就一溜烟的消失在夜幕中。
  这时喜喜出现了,说我还不傻,紧要关头知道利用地府印记。
  她说我身上的地府印记比阴差的要高出一个层次,所以遇到难缠的阴差,不用多说,直接拍过去就完事了。
  这鬼丫头边说边露出一副笑脸,我憋着的火气也不好发作了。接着,我问她下一步该怎么做,这样算不算完成任务。
  她撇起嘴,说要将老咸鱼的魂魄送到酆都城,交给那里的接引阴差,我的任务才算完成。不过现在我是阳体肉身,魂魄没有出体,不可能在天亮前送到酆都城,只有先将亡魂带去城隍庙。
  日期:2017-04-10 08:56:54
  前面说过,城隍庙是地府设在阳间的办事处,如果亡魂来不及送去酆都城,也可以带到城隍庙,那里也有接引的阴差。他们接手亡魂后,自会带去酆都城,再由那里的阴差送到地府。

  我记得西城那边有条城隍大街,街头就有一座城隍庙,便带着老咸鱼的魂魄赶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