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54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在荆诀先生的面子上,我倒是可以饶过这些人。”广仁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也是下不为例而已,如果不久之后,还是这些人将今晚的事情重现,那个时候这些人我会按着方士一门的规矩来。谋害大方师性命者。定斩不赦……”
  “呃?大方师你说下不为例……”荆诀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回头看了其他那些黑衣人一眼。随后回过头来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什么时候如此的通情达理了?如果你早就这样的话,何苦得罪这么多的同道中人?不过可惜了。大方师你通情达理的太晚了。就算你现在真的恢复了术法,我们这么多的同道,你还想……”
  荆诀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眼前的广仁向前踏了一步。就在大方师这只脚落下的同时,大方师的身体突然在这些人的眼前消失。见到了广仁使用了术法之后,就见便知道这次自己是算错了。当下转身就让向着后面跑去,他一边狂奔一边开始催动五行遁法。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这座县衙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下了禁制,除了他之外,在官衙里面其他的黑衣人也感觉到了这里被下了禁制。

  就在他们准备一窝蜂的向外面逃走的时候。除了荆诀和潭天林之外的所有人,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眼角的余光看过去,来人正是刚刚消失的大方师。
  “既然荆诀先生说了,是我通情达理的太晚。那我索性就不讲情理,只论手段了……”说话的时候,几十个广仁突然伸出了手掌对着面对的黑衣人身体按了下去。这些大方师的手法并不快。可是这些黑衣人偏偏就是没有躲开的意思。除了荆诀和潭天林这两个人之外,几十个黑衣人的身体都被广仁的手掌按到。
  随着几十广仁的手掌抬起来,这些黑衣人随后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过去挨个检查,会发现这些黑衣人已经无声无息的断了气。就算是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人物,对广仁突然间的雷霆手段还是感到有些动容。
  一瞬间几乎解决掉了所有的黑衣人之后,花园里面几十个广仁便跟着瞬间消失。只留下原本那位大方师还站在荆诀不远处的位置。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这位大方师对着已经呆楞的荆诀说道:“荆诀先生,我和这些旧友的恩怨已经了结。现在是不是该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刚才你教训的是。我想明白的太晚了。不过明白的晚总比不明白要好吧……”
  说话的时候,大方师开始慢慢的向着荆诀的位置走了过去。这时候荆诀的脸色好像死灰一般。当下他一咬牙,回身向着县衙外面跑去。虽然不能使用五行遁法。不过并不耽误其他术法的使用。只是眨眼的功夫荆诀已经从县衙里面冲了出来,这位白衣老人意外的发现广仁并没有追过来,当下便一鼓作气向着城门的方向跑了过去。
  就算是禁制也不会没有边界,就算广仁的术法再高强,最多也就是在整个青山县里面下一个巨大的禁制。只要荆诀能冲出城门之外。就能使用遁法逃生,得以保全他的一条活命。
  当荆诀远远的看到城门。后面还是没有广仁追上来,当下这位白衣老人终于送了一口气,算着他的现在的脚力,眨眼之间便能从这道城门众冲出去。到时候使用五行遁法逃走,找个广仁、归不归都不知道的小山村躲起来,今生今世永远也不再露面了。
  就在荆诀越跑距离城门越近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的城门打开,随后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白头发的男人。正是刚刚见过面得大方师广仁,看到了已经紧急停下脚步,满脸目瞪口呆的荆诀。大方师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他说道:“荆诀先生,此路不同。不过如果你肯告诉我,把你请到这里来的那个人是谁,我还是可以请你从这里出去的。”
  这句话刚刚说完,荆诀突然一个急转,随后拼了命的向着对面的城门跑去。他一边跑,头脑当中只有一个想法:既然不能使用五行遁法,那么这个人是怎么超越自己跑到前面来的。
  不过好在这做青山县的县城不大。荆诀还是很快便跑到了下一个城门。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和他同样穿着一身白的男人已经站在了大门前,看到了荆诀跑过来之后,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他说道:“荆诀先生,刚才你还是没说,倒地是谁请你们来了……”
  看到了广仁站在城门前的这一刻起,荆诀便放弃了继续逃窜。当下他选了最适合和广仁的沟通方法,苦笑了一声之后,白衣老人对着站在城门前的大方师说道:“是一个带着黑纱的男人,他给了我这里的地址,本来还给了我一套黑色衣服,让我穿着那套黑色的衣服过来。最后是我自己换的这么一身白衣。那个人是谁我没有听出来,不过这个人好像有句口头禅,他和我只说了一刻钟的话,就说了两次太难看了。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听到了太难看了这四个字之后,广仁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看了一眼还在脸色有些泛白的就将。大方师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将自己的身子让了一下,把出城的位置让了出来。
  荆诀看到之后,急忙向着这里跑了过来,就这这个白衣老人走到了大方师身边的时候,广仁的眼睛突然立了起来,随后一巴掌对着荆诀的后心劈了获取。
  虽然荆诀也是加着小心,不过他没有想到身为大方师的广仁会翻脸的这么快。眼看着出了城门就要重获自由,就差这么十几丈远的距离。荆诀反应过来的时候,广仁的手掌已经拍在他的后背上。
  “噗!”的一声闷响,从广仁手掌接触的位置突然冒出来紫色的火焰。大火瞬间蔓延到了荆诀的全身,这紫色的火焰烧的诡异。只是一瞬间的边将荆诀烧成了一个人型的骨灰架。随着转眼火势消失,这个人型的骨灰架也跟着坍塌在地。这个老头子变成了活人之后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已经结束了生命。眨眼的功夫,这位曾经的一门之长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地的飞灰。一阵旋风吹过,将地上的骨灰卷起来吹出了城门之外。

  看着白色的骨灰吹出去之后,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有时候我太通情达理了……”
  “想不到再见大方师会是这样的一幅景象,真是有趣,太有趣了……”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另外一个人说话的声音。听到这声音的同时,大方师的头皮一阵发麻。凭着他的本事,竟然没有提前发现附近还有别人。
  广仁第一个反应是那个爱抽人嘴巴的席应真,不过听这声音却没有那位老术士玩世不恭的语气。大方师的闹钟瞬间闪过问天楼主等两三个人的相貌,甚至连还在县衙的归不归都想了起来。不过这些人没有一个和这个声音的主人能对上。
  日期:2016-10-04 07: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