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54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论起来真实术法。吴勉本来就弱于荆诀。刚才投机取巧加上白发老人并没有将他放在眼力,这才侥幸的得了先机。现在荆诀已经将吴勉视为了劲敌,没有了龙鳞碎片他几乎没有胜算的可能。
  吴勉倒地的同时。荆诀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地上。这个白衣老人对着自己的铁棒虚抓了一下之后,铁棒便自动的回到了他的手中。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吴勉,荆诀冷笑了一声,说道:“炸屎吗?我鸡头干柴这一哈漏神马后贵,你是不涝不四的蹄子,没油拿闷肉鱼屎的。(诈死吗?我知道刚才这一下有什么后果。你是不老不死的体制,没有那么容易死的。)”由于这位白衣老人的嘴巴漏风,说了几次才把这两句话说清楚。

  就在荆诀话音落下之时,倒在地上的吴勉嘴里突然喷出来一口血。盯着荆诀说道:“刚才说了。你的年纪大了,已经忘了应该这么是用术法了。法器不错,不过打在身上感觉不到疼。”
  “别急,你马上就要感觉岛疼了。”知道自己现在的话实在没有办法用耳朵去听,当下荆诀索性闭上了嘴巴,声音从他的肚子里面发了出来。虽然听着怪异。不过起码能分得出说的是什么了。
  荆诀说话的时候,吴勉坐在地上再次喷出来一口鲜血之后,伸手放在自己呃怀里,却不见他将手拿出来。刚才荆诀吃了那些古怪法器的大亏,本来打算用铁棒将吴勉打成肉酱,已泻自己的心头之恨的。这个时候见到这个白头发的手好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当下这个白衣老人也不敢轻举妄动起来。
  这时候,归不归还在和几十个黑衣人缠斗,本来凭着他的本事。现在已经将这些人都解决掉了。不过老家伙舍不得自己那点术法。只是在人群里面游斗,基本上也是瞅准机会引导谁的法器将他们身边的同伴解决掉。归不归磨磨蹭蹭的,想要他出手相助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吴勉和荆诀短暂的僵持了起来,每当白衣老人想要催动铁棒打过去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伸进怀里的手便向外收回一点,当下荆诀便不敢轻举妄动,将铁棒调回来守在自己身边,防着吴勉又扔过来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最后还是荆诀不耐烦了,挥舞着铁棍指着吴勉,肚子里面发出的声音说道:“你还藏着什么法器吗?拿出来也让我见识一下。”

  吴勉不以为然的看着这个白衣老人说道:“想知道什么法器吗?过来就知道了。来,过来之后你另外那只手也可以夸人了。”
  荆诀恶狠狠的盯了吴勉半晌,还是没有过去的勇气。本来他还可以催动术法来攻击这个白发男人,不过他这一门的术法与众不同,需要用法诀配合的。他的那只好手还在控制铁棒,而另外的一只手......
  就在这个时候,二愣子百无求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才想起来自己是因为什么趴在地上的。当下百无求在身边的死尸身上捡起来一柄细长的长剑,剑尖指着远处正在和吴勉对峙的荆诀去了。
  “老家伙。刚才是你打的老子吧?”百无求虽然愣可不傻,他没敢走的太前,走到了吴勉的身边便停下了脚步,用剑尖指着不远处的荆诀继续说道:“刚才有胆子动手现在没有胆子过来了吗?你的嘴怎么了?怎么一道大口子。知道错了自己拉的吗?不用那么麻烦,给自己俩嘴巴老子也就原谅你了。嘴还憋了……你真打了?看架势是把牙都打掉了。还以为天底下就老子一个实诚的妖怪,想不到还有你这么一个实诚的人……”

  “住口!”忍无可忍的荆诀用残肢指着百无求,肚子里面对着这个二愣子继续说道:“等一下我先解决了这个白头发的,下一个就是你这个妖物。别急一个一个来!后来是广仁、火山……”
  看着荆诀指着自己说狠话,百无求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等到荆诀说完之后,他才开口说道:“现在你这个样子骂街老子我能理解,不过老家伙你骂街归骂街,夸我做什么?你嘴里的话和你的手势可不是一个意思。”
  刚才荆诀说狠话的时候。大拇指头对着百无求摆来摆去,如果不配上他刚才说的话,怎么看都是夸奖这个妖物的意思。当下气的荆诀大吼了一声。也不顾及吴勉的身上还有没有什么法器,挥舞着铁棒对着这一人一妖扑了过来。
  荆诀扑过来的同时,突然听到角落里面响起来一个不急不慢的声音:“荆诀先生。别着急对付他们俩,我们来说说你背弃盟约,私自下山这件事……”
  等到荆诀满脸惊愕的回过头来。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广仁正在冲着自己点头微笑。荆诀当下抬头看了看月亮,随后开始慢慢后退,一边退一边对着白头发的大方师说道:“天还没亮。你是怎么恢复的?”
  见到了广仁的头发变白之后,和归不归纠缠的众黑衣人也纷纷罢了手。远远的分散开,各自退到了角落了,只要一有不对的迹象这些人就会逃走。现在这个黑衣人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已经变回白发的大方师,他们之所以还没有第一时间逃走,除了当时都被惊呆了之外。还有都在观望他们当中最大的荆诀。这些人都是和广仁有大仇的,荆诀还没有定型之前,他们也不会轻易的离开这里。

  “看来荆诀先生你知道我的事情不少。”广仁说话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火山已经无力的坐在了地上。随后也顾不得许多,就在别人的注视之下开始运息打坐。之前这个红发男人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保护师尊上,现在广仁没事。他也总算是可以松口气了。
  广仁就在这个火山的身边,顿了一下之后,大方师接续说道:“不过那个人又没有告诉荆诀先生,他也是再猜我什么时候恢复术法。受了一点暗示之后,就以为要到明天天亮我的术法才能恢复。如果你是我的话,会让别人知道这个时间吗?”
  本来照常理见到广仁的头发再次变白之后。荆诀就应该落荒而逃了。不过经过刚才和吴勉的几次较量之后,这位白衣老人心里还是怀疑起来:这个广仁会不会和白头发的年轻人一样,设计在算计自己?刚才还是一动不动的躲在火山身后。现在说恢复就恢复了,还一点征兆都没有。谁说大方师就不会设计害人了?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荆诀虽然慢慢的拉开了和广仁的距离。不顾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这里的打断,当下这些曾今的门派之长试探着对广仁说道:“大方师,如果我们这些人现在马上就走,你可以放过我们,不在追究这玩发生的事情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