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直都很想将这些事写出来,但一直都因为这样那样的顾虑,无法将这些事情写成文字,毕竟,故事中的许多人都还活着,而且有些混的很好,即使我用其他的名字代替,相信仍旧有许多生活在那个城市的朋友,可以联想出我写的是谁来,如果给别人的生活造成了影响,那是我所不想不愿的。
  我写的这些,其中有百分之七十,都是我亲眼见过的真人真事,另外百分之三十是我听来的,在这听来的百分之三十之中,可以证实确有其事的有百分之二十,最后的百分之十,是流传的N个版本之中,可信度最高的一个版本。
  当然,我写这些,并不是蛊惑大家去做所谓的恶人、狠人,恰恰相反,我相信大家看了这些事情之后,会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一个反思,这个世界没有谁一出生就是狠人的,所有的狠人狠事,都有其诱发的原因,而这些诱发原因,在我们身边则随处可见,比如教育的不恰当、比如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比如诚信度的下降、比如唯利是图等等,很小的一件事,往往会成为一场大祸的导火索,加上蝴蝶效应,波及的点、线、面会发展到完全失控的局面。

  用一个大哥的话说,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许多事情,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
  日期:2016-09-25 17:10:00
  说这话的大哥,现在已经成了残废,一条腿齐膝截断,终生拄拐,完全脱离了江湖,现在批发点箱包,有家有口的,日子过的不好不坏,没有了往日的纸醉金迷,可生活的却很充实。

  我上次去看他,兄弟两喝酒,酒至半酣的时候,他拍着那条断腿笑着问我:“老七,你知道我最感激的人是谁吗?是路小萌,要不是他打断了我这条腿,我活不到现在,不是死在明争暗斗中,就是被枪毙了。”
  我当时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当年的那些事,我太清楚了,他说的对,如果当初他不是丢了一条腿,那就得丢一条命!
  酒后我们俩聊了很多,包括我知道的和我不知道的,毕竟那个时候我还小,经过二三十年的岁月,很多记忆都已经模糊了,可记忆这玩意,就像是一个紧锁在脑海深处的箱子,一旦打开了箱子上的锁,记忆就会喷涌而出。
  我觉得,我该写点什么,哪怕仅仅是出于对那个年代的缅怀,以及对死者的尊重。

  那一场混乱,刀光剑影!
  我很庆幸,我没有卷入其中......
  日期:2016-09-25 17:11:00
  如果要认真追究起来的话,这事得从表大爷说起,正如那大哥说的,如果没有表大爷的强硬作风,也许,也不会有后面的那些腥风血雨!
  表大爷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狠人,和我父亲是姑生舅养表兄弟,两家走的极近,表大爷退休后,回到了农村,就住在我家隔壁,所以我对表大爷很熟悉。
  表大爷对我很好,我小时候,经常将我扛在肩头上,但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怕他。我是家中老幺,从小就十分调皮,仗着有几个哥哥庇护,连天都敢戳个窟窿,但只要表大爷面色一沉,我立即就老实了。
  不要笑话,亲近的人中如果有什么狠角色,一定会让你印象深刻。
  表大爷的狠,是那种从骨子里都带着狠劲的狠!是不把人命当回事的狠!

  这种狠,是真正的狠,手上没几条人命的,是达不到这种程度的!包括后来我在全国辗转走了很多地方,遇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狠人,能有表大爷那种狠劲的,真没几个。
  日期:2016-09-25 17:11:00
  表大爷生于1926年的冬天,具体生日他老人家活着的时候也说不清,就知道他出生的时候正下着大雪,逝于2010年,死的时候,也正下着大雪,享年八十四岁,寿寝正终。
  表大爷的一生,极其坎坷,当过长工,做过短工,被抓过壮丁,后来当了兵,先是国民党,后来又加入了八路,参加过好几次大战役,抗美援朝第一批志愿军六个师的战士中,他占一个名额,还是侦察兵,这个过程简直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缩影,跌宕起伏,充满了传奇!
  表大爷手上的人命,都是战争时期留下来的,根据他自己不完全统计,死在他枪下的,没有五十也有四十,其中小日本鬼子居多,也有美国大兵。
  而他自己的身上,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左大腿上一个弹孔,流弹打的,屁股上一片伤疤,炮弹炸的,胸口上一道刀疤,拼刺刀时候划的,右手少了两根手指头,也是拼刺刀时被削断了的,另外一到阴雨天,后脑勺就疼,是混战中被枪托砸的,一直到火化,骨灰里还多了一个弹头。
  至于他的战友,换了左一茬右一茬,能活下来的没几个。但这几个活下来的,后来都帮了大忙,后面会提到,这里暂时不提。
  用表大爷自己的话说,他一条命,纯属是捡来的,能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日期:2016-09-25 17:12:00
  抗美援朝胜利后,表大爷又在部队呆了几年,五九年大阅兵后退伍,调到县里当了个小干部,第二年就赶上了那个大动乱的年代,表大爷成份不算好,祖辈有当土匪的,但穷!家里连片瓦都没有,又有军功在身,倒没受到打击迫害,反而娶了表婶,生活的挺滋润。
  这里得交代一下表婶的事,组织上安排他们见面的时候,表大爷已经三十四了,表婶是组织上给介绍的对象,只有二十四,比表大爷整整小十岁,白白漂漂的,绝对美人一个,个头也有一米七,纺织厂的工人,无论是家庭成份还是相貌,配表大爷那是足够的。
  本来组织上安排的时候,表婶是不同意的。

  表大爷并不帅,个也不高,也就一米七挂点零,还又黑又瘦,虽然一身绿军装掩饰了一部分的缺陷,可第一次见面,表婶还是没看上表大爷。
  转机发生在第二次见面。
  这也是我所听说的,有目击证人可以证实的,表大爷从战场上回来之后发生的第一件狠事。
  日期:2016-09-25 17:12:00

  事情的起因很小,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就是表婶在去见表大爷的路上,遇到一群正在批斗一个知识分子的红卫兵游行队伍,被一个红卫兵小将撞了一下,摔倒了,胳膊肘秃噜了一小块皮,冒了几个血珠子,那红卫兵小将还是个领头的,态度蛮横,不但没道歉,还骂了表婶几句,然后就离开了。
  就这么大点事!
  当时约会,和现在不一样,现在都是咖啡厅、电影院什么的,混到晚上直接就宾馆去了,那时候都是在烈士陵园、公园啥的,就这还算比较自由的,更多的时候是组织上安排见面,一般都是在某位领导或者长辈的家里,那才叫个拘谨。
  两人一见面,表婶那点伤,怎么可能瞒得过当过侦察兵的表大爷呢!一眼就瞅出来了,问清楚了原因,表大爷拉着表婶就顺着那些红卫兵小将的方向追下去了。
  游行能走多快呢!没一会就追上了。
  表大爷让表婶一边呆着,自己上前就把游行队伍拦住了,冷着个脸站在道路中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