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4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猜对喽,哥,你……是不是想楚涵姐了?我好久没见过她了,你们不是吵架了吧?”田莎莎拍着手没心没肺地笑。张清扬把贺楚涵介绍给田莎莎认识以后,田莎莎就发现了哥哥姐姐间那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最近她发现贺楚涵好像很久没有来过了,就以为哥哥的失神落魄与贺楚涵有关。

  “别胡说,快去复习吧,要不然早点睡,我安静一会儿。”张清扬扭头望了一眼窗外无边的夜色,突然觉得有千万只眼睛都在盯着自己,他感觉全身上下极其不舒服,赶紧叫住田莎莎说:“莎莎,去把窗帘拉上,以后天黑了就拉上窗帘。”
  田莎莎虽然感觉莫明其妙,但是也跑过去把房间内所有的窗帘拉上。然后回身站在张清扬的身后,突然伸出冰凉的小手摸着他有些微热的额头,一本正经地说:“清扬,乖,你要听话,姐姐给你讲故事听……”
  “噗嗤……”张清扬被她的恶作剧搞得哭笑不得,假装微怒道:“死丫头,别没大没小的了,再这样我打你屁屁!”
  第184章 得罪领导
  “哼,你要打我,我就去找楚涵姐告状!”田莎莎故意扭了扭俏臀,然后飞快地跑上了楼梯,站在上面说:“张县长,你要开心!”
  张清扬笑了笑,心头的压抑减轻了不少。见到田莎莎敢对自己这样,他也放下心来,看来她在家里终于把自己当成普通人了,这种欢笑的感觉很惬意。他的笑容随着田莎莎消失在楼梯口而消失,心里又想起了陈美淇。
  这是一次考验!
  张清扬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往往最多的是想通过征服女人以显示自己的能力。
  他的心中蠢蠢欲动,但是他觉得很荒唐。
  不知道在沙发上坐了多久,他才起身去洗澡,然后上楼去睡了。今晚他失眠了。

  第二天元旦休息,本来县政府办公室组织了一支去长白山的旅游团,机关内部可以随意报名,费用政府出一半,个人出一半。其实这么个说法就是麻痹大众,内部的人都知道费用完全是政府财政拨款。张清扬虽然没有参加,可也对这费用的事情睁只眼闭只眼,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让下边的人切身实地的得到些实惠,他们就不会支持你。
  坐在家中甚感无聊,突然听到有人按门铃,正在打扫卫生间的田莎莎立刻跑去开门。张清扬一边看报纸一边想着会是谁,如果是下级来拜访,之前肯定是要打电话的。
  “哈哈,楚涵姐,真的是你啊,想死我了!”
  他突然听到田莎莎大叫一声,然后就是两个女人的笑声和唧唧喳喳的说话声。张清扬一阵激动,他明白是贺楚涵来了。可是他仍然坐着没有动,假装看报纸。
  “喂,张县长,你女人过来看你了,还不起来迎接啊!”田莎莎拉着贺楚涵的手走进来,见到张清扬还坐在那里,不免就有些生气,同时猜想到他们两个肯定是吵架了。听她这么一说,一边的贺楚涵嗔怪地拍了她一掌,粉面羞红。
  “哟,是楚涵来啦,快进来坐吧!”张清扬仿佛刚刚看见她似的,又见贺楚涵的手上拎着一些菜,赶紧起身笑道:“还是你了解我啊,别人来我这里送烟送酒,只有你是个例外,呵呵……”
  贺楚涵脸上的表情冷冷的,不动声色地说:“今天过节,我担心你们没有什么菜,就带来一些。这可不是给你的,是带给莎莎的。我也没什么事,回去了……”

  “不许走,站着!”张清扬一见贺楚涵动了真格的,情急之下冲过去拉住了她的手,“你这是怎么了,我又没得罪你,好端端的生什么气!”
  见到他抓着自己的手,一旁还站着田莎莎,贺楚涵又羞又怒,甩手道:“还是县长呢,这么没规矩!”
  一旁的田莎莎掩着嘴笑,拉着贺楚涵坐下,然后对张清扬眨了眨眼睛,笑道:“正好你们两个人今天心情都不好,那就互相安慰吧,我就不打扰了,中午……楚涵姐,午饭你来做吧,妹妹我还要学习呢!”
  田莎莎说完,也不顾二人反对就跑上了楼梯,然后又偷偷地对贺楚涵做了一个鬼脸。只剩下张清扬两个人了,气氛有些尴尬。见贺楚涵低着头不说话,张清扬只好先开口道:“你还生我气呢?”
  “我能生你什么气?”贺楚涵生硬地顶回来,仿佛都懒得看他一眼。
  是啊,平白无顾的她为何要生自己的气?可是张清扬分明发现贺楚涵心中有气,他抓抓头发不知道说什么,可怜巴巴地望着贺楚涵,求饶道:“楚涵,我们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嘛!”

  见他如此,贺楚涵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抬头恶狠狠地地瞪了他一眼,声音稀奇古怪地说:“我怎么敢生您气呢,您现在是一县之长,所有的人都围着您转!对了,昨天舞跳得不错啊,哼!”
  一听这话,张清扬心下释然,问题终于找到了,原来她是吃醋了。他心里立旋涌起一股甜意,一个女人吃你的醋,那就说明她的心里还有你。他只好厚着脸皮解释道:“昨天那种场合,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你说她们过来请我跳舞,我总不能驳了人家的面子,那样是不礼貌的。其实我才不想和她们跳舞哩!”
  “哼,还说不想,瞧你们跳舞时那个亲热劲儿,搂搂抱抱的,脸都快贴在一起了,很爽是吧?”贺楚涵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眼睛看向张清扬时仿佛都带着刀子。
  “那个……我……我没想那样,都是他们……”
  “哟,我们的张县长可真是迷人啊,那么多女人往你身上贴,女人怎么就这么贱!”贺楚涵的眼圈红了,她想到了自己,明知道他有别的爱人还吃这份闲醋,感情这东西令人无可奈何。
  “这不能怪我,我……我也想躲着他们呢!”张清扬为自己的名声狡辩着。
  “哼,还说你不想,你的手在人家的后背上摸来摸去的……”贺楚涵发现自己恶心得说不下去了,越说越气,声音都发起颤来:“哼!”
  张清扬的脸彻底红了,讪讪地不知道说什么,突然发现桌上有苹果,就把水果盘送过去说:“那个……楚涵,你消消气,先吃个苹果,我……接受你的批评……”
  “张清扬,你真混蛋,太让我失望了!”贺楚涵气急败坏地拿起苹果就打向张清扬。只听张清扬大叫一声,然后双手就捂着脸,弯着腰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在沙发上扭動着身体。
  “清扬,你没事吧,打你哪了?”贺楚涵扑上去,双手扳着他的肩头焦急地问道,手足无措。她只是顺手一扔,并没有看到那个苹果打在他哪里了。

  张清扬喘着粗气,一句话不也说,坐在沙发上摇晃着身体。
  “清扬,你别吓我,到底打哪了,出血了吗?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我太在乎你了,不想你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
  “我明白你的好意,全是我不好。”张清扬终于抬起头,一脸的羞愧,手上还拿了一个苹果,左边脸有些微肿,是贺楚涵刚才的杰作。
  “疼吗?”贺楚涵摸着他的脸问道。

  “你要是不生我气了,我就不疼……”张清扬眨了眨眼睛。
  “哼,讨厌,谁让你没个正经了,就知道气我,打死你也活该!”贺楚涵终于笑了,瞪了张清扬一眼。
  张清扬点点头,不好意思地说:“不怪你,要怪就怪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