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4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能消气吗,我几个亿的资金投进来,你们算算,这给你们县上要增加多少gdp产值,你清流县不用多说,就我这一个项目,黄县长你年底政绩就能超过很多大县,但你们太没有诚意了。”
  黄县长头上冒汗水了,要是把这个财神气走了,不要说自己年底的政绩上不去,就算是吕副市长也放不过自己啊。
  发改委的刘主任也说话了:“老黄啊,屈董来投资,市里说过要给与最大的优惠,所以你们要灵活一点,土地赔付可以不动,但屈董这块房屋赔付一定要优惠。”
  “是,是,刘主任说的对,那屈董啊,你看这样成吗,每平米的赔付再少一百元!”
  夏文博听的大吃一惊,本来今天黄科长送来的补偿预案自己都觉得太少,还正准备想想办法,给农户们多争取一点呢,这下倒好,不仅争取不到,还一下少了一百,这让菜农们怎么过。
  屈董却眼一瞪:“这样,我也不多说了,每平米就按黄县长说的来,不过我目前资金要用的地方很多,所以这个赔付金要分三次给,每次三分之一,第一次是搬迁的时候,第二次是我开盘销售的时候,第三次是我开始运营的时候。”

  “这个.......”黄县长有点不敢回答。
  刘主任却把桌子一拍:“行,就这样定了。老黄,你还有不同的意见?”
  黄县长一个哆嗦:“没有,绝对没有,我听主任的。”
  屈董在这个时候才露出了笑容,不得不说,他今天的运筹很有成效,先用他神秘的身份,以及各路的关系震撼了全场,然后又强行压制住黄县长,获得了最大的利益,可以说,这是一个纵横商场,老谋深算的高手。
  这里的事情刚完,几个行长也端着酒杯过来,一起给屈董敬酒,屈董也放下了架子,和几个行长称兄道弟,不时的许一点愿,说可以给他们引见省行行长啊,说可以帮他们下一步的提升等等,听得几个行长满面红光,恨不得给他跪下磕两个响头。
  夏文博却慢慢的邹起了眉头,他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心中隐隐约约的感到这里面有些不对,这个屈董固然表现的很好,可是夏文博还是觉得他许多话里都有虚构的成分,这样的一个人真的能干好茶城吗?

  而且,更让夏文博觉得奇怪的是,既然这个屈董关系如此厉害,何必到清流县来做这样的一个项目,手里有几个亿,随便在省城弄块地皮,修点房子,都能挣个钵满盆盈。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带着这个疑惑,整个酒宴中夏文博都不在开心了。
  酒宴结束之后,夏文博却没有捞到机会送袁青玉回家,两人只能客气几句,各奔东西,不过走了没多远,袁青玉的短消息就发过来了。
  “他们先送我回家,你自己过来呦!”
  夏文博迟疑片刻,回了一个‘好’字。
  他在街上随意的走着,一会就到了袁青玉的楼下,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给袁青玉打了个电话。

  “我在楼下了!”
  “在楼下还不上来?还让我下去背你啊!”
  “这不是怕你家里有人吗,问一下!”
  “想什么呢,你以为我袁青玉家里随便什么男人都能进来啊,赶快上来,我没锁门。”
  夏文博心中有点得意了,自言自语道:是啊,放眼四顾,在这清流县,谁能随便到此来?唯我夏大侠也!仓朗朗,朗朗,走起!
  刚坐下,袁青玉笑嘻嘻的问:“文博,你好厉害啊,你在哪里学的那一招,把酒都倒进袖子里。”

  夏文博很骄傲的笑笑:“这不算什么,等你有时间了,我给你教几招酒场绝技。”
  “我现在就有时间,你快教我啊!”
  袁青玉想小女孩一样,一面嚷嚷着,一面摇晃着夏文博的胳膊,面对这样的一个袁青玉,夏文博根本都无法决绝她的任何要求了。
  他当即找来了一个酒杯,在里面斟满了茶水:“好,你现在看清了。”
  夏文博举起酒杯,一碰嘴唇,一仰头,酒杯底朝上,一杯酒灌进了嘴里,然后他拿下酒杯,咕嘟,咕嘟的咽下水,表情上露出一副很难受的喝酒摸样。
  袁青玉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这算什么?不就是动作潇洒一点罢了,你还是喝了啊。
  不过当夏文博把手里的酒杯放低一点,给袁青玉看的时候,袁青玉才惊讶的发现,酒杯里的水竟然全部都在。
  “啊,你,你怎么做到的,你再做一次!”
  夏文博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动作,但显然,结果是一样的,水还在杯中。
  “你会魔术啊,文博!”
  “这其实不是魔术,我不过是在喝酒的时候用舌头盖住了酒杯,你多联系一段时间,也一定能做到,不过这一招啊,有个前提,那就是倒酒的人必须是自己人,他不能揭穿你的把戏,当然了,作为一个县长,一般场合,倒酒的人就算不是你的人,也不敢和你太认真......”

  夏文博只讲了一半,因为这个时候,袁青玉已经急不可耐的端起酒杯自己练习了,夏文博呲呲牙,那一杯水自己已经试过几次,这女人,她也不嫌脏。
  袁青玉完全的投入进去了,在经过七八次的练习后,她已经能在杯中留下大半杯水了。
  就这样的成绩,袁青玉已经很满意了。
  在练几次,袁青玉停住了练习,若有所思的说:“文博,你今天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夏文博点点头,接过袁青玉手里的酒杯,把它放在茶几上。
  “青玉,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对这个茶城项目有些担忧了。”

  袁青玉看着夏文博,沉吟片刻说:“你的担忧是什么?”
  “好几个方面,特别是伤农这一块,让我最心痛。”
  “其实这个项目刚一开始,我就有些看法,但很多事情,我们都没有办法来左右,我们人微言轻,只能顺从。”
  夏文博下意思的摇摇头:“不,我不想这样做,虽然我也知道,我的反对可能无效,但我还是不能苟且于这样的现状。”
  袁青玉用手轻轻的抚摸一下夏文博的胳膊,深吸一口气说:“不要干傻事!你没有能力阻止,就算是搭上你的前途,也没有多少效果。”
  “我知道,我明白这个道理!”
  “那听我的话,忘记这个危险的想法,做好你本职工作就可以了。有时候啊,我们不得不接受现实。”

  袁青玉把自己的身体靠进了夏文博的怀里,他们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心里都很沉重。
  后来,袁青玉拉着夏文博的手,把他带进了卧室,她说,她想让夏文博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她说,她希望夏文博能愉快的生活,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她还说,在官场,良心都要打折扣。
  袁青玉累了,睡了,夏文博离开了,今晚的夜色很艳,街上车流如潮,一下比一下大的骂街与喇叭声乱得沸沸扬扬,夏文博冲着空中也大声的骂了几句,他不知道自己在骂些什么,但他深深地投入到了其中。这行为本身就让人感到痛快。
  痛快的发泄通常会使夏文博很满意,让他感到放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