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49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蓦然的发现,自己现在过得越来越不快乐了,过去自己的生活随意得一塌胡涂,有吃,有喝,有电脑,能上网,可以浏览色情网站他就会认为是一种奢侈的幸福,如果再有几个朋友,没事的时候喝一点小酒,那就更好了。
  这种观念在年轻人的心中很普遍,除了个别非把自己跟高尚之类扯上关系的傻笔之外,其它的生活基本都是如此,有的还不见的比这好。
  夏文博总是那么认为,只要你先拿自己不当人,别人才能把你当成神。你自己都舍不得自己,别人又有谁会在乎你呢?如果换种方式来思维的话,可以这样理解:只有你先拿自己当成盘菜,你才能真正上得大场面。
  这就是夏文博过去的生活,平庸而清淡。
  但是现在夏文博已经完全没有了这样的感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想,应该是从自己当上局长开始吧,他就有了一种莫名的压力和责任感,他会思考很多过去从来都不用思考的东西,他本来淡漠,自由的心变得苛刻和禁锢,这样的感觉不断的压制着他,困惑着他,他根本都无法摆脱,他对这一切都充满了厌恶。
  有时候他还会有一种想要摆脱这种感觉的冲动,可是,当他看到了那些心中不忿的事情,他又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熟视无睹。
  这两种极端对立的想法纠结着,冲突着,他也就会经常茫然无措。
  今天晚上,他就这样在街上溜达着,用了好长时间才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一看,是韩小军了,夏文博忍不住微微的露出了一点笑意,他想到了那天晚上韩小军被堵在那个叫茉莉家中的情况,不知道那天他挨打了没有,希望他被教训一下,这样可以给他长点记性,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可以上。
  不过这小子的生意做的很好,骗来骗去,骗去骗来,从没看他失过手,他老是喝醉。

  这会可能又喝醉了,他让夏文博到酒吧去喝酒,说自己找到了一条生财之路,自己很快就要成为大富翁了,说要庆祝一下。
  夏文博问他什么生财之路。
  韩小军说他找到了买彩票的规律,说自己一定能买到大彩。
  夏文博就挂断了电话,不想和他在讨论这个最不靠谱的问题了。
  不过夏文博还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酒吧醉倒,他找了过去,在酒吧稀稀落落的人群里,夏文博看到了他。

  韩小军拎着一整瓶芝华士,在酒吧里飘飘荡荡,夏文博过去扶他,他抬头看看夏文博,说:“你小子来了,来,喝酒,我请你喝。”
  夏文博不想喝,但韩小军已经把酒瓶子举过了头顶,夏文博知道,如果自己说不喝,那他会把酒都倒掉,这么好的酒,倒掉是在太可惜了。
  于是我夏文博很不客气的把他结帐的那瓶芝华士全部喝了出来,连底都没给他留。
  夏文博的壮烈看得韩小军伸大拇指。
  他不停地说:“好,好,好,太好了,哥儿们!”
  “对了,上次你在那个茉莉家怎么样!”
  “呵呵,还能怎么样,出来和他老公撕扯了几下,我夺路而逃。”
  夏文博笑了,本来还想和他说点什么,但这小子头一歪,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夏文博也不想这会回家,他听着舒缓的音乐,要了一杯咖啡,在服务员给他的那个咖啡杯的时候,夏文博怎么看怎么觉得脏乎乎的,就跟没洗干净一样。
  夏文博挺生气,就不停的让她给自己换杯子。
  服务员也生气了,干脆理直气壮的问我:“你到底是来喝咖啡的还是来检查卫生的?”
  夏文博说:“我闲着,你也闲着,闲着是一种罪过。”
  服务员白了他一眼,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也就是这个时候,夏文博又看到了那个叫茉莉的女人,显然,她是这里的常客,难怪韩小军喜欢到这里来,两人只怕依旧是藕断丝连。
  夏文博赶忙把头偏过去,他可不想在这里和这女人打招呼,
  女人在吧台那面四处扫视了几圈,就摇晃着长发冲进了疯狂舞动的人群里。她的身体在音乐声中夸张地摇摆,脖子不停地呈圆周形的旋转,长发在她身后左右飞舞,肢体的疯狂摇摆也丝毫不能掩饰她的空虚。
  夏文博不敢在这里停留了,他搀扶着韩小军,偷偷溜掉,他真不希望韩小军和这样的一个有妇之夫勾勾搭搭,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举动……

  路上手机响了几声,是qq信息,夏文博没有打开,他预感到应该是哪个没结婚的寡妇发来的信息,说心里话,他是很期待和她聊聊,但现在不行,和这个女人聊天,夏文博希望实在一种很安静,很休闲的环境里,不然他怕自己的思路会跟不上对方。
  等回去之后,他发了一个消息过去,那女人很快就回过来了一条,说自己最近稍微空闲了一点,生意上的事情都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夏文博就问她:“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见面了!”
  女人问:“你就这样期待和我的见面!”

  夏文博说:“那是肯定的,我真想看看一个如此有才华,如此嚣张的女人到底长的是什么样子。”
  女人发一个害羞的表情,说:“你觉得我很有才华!那好吧,我可以考虑和你见面!不过在我没有考虑好之前,我们还不能见面。”
  夏文博说自己真想踢死她,这说了不是白说。
  不过夏文博也告诉她,自己最近有些事情很忙,只怕短期也没时间到市里去。
  她问夏文博在忙什么?
  夏文博就对他说了这个茶城的事情,还说了自己对这个项目的担忧。

  当女人听到他说起屈董的时候,女人像是有什么发现,催着问他那个屈董叫什么名字。
  夏文博费力的回忆了好一会,才想到那个人叫屈昌明。
  “是他啊,我看这项目真的有点悬了。”
  “为什么,你认识他?说说他的情况!”
  女人说:“我不认识这个人,不过听别人说过他的名字,这样吧,我也不给你什么暗示,你自己查一查他,做出你的判断。”
  今天他们的聊天很严肃,严肃到夏文博连一句调侃的话都没有说,他听从了女人的建议,在关掉qq之后,他在手机上查询起屈昌明的情况,刚一输入他的名字,百度上出现了一长溜的介绍,包括他现在正要操作的清流县这个项目,在网上也已经有了介绍,只是投资的规模和征用的土地都被翻了一倍。

  夏文博耐心的,一条条的打开,翻阅。
  渐渐的,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屈昌明在其他地市也有几个项目,但是,除了京城的一个国际大厦之外,其他外省的几个项目都陷入了停顿状态,换句话说,都成了烂尾工程。
  下面很做知情人的评论都很难听,有咒骂的,有抨击的,也有人详细的介绍了整个工程烂尾的前因后果。
  但所有的原因都只有一个,资金短缺,被迫停工。

  当夏文博翻看到他名字下清流县的这个项目的时候,下面也是有人评论,有人说;新的圈钱项目又出来了。
  还有人说:清流县自不量力,本身的茶叶就不是强项,再修十个茶城也是枉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