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2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矮胖子道:“现在那些个执法单位,哪个他么不黑啊?我们赌馆每个月固定往所里交四成份子,少一个子儿人家都不答应。”
  李睿假作惊诧的道:“我的天,四成份子,那么高啊?一成份子得有多少啊……”
  二人就此攀谈起来,其他三个恶汉偶尔插几句嘴,这样一路聊到青阳,五人居然聊得非常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李睿甚至怂恿那矮胖子把赌馆开到青阳来,他给罩着。那矮胖子笑着说考虑考虑,也不知心动了没有。
  临下高速前,司机再次把车停在路边,下车绕到车尾,从后备箱里拿出一副南康市的车牌,分别换下了车尾与车头的车牌,之后继续上路,驶出高速。
  李睿没看到那司机换车牌的动作,但能从车窗看到他持着车牌走向车头,猜到他是安装了假车牌,也就是常说的套牌,以此避开丨警丨察的调查,心说这伙人反侦察意识倒是很强,从中也能看到他们的小心谨慎,也多亏他们对自己收了杀机,否则自己很难从他们四人手底下逃生。
  车到青阳市区,李睿指路,引导越野车驶向自家小区。

  那幅《山间老寺图》,李睿从省农大带回来后,第一时间送到了文墨诗所在的墨香苑,打算是换另外一幅画。结果第二天发生了瘸子划车事件,李睿帮文墨诗讨回了公道,文墨诗主动请他吃饭,饭间表示不给他换,也不收《山间老寺图》,让他自己收着,又额外送他一幅画。等吃过晚饭,文墨诗把李睿带回墨香苑,让他带走了《山间老寺图》。因此,那幅画现在在李睿家里放着。
  这也是为什么李睿让徐达带“钱”赶去家里的缘故,就是让他在家里等着营救自己,至于让他带上十万块钱的人情钱,是为叫他去家里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总不能一上来就说,“你去我家等我”,那就可能被矮胖子一伙人怀疑动机了。
  眼看离家越来越近,李睿心情也是越来越激动,眼睛盯着前面矮胖子的肥头大耳,心说死胖子,老子原本好端端的在省城忙活,你特么不由分说就把老子送回青阳来,害老子还得再回去一趟,不提老子受到的惊吓,光是这来回四个小时的路途,就腻歪死老子了,今天我要不收拾你个狠的,我特么就不姓李了,咱们等着瞧!
  “好,好,前面那个茶叶店旁边就是小区西门,拐进去就是我们家小区了!”
  那司机哦了一声,老老实实依李睿所指,驶入了他家小区西门。
  那矮胖子坐在副驾驶位上,东张西望,不知道在找什么。
  李睿笑问道:“哥儿们你看什么呢?”
  矮胖子陪笑道:“没看什么,呵呵。”
  他其实是有些紧张,生怕附近有丨警丨察或者被别的什么人发现,尽管他已经和李睿谈好,是帮李睿卖画,但这是口头上的说法儿,他真正干的还是绑票勒索的勾当。他自己明知这一点,所以眼看来到目的地,多少有些发虚。
  越野车拐到楼前,李睿一眼看到徐达等在自家车库门口,而没进家,估计是老爸不在家,他没法进屋,看到他的一瞬间,心里就有了底,压在心头的大石也彻底放下,知道今天能够平安还生了,笑着指向徐达,道:“那就是我干弟弟,他给我送钱来了。”
  那矮胖子见徐达身材样貌都非常普通,就是路人级别的,也就没把他放心上,回头嘱咐李睿道:“你拿了他钱就让他走人,别耽误咱们正事。”
  李睿连连点头:“大哥你放心,我接过钱来就让他走人,然后我带你们进家取画。我老婆现在在省城,我爸不在家,家里就我一人,你们也省得紧张。”
  那矮胖子高兴得笑出声来,越发觉得这是天意,笑道:“那可是好极了,那就赶紧的。”
  越野车很快停到二单元门台阶旁,李睿片腿要下车,却被左边那个汉子拦住了。

  那汉子似笑非笑的对他道:“老弟,咱们先小人后君子,我跟你说明白了,我会陪着你一块下去,你也就别想跑了,更别想跟你兄弟呼救,你们兄弟俩,可绝对干不过我们哥儿四个,何况我们手里还有刀。你放心,只要老老实实听话,我们拿到画就放了你。”
  那矮胖子赞许的看了那汉子一眼,对李睿道:“就是这个道理,李老弟你是聪明人,我就不多说了,行了,带他下去吧。咱们一块下去。”
  越野车四门大开,五个人唏哩呼噜的全部下了车来。
  徐达没想到车里竟然下来这么多人,微微一怔,但很快将目光转移到那四个恶汉身上。
  李睿笑着向他走去,道:“老弟,你来得可正是时候啊。”
  矮胖子四人都跟在李睿身后,围拢向徐达,闻听李睿此言,都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徐达笑眯眯地说:“是吗,来对了时候就行。”
  李睿掏出钥匙,升起车库门,从门内墙角里摸出一杆儿臂粗细的木质拖把棍,右手持了,转身与徐达并肩站在一起,左手指向矮胖子四人,道:“这四人绑架我,还要杀我灭口,他们手里有匕首,千万小心。”

  矮胖子四人见李睿到家后突然反抗,都是又惊又气,凶相毕露,有两人掣出衣服里藏着的匕首,那司机回到车尾,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根钢管,三人呈月牙形,凶狠的走向李睿,杀气凛然,令人心悸。
  那矮胖子尤其气愤,指着李睿骂道:“我擦你姥姥的,敢情你小子一直在骗我。他么的老子好心给你留条命,你竟然跟老子玩这么一手。给我干他!他马勒戈壁的,今天就算拿不到画儿,也要给我弄死他!”说着话,回头望了望,似乎生怕后方来人。
  他怕的当然不是忽来路人,而是担心路人看到斗殴场面后报警,那就只能先逃之夭夭了。
  手持匕首的两个恶汉知道手里拿着的是短兵器,跟拿着拖把棍的李睿对打,只能是吃亏,因此走上几步就停了。那手持钢管的司机则不管这一套,抡起钢管往李睿头顶砸去。
  李睿同样抡起木棍,从侧面击向钢管,将对方钢管击歪的同时,沿着钢管劈向对方手腕。
  这是一招剑术,李睿也不知道什么名字,但打小看武打片,看这一招都看得吐了,早就烂熟于心,此时迎敌,不自然就使出这一招来。

  那司机连看都没看清楚,右手大拇指的指背已经被木棍劈个正着,他疼得惨嚎一声,有如狼叫,身子差点没跳起来,下意识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木棍去势未绝,劈蹭过拇指背,狠狠斩在他手腕上,但听“喀嚓”一声轻响,他腕骨已经断裂。
  “啊……啊……”
  司机鬼哭狼嚎起来,右手一松,钢管落地,左手握住右手腕,原地乱蹦乱跳,犹如热锅上的蚂蚱。
  李睿已经恨死这四个恶汉,虽说不会真的弄死他们出气,但也不介意给他们一顿凶残的报复,因此眼见那司机受伤后,并未留情,扬起木棍,又是一棍重重劈砸下去。

  这一棍把那司机的左臂打断,并把他打倒在地,疼得他趴到地上,双腿挣扎抽搐不已,热汗眼泪鼻涕混合到一起,糊了满脸,别提多狼狈了。
  日期:2017-08-25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