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386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监的衣服怎么换的这么慢...
  女人换衣服都很慢的么?好像的确是这样...
  或者说...她是在等我?
  我的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我现在进去了,会怎么样...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著名的禽兽和禽兽不如的故事...
  正当我的心中纠结,到底是应该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的时候,卫生间里面突然传来了柳监的声音!
  “小苏。”
  “哎,在呢!”我赶忙答应。

  “你帮我把床上的...衣服拿一件过来...”
  “哦。”我随口应了一声,心中又生出了一丝疑惑。
  衣服?
  她刚才不是抱了一摞衣服进去了么,怎么又要我拿衣服呢?
  我转过头,走到了那张双人床上,然后...我就呆住了。
  这...这是衣服?
  好吧,严格来说是的...
  在床上摆着的,赫然是一件缀着蕾丝的胸衣...
  看尺码,最少也得有D吧...
  我感觉自己的鼻子更痒了,似乎有一股温暖的热流,正在从我的鼻端喷涌而出...
  “小苏,干嘛呢,快点啊。”柳监催促。

  我无奈的看了一眼床上的胸衣,慢慢的把手伸了过去...
  接着,我的心一横,快速的伸出手,赶紧抓起了那件胸衣,随后几步走到门边,硬着头皮说:“柳监,我给你拿过来了。”
  我只感觉手上的胸衣正散发着一阵淡淡的馨香,这...是不是柳监身上的味道呢...
  吱呀...

  卫生间的门开了,一直洁白如玉的胳膊从里面伸了出来。
  当我看到那支胳膊的时候,我登时心头一跳!
  柳监现在跟我要胸衣...也就是说,里面的她是...
  嘶!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想象着里面那幅画面,心中就像有个小猫正在不停的抓挠一样,我满脑子都是那**蚀骨的场景...
  “给我啊,愣着干什么呢!”柳监的声音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意味。
  听到了她的动静,我的心头忽地一跳...难道,她是在暗示些什么嘛...
  我要不要顺水推舟的...

  我死命咬了咬嘴唇,强自克制住心中的驿动,我最后还是忍住了...
  现在的柳监,跟之前的柳监已经不一样了,要说从前那个柳监,我可以毫无顾忌的跟她发生点什么,但是现在...我却不得不思考一些事情。
  因为我现在已经明白了柳监的做事方法,换句话说,我现在已经不敢毫无保留的相信她了。
  将内衣放到了柳监的手里面,她的胳膊颤了颤,随后,她抓着那件性感的胸衣,又将手缩了回去...
  这次,她穿衣服的速度就要快的多了,没过两三分钟,她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跟刚才想必,她的笑容复杂了很多。
  而放下了心事的我,眼神里面却多了一分释然。
  “走吧。”我微笑着看向柳监,轻声说:“好久都没跟柳监在一起吃饭了,今天说什么也要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柳监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黯然,她轻轻点了点头,也没说话,当先走了出去。
  夜空如海,流云如鲸。
  也只有在安水这种没有工业污染的地方,才能看到这么澄澈的夜空。
  我开着车,偶尔抬头看着天上那一轮明月,随后又忍不住瞄向一旁靠在座位上,偏头看窗外的柳监。
  她那黑色的高领线衫紧紧的贴在身上,在上围形成了两个曼妙的弧线。
  那线衫下面穿着的,应该就是我刚才给她递过去的那件蕾丝胸衣了吧...
  呼...
  我吐了口气,强迫自己侧过头,继续打量天上的明月。

  今晚的月亮好圆啊,最少也有D罩...
  呸!
  想他妈什么呢!
  我暗骂了自己一声,看了旁边沉默着不发一言的柳监一眼,轻声开口说:“柳监,晚上想吃什么啊。”

  柳监侧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我都行,你不是说你做主么,那就给你一个机会,你安排吧。”
  “行。”我点了点头,又接着继续开车。
  同时我的心中也不禁暗暗腹诽,不是柳监你非得要叫我出来的么,为什么把我叫出来你又不说话了?
  难道你是怪我刚才在你宿舍的时候...禽兽不如了?
  正在我暗自揣摩柳监心思的时候,她突然开了口。
  她的声音幽幽的,带着一丝缥缈,就好像是看电影的时候,那种轻的要死的旁白,总是让人觉得那是一种下意识的梦呓。

  “以前看一部电影,里面说,喜欢是放肆,但爱是克制。”
  我脸上露出认真的表情,仔细聆听。
  “喜欢是自私的,而爱是无私的...喜欢是感性的,可爱却是理性的...”
  柳监的话顿了顿,眼睛定定的看着我。
  我心中有点迷糊,她是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以前我觉得...我自己从来不会爱上一个人,最多会是喜欢...所以我一直比较自私,也比较放肆...可是现在,我发现自己好像...变得克制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柳监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她眼神定定的看着我,一眨也不眨。
  我侧头看了她一眼,心中十分不理解她的想法...
  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是想要我说什么嘛?
  可是我又能说什么呢...

  我嘴角翘了翘,说:“你长大了呗,就像我小的时候跟小伙伴一起撒尿,比大家尿的长短...哪儿像现在,比的是大小。”
  “噗嗤!”柳监没忍住,突然笑了起来,笑靥如花,眼波如霞。
  我带柳监来到的地方又是那家私房菜,这里面的菜做的还是不错的,当然,肯定没有梅雪琴的手艺好,不过在安水的这些馆子里,已经是翘楚了。
  这会儿正是饭点儿,餐厅的人比较满,我和柳监稍微等了一会儿,才等到了一个包间。

  这家私房菜里面的装修好像重新弄过,比以前雅致的多了。
  我随意扫了两眼,轻声说:“这老板...一看就是赚到钱了。”
  柳监横了我一眼,那眼波柔媚醉人,几乎能将人演进那一湾深泉中。
  走廊里面放着的是邓丽君的歌,我叫不出来歌名,只是觉得旋律略带些伤感。
  柳监忽然停住了脚,认真的听了几句,随后她转过脸看着我,笑了笑,说:“清平调。”
  “嗯?”我一怔。
  “这首歌叫清平调。”
  “哦。”我点点头。
  “我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是在十六岁。”柳监轻飘飘的说。

  我微笑着看她,我知道,这时候我需要做的只是认真的聆听。
  “你知道么,在少年的时候听到的旋律,就像是在记忆里面下了锚,等到长大了之后,在听到这段旋律的时候,看见的都是自己年少时的身影。”
  日期:2016-10-02 08: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