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3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张清扬说得十分自信,郝楠楠突然想通了一件事,他刚才忽略了张清扬的家底。大家都在传说张县长京城有高官的背景,看来这话不假。这么一想,她马上答应下来,并且说了一大堆奉承的话。郝楠楠热情地恭维着张清扬,他也开心接受,两人之间的关系渐渐的又近了一层。
  “哎,这个钱大发嘴上没个把门儿的,案子被驳回以后,他在外面说……”郝楠楠俏着眼角盯了下张清扬,欲言又止的样子。
  “哦?”张清扬抬头认真地望着郝楠楠那张美丽的似怨非怨无限表情的脸。
  “有些话吧……不适合我来说,张县长,外边传的话您就什么也没听到?”郝楠楠试探性地说,前倾了身子,眨巴了一下眼睛,神秘异常。
  “说……说什么?”张清扬坐下来,借着疑问再次审视着她的脸。
  郝楠楠略做思索状,然后才说:“算了,您也不是外人,我就和你说实话吧。钱大发现在牛得不行,说什么延春法院都要听他的,珲水算个……什么,还说他有的是人,政府里边到处都是把兄弟!”
  张清扬的眉毛动了动,可还是忍住没发作道:“谣言止于智者,郝县长,这些话还是不要当真了吧……”
  他想在已经听出来郝楠楠有意想把钱大发往朱旭日身上扯,这也许就是郝楠楠一直托着此案没处理的原因吧。张清扬现在更加坚信她和朱旭日有过节了,可也不便相问。
  郝楠楠见张清扬不为所动,便知道自己有些小瞧他了,讪讪地起身说:“领导,您说得对。那我先回去了,我……我去安排一下接待的事情。”心想他真能把那些老学究请来?

  张清扬陪着她一同站起来,然后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她的肩,当手放在她肩膀上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嘴上却说:“郝县长啊,我们县委县政府两套班子要以团结为主,”顿了下接着说:“最近政法系统在朱书记的带领下,现状还是很乐观的……”
  “我明白……”郝楠楠眼圈有些发红,俏肩软软的,她明白张清扬的暗示。
  送走郝楠楠,张清扬玩味似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感觉又香又软。他摇摇头努力让郝楠楠那张怨气的脸消失,拿出电话给京城的刘远山,语气略带玩笑地说:“爸爸,儿子需要你的帮助。”
  刘远山听到宝贝儿子求助的声音,笑逐言开,可却不忘摆一摆家长的架子,训话道:“清扬啊,你先说说什么事情吧,你该不会捅了大娄子吧?”
  张清扬听他如此,就不买账地赌气说:“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我自己结决好了!”
  “混账东西,快说说什么事!我是你老子,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刘远山一听张清扬有挂电话的意思,就再也不摆老子的威严了,说完之后才发现中了这小子的诡计,不满地笑道:“臭小子,和你老爸我还用激将法!”

  第181章 韩国小鬼
  张清扬嘿嘿地笑笑,然后就把事情的原委讲了一遍。刘远山轻松地答应下来,说他有位老同学是研究维护农民工合法权宜这个课题的,并且多次参加国内的立法工作,著作等身,现在是博导,就由他带队去珲水吧。张清扬连客套都免了,远在京城的刘远山握着电话苦笑,万万想不到自己会被这小子摆了一道。
  三天以后,闹了珲水差不多有一个月的钱多多案再次开庭,并且牵动了国内多家知名媒体,各地记者纷纷赶来珲水。这是国内政府首例帮农民工打官司的案件,所以除了其法律上的意义外,在政治上也有着深远影响。由法律专家纪文正带队的专家组参加了审判,这让钱大发从省城请来的大律师望洋兴叹,因为纪老可是法律界的权威人氏,出版了二十几本学术专著,而且还是國務院的高参,从身份上就压人一头,这让他说话的时候都变得结结巴巴了。

  审判结果钱多多的胜诉,并且把赔偿金额增加到了32万8千元,钱大发气得当庭咆哮,大嚷着不服,结果被丨警丨察赶出了法庭。他失态的一面被很多台摄像机记录下来,也算是在电视上“扬名立万”了。案子结束的第二天,全国很多知名媒体详细地报导了此案。纪文正的学生也写了篇文章发在《*民日报》上,这让此案轰动全国,成为我国人民口头上议论纷纷的大事情,好像如果不了解此案就已经落伍了,所以大家都在搜寻有关此案的消息。

  钱家万万想不到案子最终会以高额赔偿结束,本来钱多多的父亲钱树声已经放弃了此案。当案子宣判后,他拉着张清扬的手跪在面前磕头,不停地说着感谢地话,老泪纵横。钱树声那张泪眼模糊的脸也被摄影机记录下来,与钱大发在庭上的表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并且在接下来的半年内,钱家几乎每天都要面对全国各大卫视、报纸、杂志的记者们,这些法治专栏的编导们努力想挖得更深刻些,把此案差点说成了一个传奇,这自然就是后话了。

  而在此案的背后,珲水当局也引起了高层政治上的高度关注,特别是敢为农民工伸冤的年轻县长进入了亿万人民的心中。张清扬张县长的名子让很多人劳记在心,通过此案张清扬一夜成名,成为了北方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
  据说有位高层决策者看了这篇报导后甚为满意,当他看到报纸上对珲水的年轻县长张清扬特写的大照片时点了点头,而且赞叹道:“年轻,有干劲儿,我党就需要这种好干部啊!”
  一旁的秘书适时插言道:“据说这位县长和发改委的刘主任有些关系……”
  这位领导猛然间想起了什么,笑道:“是了是了,我想起来了,远山大婚的时候……怪不得啊,原来是刘老的孙子,如果我党内的高干子弟们全能这样就好了……”
  没几天,内阁领导召开国务会议研究农民工合法权宜的立法工作,这位领导在会议上就拿珲水的案子举例。
  珲水政界当局的这些人心里的想法可就复杂多样了,大家心中看向张清扬都有些不服气,心说这小子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自从他来了之后珲水好像一直都受到上层的关注。
  案子虽然结束了,可张清扬却没有闲着,他亲自做了批视去查钱大发在这件案子上是否靠金钱输通了关系。钱大发也被有关部门找去了问话,可他就是什么话也不说,一问三不知。
  正在看珲水林业局改革草案的张清扬接到了延春政法委书记李金锁的电话。
  张清扬客套道:“李哥,找我有事吧?”
  “嗯,是有点事。清扬,我听说你在查钱大发?”

  “是的,我想让他长个记性,让他知道县政府可不是他钱大发开的!”张清扬心里一阵狐疑,难道李金锁与钱大发也有什么金钱往来?
  李金锁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查他也是应该的,只不过我们延春法院的宋院长在此案的处理上犯了糊涂,万一钱大发嘴上没德胡乱说话,我怕宋院长就……”
  张清扬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想了想就有些迟疑地说:“那既然是这样,事情就到此结束吧,我就不往下追究,反正钱大发现在也重新认识我了……”
  “那敢情好,好啊……呵呵,老弟,下次有空我好好感谢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