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4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楚涵忧心重重地说:“清扬,你别怪我多事,我不担心郝县长能和你怎么样,可是昨天那个女主持人,很明显她就是故意的接近你,好像就是想让别人知道她和你有什么关系似的。我是女人,对这方面比男人敏感。所以你最好小心,离她远点……”
  张清扬明白她说得对,可还是打趣道:“不是你比我们敏感,而是你吃醋了!”

  “讨厌,我说真的呢,你别扯没用的,我想你如果真栽在她的身上,那也太不值了……”
  “你的意思我明白,放心吧,我有分寸!”张清扬摸了她的头。
  “分寸?只怕一看到美人就手心发痒了吧?”贺楚涵恶语挖苦道。
  张清扬的脸又红了,不服地说:“楚涵,我在你的心里就这么色吗?”

  “那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货啊!”贺楚涵说得理直气壮,得意洋洋。
  张清扬无语地低下头,心中盘算着陈美淇接近自己,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强大的靠山吗?通过贺楚涵的提醒,他渐渐清醒过来,因为昨晚的一切太顺了,仿佛全部是巧合,可又感觉像是某人计划中的,这让他不得不加倍小心。
  元旦期间的政府工作像是在演戏,早就有相关的工作人员安排好了一切脚本。下面的人是导演编辑,上面的人是明星演员。行程路线,行程时间,就连具体的在某某家坐多久都标出了时间,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为了突出喜迎新春以及领导干部关心广大群众的主题,县委县政府的几位头头们都去各乡镇走了走,每一队人马都跟着一组电视台的记者。这可就忙坏了宣传部长和电视台台长。珲水电视台本就是小台,只有两辆新闻采访车,通过向交通局协助,交通局长二话没说,第二天就从珲水县内的几家大企业借来了几辆面包车。

  警车开道在前,领导的奥迪、红旗之类在中间,电视台的采房车跟在后边。去年的时候珲水县的领导们只有县委与县政府的头头可以坐得上奥迪,像其它局级干部以及秘书长之类完全是捷达或者帕萨特,可是大家都看着奥迪眼红,今年也悄悄地换了车,有钱的部门换上了德国车,没钱的换上了二十来万的日本车,开出去到也十分显眼。
  其实也不能怪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政府内部的车一看车牌就明白了,所以一些大企业的老总开的车往往是体制内的牌照。不过,珲水的每个部门都有两三辆豪华车,一般都是从各企业那里收缴上来的,因为这些单位与企业之间永远都有债务往来,一来二去企业的老总们在换车的时候,就把老坐驾当成了还债,到有些“喜儿抵债的意思”,不同的是这些老总们早就想换车了,正好因此找个借口而已。

  就比方说财政局吧,表面上的局领导开了辆奥迪,实责车库里还有辆八成新的宝马和一辆丰田v8,这辆越野车成了财政局压箱底的宝,据说是为了领导到乡下视察方便。其实大家都清楚,领导去视察工作万万不敢开这辆车的,这辆车基本上是局内的一二把手所拥有,两人换着开,有点像共同养着一个情人似的。而且这辆车的车牌号还是之前那家企业内的车牌号,表面上与财政局无关。
  第185章 釜底抽薪1
  别看珲水是一个小小的县城,可穷的是老百姓,富的是领导,越穷的地方,往往领导们就越富,正所谓兴,百兴苦;亡,百兴苦。大地方的领导表面上做事,暗地里赚钱;小地方的领导表面上做官,暗地里赚钱。说白了无论大小领导,都有着一样的人生目标:那就是赚钱。
  张清扬今天要去双山镇慰问群众,所以也坐了一辆越野车,只不过是一辆老式的丰田,而且有些年头了。岛国的“动作片”世界一流,其它东西只能算做二流。这辆车在山路上颠簸不断,气得司机小郎不满地嘟囔减振早就应该换了。远远就望着双山上的皑皑白雪,张清扬时而闭目养神,时而瞭望窗外,或者透过前面的后视镜,偷偷扫一眼身边的陈美淇。

  自从联欢会以后,这还没几天呢,传言就漫天飞了,说什么陈美淇是张县长的晴婦,而且还都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有些群众甚至说看到过两个人在一起亲热的场面。当然,最先传开的还是珲水电视台。陈美淇身为珲水电视台的当家花旦,之前免不了总受到各局级领导的暗示,吃饭啊、喝茶啊什么的。在珲水领导的心里,主持人这个行业与戏子没什么区别。
  可自从传出她是张县长的晴婦以后,大家就不敢再请她吃饭了,见了面就想见到国母似的打招呼,堆起满脸的笑容。
  这种传言也通过贺楚涵的嘴传到了张清扬的耳朵里,他便更加明白此事不简单了。不过他当时没对贺楚涵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点头说知道了。这次去双山镇慰问五保户和孤寡老人,电视台自作聪明地把陈美淇安排给了张清扬,可见这传言多数人已经当真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明明什么也没有,假的传多了就是真的,而那些真事往往没有人相信。对于电视台的这种安排,张清扬又不好刻意回避,因为如果刻意回避就更显得两人间有什么了。张清扬心情的郁闷可想而知,同时他不得不佩服陈美淇,这个女人太会利用男女关系了来作文章了,如果真進入了娱乐圈,没准就要成为大名星。

  车子在爬山,越爬越慢,秘书赵金阳坐在前面一言不发,张清扬在后边也是不说一句话,这可就让喜欢说话的陈美淇觉得无聊了,她轻轻地哼起了歌,大腿也一下一下地弹跳着,不经意地就碰到了张清扬。张清扬赶紧收回大腿,却没有说什么。
  陈美淇却是哎哟一声,不好意思地说:“打扰领导思考问题了!”
  “没什么,我正在听你唱歌呢!”张清扬笑了笑,心里更加鄙夷陈美淇的做法了,他知道陈美淇刚才是故意的,就是想找话与他说。
  陈美淇还是第一次遇见张清扬这种不爱说话的领导,过去无论是县领导,还是上级领导下来视察,她都要做陪。这些领导见了美女无不都妙语联珠,只有张清扬一言不发是个意外。

  前遇小桥,车队突然停止了,张清扬透过窗户看到桥边站了不少人,还以为有人要上訪,不禁坐起身体问道:“怎么回事?”
  “我下去看看……”赵金阳说一声,推开车门就跳下去了。
  没多久,赵金阳带着双山镇丨党丨委书记林越、镇长梅金才赶了过来。林越是郎世仁提起来的干部,而梅金才则是马奔的人,所以这二人平时工作当中是面和心不和。自从郎世仁调走以后,梅金才就反压了林越一头,林越现在是寡婦睡觉,上面没人,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一见镇领导过来欢迎了,张清扬虽然心中不快可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推门下车了。梅金才抢先一步赶过来与张清扬握手,一个劲儿地说天气寒冷,感谢领导过来检查工作,辛苦了之类的。一旁林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因为按照惯例第一个握手的应该是一把手。张清扬与梅金才客气了几句,然后又与林越握手,拍着林越的肩说:“林书记,天这么冷何苦来接我啊!”

  虽然林越同张清扬的父亲一个年纪,可是经他的手这么一拍,就感觉人都挨了半截,感动地说:“张县长来视察工作,就是给我们双山镇领导班子脸上贴金啊,怎么说也要过来迎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