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34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的一声脆响,石块儿砸在豹猫小爪前面的岩壁上,石末四溅,冒起一股白烟儿,一小撮儿粉末嵌在岩壁的碰击处,形成一个小白点,好比人的脑门儿被棍敲起个肉包。
  豹猫见到石块朝它飞来,并无躲避的意识,看来它早预测出石子不会打到自己身上。可击打发出的响声,还是吓得豹猫向后退缩一步。
  果然是只精怪的猫,从它那盯着溪边兽肉痴迷贪婪的眼神中,就能看出它对人类这种抛石子的攻击方式有多么不屑。
  也许豹猫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类,瞅着我们既没利爪、又没尖牙的长相,发起威来只会抛个石块儿,而且速度缓慢,精准度更说不上,但却拥有着如此丰富的晒肉,它指不定嫉妒了多久。郁闷了多久呢。
  豹猫站的岩顶很高,纵使它身体灵敏,也只能远远地观望那片晒着的兽肉,暗自垂涎三尺。我把陈霞叫出洞外,告诉她们刚才是。
  红色太阳坠下山谷的时候,石上所有的鲜肉都干得起了卷,拿在手里软软乎乎的,还略微带点水分,若再曝晒上一天,储藏起来就没有大问题了。
  即使明天会下雨,这些蔫肉片也能保质三天。

  晚上,洞门堵严实后。我们就在洞里干活,陈霞继续用麻藤穿着很多没来得及穿好的肉干,我把三十多根木头扛进山洞,先捆绑好,到明天便有现成的棍板可用。
  洞内的火光虽有些昏黄,但不影响做这些粗活儿的视线。比起白天暴露在野外,此刻心里也踏实很多。我和陈霞有说有笑,虽然身处这种环境,但是总会命还在,也有人陪着,大概也算苦中作乐吧。
  我捆绑好四个木棍板,麻藤就不够用了。只得明天起来再弄。陈霞把全部的肉干穿好,一圈圈地码在石头上。
  陈霞跟着我忙碌一天,肯定很累,我便催促她俩去睡。陈霞躺在那张熊皮上,不住地仰起头看我。
  我过去摸摸她的头,说道:“早点休息。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陈霞看着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变成了这种关系了呢,看着陈霞熟睡的脸庞,我叹了口气,转身继续干活。
  我把洞内剩余下的稍细点的木杆,削成一米长的木棍,踩着放肉的大石,插到高高的岩缝里。那些串好的肉片,再晒上一天,使水分彻底曝干,就可以用长木杆举起牢牢挂在上面,既通风便于保存,也不易被溜进来的小兽偷吃到。到时候,只能让它们闻一闻,瞧一瞧。无奈地放弃偷吃别人食物的念头。
  鲜肉晒了一天,浓浓的腥味去掉不少,远处的野兽更难以嗅觉得到。唯独那只可恶的豹猫,不仅能嗅到气味,而且亲眼目睹过好几次,要想轻易打发掉它,最好将它弄死。用木棍抡和拿石块儿砸,在它眼里,就像电影里放的慢镜头,豹猫可以飘逸地玩着躲闪我的攻击。
  人都是无欲则刚,动物要是有了欲望,可就该死了。我利用砍下的木棍,做成一个结实的笼子,长方形状,其中一面留出个口,在笼中放置一小撮儿肉,作为诱饵。豹猫要是进到里面,肯定会叼起肉饵,跑去别的地方吃。我只要在肉上栓一根麻藤,藤的另一端绑在一支斜立的木棍上,而这根棍正好顶着关笼门的一扇木棍板,板面从里向外关,刚好能封堵笼口。这其实是我在老家捕鸟用的法子,没想到在这也用上了。

  一旦触发陷阱,等豹猫明白过来,再顶撞抓咬都无济于事,除非它的爪子变成人的手指,可以掀起木棍板,否则就得等着陷阱设置者来裁判它的命运。
  我想豹猫一定不会像马戏团的动物那样,模仿人的动作,要是真有那样的智商,也不至于冒失地钻进陷阱。
  这个还处在原始生态中的岛屿,以及岛上的动物,也许开天辟地头一回遭遇人设计的陷阱。木笼做好之后,我自己用一只手模仿豹猫,把整个被捕的过程演练一边,想象着大概将它困住的过程。
  天亮的时候,陈霞又比我早起,听着洞外海鸟婉转的叫声,我知道今天又是好天气,高兴劲儿不由地冒上心窝。
  吃过早餐,我们开始把半干的兽肉抱出洞外,继续晾晒。等到黄昏时分,这些肉就能彻底变为风干食品。再赶上大雨瓢泼的日子,就可躲在洞里美美地咀嚼它们,而岛上的其它毛类动物,还不一定有我们这些外来者过得舒适呢。
  那张巨熊皮和那条打烂脑袋的白蟒,被我泡进圈养鳟鱼的坑潭。已有一天一夜。想必这会儿皮上的虱子跳蚤都已溺水死光。我把洞里的那张熊皮也拽出来一起曝晒,防止再有爬虫。
  白蟒的尾巴,被我栓在一根固定好的木桩上,左手拖起重重的蟒身,右手将匕首插进蛇腹排泄的小孔,顺着中间,垂直剖割到蟒头。大蟒白斑黄纹的皮一敞开,里面肥厚的脂肪和猩红的蛇肉立刻往外翻出来,脏内憋了一天的发黑污血,沿着刀口流到我攥着蟒身的左手上,一滴滴落入溪水中。

  看到这种颜色,远比看它的色泽使人轻松得多,白蟒的肚皮未割开之前,我用手一摸它,就泛起一身疙瘩。现在看到鲜红的血浆蔓延了大部分蟒身,我浑身的汗毛才自然缩回皮肤里,一如从前。
  白蟒的肉很鲜嫩,我把它削成了条。和那些肉干搭在一起。白花花的蟒皮,总让人看着不舒服,这种东西若在有市场的地方,可是件珍品。
  宰割完白蟒,我携着手枪爬上洞顶,观察周围的动静。这次没有窥探到令我担心的猛兽。我还可以安心地去砍伐树木。
  只是我心里有些奇怪,那只神出鬼没的豹猫跑哪去了?应该不在附近。于是,我割了一点鲜嫩的蟒肉,作为诱饵,放在昨晚那个特制的木笼子里。然后又爬回洞顶,绕到豹猫昨天出现的位置。把机关设置好,摆放在那里。
  豹猫的鼻子非常灵敏,只要感应到木笼子里诱饵的召唤,多半会自投罗网。
  陈霞继续在收集树枝,抱回洞口附近晾晒。在晴天的时候,多储备干柴。是非常必要的,冷天里可以驱寒,晚上用来照明,最关键的是烘烤食物。
  滚烫的阳光照射在我的脊背上,汗水像用盆泼下来似的,稀里哗啦地往地上落。热得人实在难受了。我就到溪水里躺一会儿,缓解掉暑气。
  当我正泡在溪水感受清凉时,忽然听到林中沙沙作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奔走,正成群结队地扑过来。哗啦一下,我猛地站起身,抄起放在溪边的手枪,疾奔向陈霞。
  她惊愕我的举动,还不知道树林里的动静。我挽起她,急速向着洞门奔跑。

  这时树林里的响动更加急切了,陈霞的眼神里浮现出一片惶恐,她也听出一股杀气汹涌而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