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6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我不是真的爱她!”夏文博喃喃自语。
  “是的,这一点我完全可以肯定!”杜军毅笃定的说。
  “为什么你会如此肯定!”
  “原因很简单,当你真的爱上了一个女人的时候,你看别的女人的时候,再也不会有你现在那种色眯眯的眼光了,因为在你心中,没有人能和她相提并论!”
  杜军毅的话像一个炸雷,又像是醍醐灌顶,顿时将夏文博过去的很多认识给否定了,他愣愣的看着杜军毅,脑海中一片的混乱,很多事,很多情,很过想法缠绕成一团,他分不开它们,也理不清它们,他只是觉得杜军毅的话很有道理。
  杜军毅悠悠的叹口气:“算了,你也不要为难你自己,没有走到那一步,你想也是白想,过好现在的你就可以了。”
  “我真的并没有爱她,我只是在赌气吗!”夏文博陷入了自己给自己设置的混乱中。

  这个问题整个晚上都在纠结他,他从而又想到袁青玉,难道自己对她的感情也什么都不是吗?自己只是被她县长的光环,被她美丽的外表,被她性感的身体所迷惑吗?还有周若菊呢?自己对她又算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这些庞大的信息量彻底搞晕了他。
  后来他猛喝了酒,不等杜军毅劝他,他自己端起杯子就喝,酒真的是个好东西,酒是上帝赐给男人的爱物,没有酒的陪伴是寂寞的,夏文博在不断的喝酒中,冲荡掉了胸中那些个块垒,慢慢的,他也不再去想那些本来都很难想清楚的问题了,他觉得,自己还是按照杜军毅说的做吧,过好自己的每一天。
  夏文博要走了,杜军毅说送送他,不过夏文博拒绝了,他其实并没有醉,他只是有些落寞而已。
  杜军毅在包间的窗户里,看着夏文博渐行渐远,最后完全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不由的摇摇头,这个年轻人啊,他真的没有爱过,但他到了真爱的那一天,自己呢?自己又将如何?
  他的神情是伤感的,但还是拿出了手机,在迟疑中,他逐步的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深吸一口气,拨通了一个号码:“小姐,没休息吧!”
  “军毅哥,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姐,叫我名字就可以了。”话筒里传来了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

  “嗯,我记住了。没打扰你吧!”
  对面的人用有些担忧而急切的语气问:“没有打扰我,这么晚打电话,是不是他有什么麻烦了?他怎么样?”
  杜军毅脸上有闪过一次黯然:“是的,他遇到了一点麻烦,今天他在会上提出了他的反对,但没起作用,而且还被暂停职务了。”
  “混蛋!是谁这样对他!”女人色声音很大,震的手机嗡嗡想,连杜军毅都吓了一跳,这些年了,他可是第一次遇到她发这样大的火。
  “这我还没弄清楚,说让他到市里去学习什么,周一必须报道,然后,听他说,可能回来以后局长就保不住了。”
  “哦,他要到市里来!”
  “是啊,他说这两天就过去!”

  电话那头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小姐,那你看这事我们能做点什么!”
  “嗯,暂时什么都不做吧,不过这样也好,臭小子,让他受一点苦头未必就是坏事,哼,最好他辞职不干,嘻嘻嘻。”话筒那面的女人好像情绪又好转了,竟然像一个做了坏事的小女孩,在偷偷的笑。
  杜军毅也是很无语,但这才是他熟悉的小姐,一个喜怒无常,捉摸不定的妖精。
  “嘿嘿嘿,小姐啊,恐怕这次你要失望了!他说哪里跌倒,还要从从哪里站起来!”杜军毅俩上也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笑意。
  “什么!这臭小子,傻乎乎的,一个破局长就把他当晕乎了,哼!好了,好了,军毅哥,你不用管这件事情了,我来处理,刚好,他离开清流县的时间,你也可以休息一下,不用帮我盯着他了,想到哪里去玩啊?”
  “这,我想回咱家,看看伯母和伯父!”
  “哎呀你个没出息的,他们有什么好看的,我给你几十万,你到国外去转转,你不是说没到泰国去过吗,这次去玩玩。”
  “小姐,现在是夏天!”
  “奥,对对,夏天太热了,那你到乌克兰去玩,那里的美女可多了,不过记住,不能把病带回来。”
  “且,瞎扯!挂了!”
  杜军毅挂上了电话,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但一会,又不快乐了,哎,她竟然让自己找美女。
  夏文博还没有走回宿舍,手机里的qq就响个不停,他估摸着一个是没结婚的寡妇来问情况了,不过回到了宿舍一看,原来是苏亚梅的,她很担心自己的情绪不好,所以发来了好几条信心,让自己不要悲观,要学会坚强。
  这会的夏文博也真有点失落的,一个人呆在宿舍,面对空空荡荡的宿舍和烦躁单调的夜色,就想发生点儿什么事情来刺激一下自己麻痹的神经。人就是这样,过分地忙和过分地闲都能把一个人逼疯,而由无聊催生的空虚更能摧残人的内心。

  他坏笑着,回了过去:“大姐啊,我坚强不起来了,你救救我吧!”
  伴着企鹅特有的滴滴声,苏亚梅的头像闪动起来:“你还好吧,吃过了吗?”
  夏文博回道:“吃了,你呢,额,你肯定吃了,不过真担心你做饭的手艺。你手艺肯定不好吧?”夏文博故意调侃道。
  苏亚梅回了一个血淋淋的菜刀的表情:“我手艺很不错,谁吃到那是福气!”
  “是吗,那你这福我可不敢享,我怕被你卓越的手艺谋害了。”
  而苏亚梅也配合着演戏装出娇嗔的样子:“哼,不理你了,尽损我。”
  苏亚梅可爱的表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实每个女人都曾经是会撒娇的女人,无论年龄多大,岁月多么无情,小女孩的稚气与调皮都会深刻在她们的灵魂之中,能不能让女人表现这些特征,说到底还是要看你的谈吐,你说话的方式。
  夏文博马上给她回了信息:“好吧,为了证明你的清白,找个机会给我做顿饭,给你个迫害我的机会。”
  “切,你想得倒美,想蹭饭还不说点好听的。”
  夏文博在屏幕的这头乐得不行,毋庸置疑的说,苏亚梅是个睿智的女人,知道怎么迎合自己的聊天风格,知道怎么打情骂俏,而这样的交往方式常常会让大家都很愉快。

  特别是,当夏文博不和她提起被停职的事情后,苏亚梅也就一句不提了,她刻意的回避那个话题,尽量的和夏文博开着玩笑,让他淡化那件事情的印象。
  后来,两人开了视频,有一搭没一搭的暧昧的聊着天。
  “叮咚!”又一条qq信息发了过来。
  但不是苏亚梅发来的,应该是那个没结婚的寡妇发来的。
  也许这个信息让夏文博一下清醒过来,自己今天怎么了?这样一来,以后和苏亚梅再见面了多尴尬啊。
  他咬咬牙,关掉了视屏。
  苏亚梅发来了几个问号。
  夏文博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回过去一条信息:“我们文局长来电话了,要和我谈谈。”
  “奥,这样啊,那你接电话,我先睡觉了。”苏亚梅头像一闪,下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