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3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二月下旬,总部陆院举办的第一期编制改革实验班正式结束,来自军区各个单位的基层指挥员收拾行李回原单位。
  李牧和赵旭敬礼之后握手道别,赵旭提了行李袋,李牧却是空着手。他倒是想离开陆院,可惜他至少还在在这里待两年半的时间,最起码的。
  “老李,你知道我地方,放假了记得找我玩,让你看看我赵某人带的兵!”赵旭意气风发地说道。
  前几天赵旭就得到了消息,回去之后自己就会被任命为营长,正式成为掌管数百人部队的军事主官。副营长和营长基本上没有什么可比性,说句难听的,除非营长死了,否则副营长永远就是个预备役,甚至论实权还比不上连长指导员,

  当时赵旭就告诉了李牧这个好消息,李牧自然是替这位同窗开心,三十二三岁上副团,赵旭是没问题了,还有可能更快。也就难怪赵旭意气风发了。
  “妥妥的,我一定找你喝酒去!”李牧和赵旭重重地握手,随即目送赵旭上了前来接人的部队的猎豹车。
  李牧知道这个老赵妥妥的前途无量了,那么多学员,除了距离比较近的几位是部队派车来接,其他人都是自行返回,只有他是部队不远几百公里派车来陆院接人。
  充分说明了赵旭所在的那个机步师的领导对他的重视。
  看着相处了五个月的同学相继离去,李牧也不免有些伤感,还有一些羡慕。说到底,李牧还是期待早日回到部队,学院里的气氛和生活,他是真的觉得不习惯。

  只是,也就是一个念头,他也很清楚,如果没有扎实的理论知识和高学历,基本上这个干部也就到头了。没有哪个干部是高中学历的,当然,老一辈革命家的款式你也是没有办法去比较的。
  冯玉叶也是想明白了,自己这位小丈夫怕是决定一辈子扑在革命事业上面了,让李牧转业的念头也就打消了。如果李牧真的转业了的话,那就好再一次创造一个纪录——提干半年的中尉转业,闻所未闻。
  于是乎,冯玉叶就给李牧支招,让李牧好好的学,就算不喜欢也要争取多学几个专业,最好能整个双学士,为以后考硕士啥的打下扎实基础。学历越高升得越快,军队和地方一样,重视高学历人才!
  李牧不得不面对事实认同老婆的话,当即也是表了态的,除了必修的几个专业,他还选了两个感兴趣的专业来修。
  但李牧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一个学士学位估计都够呛,还俩呢!
  这就说明未来至少两年来,他是得踏踏实实地当个好学生天天向上了。

  搬出了小楼搬进了大楼,李牧的情况比较特殊,因此在副院长的直接安排下,直接插-入了二系三班。他也是唯一一个没有经过初级指挥学员培训的指挥军官,也就是说,全班,不,整个系,只有他是中尉,人家军衔最低的是准备直接提营长的上尉连长。
  要知道,陆院培养的都是中级指挥军官,是正营职起步的,李牧区区一个副连职,自然就显得小绿豆一颗了。
  二系实际上就是作战指挥系,陆院有三个全军重点建设学科,其中之一就有二系,并且二系还是排在第一位的。几十年前的军长,就是那帮开国少将,上的就是这个系的课,当然,级别是不同的。确切地说,现在全军很多中级军政指挥军官,基本上都在陆院学习过。
  也就是说,很多现在的师团长甚至军长,都有在陆院学习的经历。培训中级军政指挥主官嘛,向往上走的当然是绕不开的。
  当然,在一系出现之前,二系是老大。
  一系就是名字很吊实际上也很吊的合同战术专业。

  现在是什么境况,我大陆军搞了二十年的合同战术训练,并且会继续持续深入地搞下去,单一兵种作战早就是老掉牙的理念了,多兵种协同作战才是趋势。因此合同战术专业一出来,当仁不让的就成了那么多专业中的老大,成了一系,原来的一系,也就是作战指挥系,成了二系。
  于是乎,似乎恩怨从一系出现的那一刻起就接下了,每一届的一系和二系学员,都是要出点事情,多数是比这比那,想各种办法把对方比下去,以此来证明自己才是陆院的老大。
  渐渐的,这种风气就持续下来了,因为有比拼精神是领导愿意看到的。
  “咦?我老黄,你们二三班什么时候来了个小二哥,面生得很呐!”
  这天是傍晚的体能训练时间,一二班,也就是一系二班,和二三班,也就是二系三班在大操场上搞体能,他们是老对手了,位置相邻。

  一二班那边一名虎背熊腰的汉子扫眼过来的时候看见年轻的紧的李牧,顿时夸张地哈哈笑着说起来。
  李牧知道,“二哥”是一系给二系取的外号,也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每一批二系的学员都要给憋出内伤来。作为反击,二系给一系取了个更绝的外号——小三。
  含义可不简单,合同战术系虽然一开始就被排在了第一位,但是不知道是那一年的事情,大家都认为合同战术系也就充其量排个老三。
  取外号叫小三,既带有地方特色的蔑视和憎恨,也点出了一系那段憋屈的历史。
  谁排第一谁都最受学院重视,抢个头破血流也就正常了。
  被叫做老黄的那位李牧是知道的,来自于西北军区的一名营长,全名叫黄友全,准备提副团了,过来培训是必须要走的一个过程。和编改实验班不同,这些正儿八经的班级的学员可都是来自全军陆军部队的精英,很多都是像黄友全这样的,升官之前来个培训。跟地方官员上党校差不离。
  三十五岁的西北汉子,一米七出头的个子,长着老农一般的尊荣,被称为老黄也是颇为恰当。
  李牧这个年纪轻轻的一到班上首先就让班上的同学惊讶,看到副院长亲自带着过来大家才释然。怕是哪位首长的公子镀金来了。因此一个星期下来,与李牧相处也是客客气气的,但绝对的没有多少真心实意。
  这些都是还没有完全的沦为老手的准中级军事指挥军官,年轻沸腾的心还在,看不惯走后门的李牧也是常理之中。
  黄友全有意让李牧这个走后门的后生吃吃苦头,眼珠子很隐秘地转了转,朗声呵呵笑着,手掌指了指李牧,说道,“张小三,我给你小三班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二系最年轻的学员,恐怕也是最年轻的学员,今年才二十三岁就已经是中尉副连了!”
  李牧一听,心里暗礁道了一声坏,这话看似是在夸自己,实则是在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两个班的人都在看着,绝对是不能退缩的。要知道,他的履历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来自于第九旅,妥妥的不能给老部队丢人,不管毕业后是不是能回到老部队。
  也就是心里闪过的那么一个念头,李牧脸带微笑,慢慢地从体能队形里走出来,学着古代的人,拱了拱手……
  “大家好,我叫李牧,来自第九旅。”
  李牧向一二班的人拱手问好,然后笑着看了黄友全一眼,那意思像是在感谢黄友全的介绍。只是,黄友全一接触到李牧的目光,没来由的心底一阵发凉,那种从脚底板无法控制地升起来的畏惧感吓了自己一跳!
  日期:2016-10-02 08: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