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3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大发在珲水县人民法案宣判后,心中就憋了一股气,马上安排人向延春市法院上诉,并且在“有理有据”的情况下,上下打点,给了延春市法院不少“赞助费”。当案子被延春市法院驳回以后,他更加觉得在珲水没有人能管得了他了,逢人就吹他多么多么厉害,和政府打官司都打赢了之类的话。并且四处请客吃饭,仿佛把自己当成了珲水的第一号人物。
  第180章:突发冰灾
  这天,县政府办王主任过来请示张清扬出席县政府组织的新年联欢会。张清扬心想这种活动是必需要参加的,所以欣然答允,然后就想起了钱多多的案子,随口问道:“王主任,那个……钱多多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
  王主任的脸一下子就绿了,他本以为张清扬知道了事情的结果,一直在装迷糊。因为有些领导就是这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面对突发事情或紧急事情时往往坚决的表态一查到底之类的话,可是事情过后往往不闻不问。领导不问,底下的人就不说,这已经成为了官场中人人皆知的事情。
  可今天见领导发问,王主任也只好硬着头皮说:“能……能怎么样,没……没有人给钱治疗,只好出院回家……休养了……”
  “什么,他……他不是胜诉了吗,钱大发没给他钱?”张清扬吃了一惊,万万想不到事情会是这种结局。

  王主任这才明白领导对此事的后续发展一无所知,这才原原本本的解释了一遍。案子被延春市中级法院驳回以后,钱家就没有钱给钱多多的治疗,只好把他接回家中。郝县长也被这个案子搞得心神不宁,一边同延春中级法院勾通,一边寻找省内有名律事争取早日结束此案,现在案子还在县人民法院挂着呢。
  “我知道了。”张清扬阴沉着脸点点头,心情可想而知。
  见到王主任退出去以后,张清扬起身在办公室内散步,他知道钱多多案子是被什么人盯上了,估计那人是想有大的动作。不然根据他对郝楠楠的了解,这是一位能力很强的女干部,万万不会搞这种拖泥带水的事情。这么一想,张清扬心下了然,安心坐在坐位上喝茶。
  王主任见到领导下逐客令,赶紧小心地退了出来,回去的路上寻思着这样不是个事,就掏出手机打给了郝楠楠,把张清扬过问此事的消息通报给了郝副县长,郝楠楠连忙感谢王主任的通报之情,并且说今后有时间请吃饭的话。王主任听得飘飘然……
  郝楠楠也没想到这个钱大发这么难搞,不过这个案子一拖再拖却是她有意而为之的。因为他就是想引起张清扬的高度关注,让领导对钱大发产生看法,然后最好去查钱大发的经济问题,接下来就会牵扯到朱旭日的头上。这是郝楠楠的全盘计划,现在他听说张清扬过问了此事,便知道时机成熟了。
  郝楠楠对着镜子整理一翻,洗了洗脸画上了淡妆,重新描了描眉,这才信步来到了张清扬的办公室。
  “哟,赵主任忙着呢。”先是见到了在外间秘书室内的赵金阳,郝楠楠客气地打着招呼。
  “郝县长来了,里边请。”郝楠楠来的次数多了,赵金阳对她也心生好感,爱美之心人皆有知,更何况郝县长从来不摆领导的架子。
  张清扬早就听到了郝楠楠的声音,可却坐着没动地方,故意拿了份文件认真研究,给人一种日理万机的假像。
  “张县长,看您就是工作认真啊,可要注意身体!”郝楠楠走进屋内,见到张清扬并没有像过去一样迎出来,就知道领导对自己有看法了,可表面上却依然谈笑风生。
  “哟,真不好意思,我正在看份文件没注意到你过来了,请坐吧。”张清扬客气了两句,稍微抬了抬屁股却是没有动地方。
  郝楠楠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儿摆起领导的架子来,越发觉得他可爱了,笑道:“张县长,现在您可是官威十足啊!”
  看着她上扬的嘴角,张清扬脸上讪讪地发热,他想不到郝楠楠竟敢如此刺裸裸地开自己的玩笑。“郝县长,有事情要说吧?”他假装什么也没听见似的问道。

  “哎,还不是钱多多的案子,最近没干别的工作,一直在跑法律上的事情,您说这个钱大发真不让人省心,仗着政府里边有人,越发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坐在沙发上,郝楠楠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气愤地抱怨着,颇有几分小女人的媚态。
  张清扬一见如此,装傻充愣道:“是嘛,怎么这事还没结束吗?我以为这个案子早就结了,却没想到这么麻烦。看来都怪我啊……给郝县长找了一个苦差事!”
  郝楠楠心中暗笑,虽然双方明知对方都在演戏,可还必需演下去,官场上的事情就是如此,明明双方都知道对方的心理想的是什么,可就是憋着不说。郝楠楠叹息一声道:“这怎么能怪您呢,要怪就怪我能力有限。事情是这样的,本来案子早就结束了,却没想到钱大发不知道通了什么关系到延春法院上诉了……”
  郝楠楠气愤地把刚才王主任所讲的那翻话又讲了一遍,难免有添油加醋的成份,而且还暗中往朱旭日的头上引。张清扬望着女人眼角的几分怨气以及那两片晶莹剔透的红唇,就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在室内迈着步子以转移自己的视线,思索良久后才说:“这也怪不得你,要怪就怪我国的法律还不健全吧。郝县长,你看这案子如何才能结束?”
  “我看只能交给高级法院或者邀请相关权威专家来审理了,不过……这样一来就对我们珲水县政府的影响不太好……”郝楠楠为难地说,表情很有小女人的味道,颦着眉嘟着嘴,令男人心生怜悯。
  张清扬情知她说得有理,如果珲水政府连这么一件民工的案子都处理不好,还要拿到上级法院去审理,那可就说明珲水政府能力有问题了。他继续在办公室内走来走去,突然间灵机一动笑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请一些国内权威专家组成一个团队来我们珲水为钱多多打官司,民工的案子是一个典型,应该得到法律界的重视!”
  郝楠楠觉得张清扬在纸上谈兵,既然请就需请真正的名家,可这些名家远在京城,都是国内立法界的权威人氏,人家能为这么一个小案子来你这小小的县城吗。她想张清扬还是年轻啊,缺乏社会经验,只好苦笑道:“张书记,办法是好,可是这些搞学问的人都怪脾气,恐怕人家不会来吧?”

  郝楠楠说得含蓄,可是张清扬已经听出了她话里的讥笑,他也不当回事,只是说:“郝县长,请专家的事情交给我了,你准备一下接待事宜吧,请电台并且有关杂志报社的记者,既然要搞我们就搞得声势浩大,他钱大发不是想出名嘛,我们这次就让他好好露露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