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6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不知道苏亚梅会不会生气,但他觉得这样最好,毕竟苏亚梅和自己太熟悉了,在发展下去,以后真的很难相处。
  他让自己的情绪再稳定了一下,然后点开了没结婚寡妇的对话框。

  女人的信息是:“射手同志,那个资料看的怎么样了?”
  一提这事夏文博就头大,他回过去一条:“什么射手啊,乱起名字,至于资料啊,以后我是用不上了。我彻底失败了,我的提议没有通过!”
  女人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她轻松的回答:“奥,没过就没过吧,你的责任尽到了,不是任何事情都能达成心愿,你该没有太伤心吧?”
  “没有伤心,只是很失望!那么多的人,他们什么都知道,却都不说,这才是最悲哀的事情!”
  这也是夏文博真实的感慨,假如当时再多几个人站出来,事情也许就能改变,但所有人,包括欧阳明都在明者保身,也正是这样的官场氛围,才造就了很多错误的延续。
  “恩,我理解你心情,我也希望你快乐起来。”
  “真的吗!你说的真心话!那你帮我快乐一下!”
  “不会吧,又要我的手,嘻嘻嘻!”
  夏文博也笑了,想到上次自己对着凤姐的手那个啥了一通,真丢人啊。
  “呵呵呵,这次不用你的手了,是这样的,我这几天要到西汉市去学习,我想你也刚好在西汉市,我们是不是可以见个面?”
  其实夏文博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这个女人脸照片长相都不给自己看,怎么可能和自己见面。
  女人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后,说:“真要见面啊?你不怕我长得寒碜会让你失望吗!”
  “不怕,我这人最爱心灵美了,长相那些都是浮云,只有庸俗和浅薄的人,才会把朋友的亲密度定位在长相上。”为了骗人家见面,夏文博义无反顾的说起了假话,而且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冠冕堂皇。
  让夏文博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女人竟然爽快的答应了:“嘻嘻,那行吧,只要你不怕,我们可以见面!”
  夏文博手一哆嗦,手机差点掉地上,艹,不会吧,自己求她了多少次,她都从来不答应,今天咋就这么爽快呢?不对,这绝对有假!越是答应的干脆,越是不太可能。
  “哈哈哈,奶奶的,想骗我啊,告诉你,我夏文博可不是好骗的。”
  女人当即发来了一个愤怒的表情,说:“你大爷的,不答应你天天追着问,答应你了,你又不相信,你丫的就是叶公好龙,爱见不见。”
  这一通话吧夏文博都弄迷糊了,真的假的啊。
  “那个,寡妇啊,你真没骗我!”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我不过是觉得你可能因为这次的事情情绪不太好,想给你一个惊喜,你还唧唧歪歪的。”

  夏文博越听越真切了,忙弄一条信息发过去:“你可别说了,一说我就伤心,我今天偷着哭了几次,做人怎么就这样难啊,我的提议不仅被否决了,我还被停止工作了,我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停停停,夏文博,你不要给老娘演什么苦情戏了,就你这种粪坑的石头,又臭有硬的人,还会想到死,开什么国际玩笑?我既然答应你了,那就不会骗你,来了以后给我发消息,我请你吃饭。”
  夏文博抱着手机‘呵呵呵’的傻笑着:“好好,那我也就不煽情了,不过寡妇啊,你要是说话不算数,我就不客气。”
  “且,小样,你不客气还能咋的!”
  “我诅咒!”
  “臭小子,你敢。”

  “哼,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会祝愿你天天来例假,下面永不干!”
  “你麻痹的,老娘废了你,你到底想不想见面?”女人发过来一把血啦啦的剪刀。
  夏文博赶忙打两个字:“想,想!”
  “那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你最好祝愿,这几天里我心情一直不错,好了,不和你瞎扯了,到市里了q`我!”
  夏文博又说了几句,但女人下线了,再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夏文博的心情变了,好的不得了,一想到再过几天他就能和这个神秘的聊友见面,他就激动的不行,对他而言,这应该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他躺在床上,独自想着,假如女人很漂亮呢!那自己是不是还能和她发展的再亲密一点,弄个一夜情什么的,呵呵呵......
  带着这个美丽的梦想,夏文博今天睡的很香很香。
  在接下来的一天,夏文博好好的睡了个懒觉,现在班也不用上了,他把这两年没睡的瞌睡都给补上了,对其他人的邀请,他也都拒绝了,周若菊说请他吃饭,他没去,苏亚梅在第二天也说请他吃饭,还有斐雪慧也说了,但他统统的拒绝了。
  她们在为他担心,他确拒绝同情。
  倒是欧阳明和袁青玉都和他在第二天简单的见了个面,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两位领导都让他放心的去学习,后面的事情到跟前再说,不要用什么负担。
  夏文博现在当然没有什么负担,当最坏的结果已经成为现实以后,他知道担心也没有任何意义。
  本来周一去党校报道,应该是星期天下午走最好,到了党校休息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连报道,带上课,但夏文博的心里还想着和那个寡妇见面,所以他决定提前过去,也就是周五的下午就争取赶到市里,这样不就有两天的时间约会了吗?
  虽然这次到底能不能见到那个寡妇很难说,可是夏文博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当时那女人答应的是杠杠的,自己不试一下怎么知道真假。

  想好了这些,到了周五,他把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好,在简单的收拾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带上了证件,一个人很低调了到了县运输公司,买了一张到西汉市的车票扬长而去。
  夏天的山野很美丽,层层叠叠的山岭茂密而清脆,一片片叶子绿的能嫡出水来,公路上,密密的枝叶挡住了在天上吐火的太阳,形成了树荫,透过枝叶,有阳光射下来,在上空形成了星星点缀般的奇幻美景。
  但这样的美景还是没能松弛下夏文博的那个绷得紧紧的神经,他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渴望,又有一种担心,焦虑。真要见那个寡妇,他有些不淡定了。
  或许是他这个复杂的心情传染给了轿车,所以一路上这辆大巴也纠结的不行,一会熄火了,打不着,司机下车,东摸摸,西敲敲,折腾一二十分,这才又发着,一会轮胎又没气了,要换轮胎,司机一个人还忙不过来,几个乘车的小伙下去帮他弄,这开的个叼车啊。
  本来两个来小时的路程,这车硬硬的跑了快四个小时,还没到西汉市,把夏文博心里急的跟狼抓一样,本想着今天下午到了就能约一下那寡妇,现在有点悬,天都快黑了,而且还有大概几十公里的路,谁知道这破车会不会再弄出什么妖蛾子事来。
  他真的开始一点都不客气的诅咒起县运司了,先是在心里骂车,后来骂司机,再后来骂县运司的领导,就这样的破车也不知道淘汰了,这太坑人。
  尼玛!正在心中诅咒着,大巴车的水箱还给开锅了,车里面‘丝丝’的冒着水汽,司机一个急刹车,靠边停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