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3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现在的大脑还处在半麻丨醉丨的状态,没有听出柳叶话中的含意,又见她那羞涩的面容,就不敢再看,闷头吃东西,心里却是回忆起来了昨夜的事情,不禁微微一笑昨夜的事情还真是有趣。
  当是张清扬惊得呆住了,傻傻地盯着她半裸的身体问道:“你……你怎么回来了?”
  柳叶羞得无地自容,差点流出眼泪,她已经从张清扬那火熱的目光中看出了某种思绪,赶紧一边跑开一边说:“我……我先去穿衣服……”

  “啊……”张清扬这才如梦初醒似的。
  当柳叶穿好衣服再次出现在张清扬面前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头低得很低不敢看他。两人就坐在沙发上,一旁的衣服是之前她换下来的。
  张清扬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便找话说道:“小叶子啊,妈不说你去南方了吗,你……你怎么回来了?”
  柳叶这才抬起头来,回答道:“我妈前两天病了,我过来看看她,明天就回去呢,我家里老房子不能洗澡,所以我就过来……”说到这里柳叶的脸又红了。
  “呵呵,小丫头,你刚才可是吓死我了,我刚进来看到这堆衣服……那个啥……我还以为来了个女贼呢!”张清扬傻傻地说,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堆衣服实在是增添了尴尬。听他又提到了衣服,柳叶的脸已经成了熟透了的番茄色,还好灯光不明,沉默了一会儿她才说:“哥,你最近还好吧?”虽然看似问题简单,却是包含了不少深意。
  “还好,一切就那样吧。”张清扬若有所思地长叹一声,心中有些苦涩。
  柳叶看出了他的情绪不高,然后就明白了原因,明察秋毫地说:“哥,我知道你不开心,对不对?就是……那个婚事的问题……”
  张清扬到是没想到柳叶也知道了自己的婚事,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来不及多想,苦笑道:“有些东西既然不能改变,那就只能快乐的接受,你说是吧?”
  “可……可就是苦了楚涵姐……”
  “是我对不起她……”张清扬明显一愣,然后抬头认真审视着这丫头的目光,他发现柳叶真的成熟了,通过经商的锻炼,她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已经有了一定的深度。
  柳叶的小手撫摸着腕上的手镯,双眼似水地说:“她会理解你的。”
  “柳叶,你越来越漂亮了……”张清扬一时情动地说,又看到她不停地撫摸着手镯,难道有什么深意?一缕发丝从她的头上散落下来,张清扬尽然伸出手抓住帮她理好。“啊……”他的举动把柳叶吓了一跳……
  “噗嗤……”张清扬在回忆中忍不住笑了,一想到昨夜自己帮她弄头发时她的慌张样,那种少女般的纯真气息就让他忍俊不禁。
  “哥,你笑什么呀?”盯了他好久的柳叶,见到张清扬拿着筷子笑了,不禁好奇地问道。从坐下吃饭到现在,张清扬就一直在发呆,而对面的柳叶也一直盯着他看。
  “哦,没什么,没什么,呵呵……”张清扬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问道:“小叶子,做生意累不累啊?”

  “嗯,不累的,我们公司……你知道我们公司总能提前知道国家的政策,以及一些经济的走向,大姑内部有消息。”
  张清扬点点头,想来也是,有刘家这么大的背景,又有大姑做柳叶的领路人,她做起生意来自然得心应手。世人都说官商官商,这可是千百年来留传下的国家特色。
  “外面好大的雪呢,哥,一会儿开车回去的时候,你要小心些。”柳叶的话语中透露着关心。
  “哦,怪不得我感觉阳光这么强,原来下雪了啊……”张清扬看向柳叶,一时间有很多话想问,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而柳叶也天真地盯着哥哥,也有很多话想说,也是不知道如何开口。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全都笑了,气氛一时间很温暖,张清扬抬头敲了下柳叶的头,笑道:“小丫头,还是那么可爱!”
  第175章 下乡表演
  “你讨厌,人家已经长大啦,现在可是公司的老总呢!”柳叶不服气地说。

  张清扬没说什么笑了,两人间的关系终于恢复了正常。他本来还担心柳叶一直想着昨夜的事情,现在看来昨夜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也就放心了。
  坐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的张清扬有些累了,他伸手抽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无所事事地拉开窗帘,感受着外面强烈的阳光。北方的冬天虽然很冷,可是如果遇到大晴天,那么阳光依然很强烈。昨夜的雪已经停了,现在屋外到处白茫茫的一片。街道上的雪已经在清扫了,环卫局的工作很令张清扬满意。
  被阳光晒得有些睁不开眼睛,张清扬却在楼下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贺楚涵背着自己从京城给她买的lv包坐上车离开了,不用猜也知道她一定赶往珲水宾馆,那里是专家组的驻地。
  张清扬心里一热,看来贺楚涵仍以大事为重,悲痛的心情并没有影响到工作。转念一想张清扬就明白了贺楚涵如此卖力工作的原因,林业局改革是自己提出来的,她肯定是想离开前交给自己一份满意的成绩。贺楚涵提出主动离开,轻松地化解了张清扬的难事,这令他在感动之余也深深的自责。
  回身坐下后继续批改文件,现在由张清扬全盘掌握县政府工作,几位分管各口子的副县长也都十分的听话,工作起来还算轻松。元旦就要到了,各部门各单位的庆祝活动也就多了起来,下面不少局级单位都发来了邀请函,如果单位年会能把新上任的张县长请来,各局领导自然感觉很有面子。本着一碗水要端平的原则,张清扬哪个局的邀请也没有答应。

  正在这时,怀中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瞧是个陌生的号码,不过尾数却是把他吓了一跳,因为有四个8。
  “您好,哪位?”张清扬不由得加了分小心,能有这种手机号的人,非富即贵。
  “呵呵,哥,是我啊!”柳叶在电话里笑起来,很顽皮的样子。
  “是小叶子啊,我说你这手机号也太恐怖了吧,你把哥哥我吓坏了!”张清扬夸张地说。
  “怎么会呢,您现在可是一县之长呢!”
  “说吧,有什么事?”
  “没有啦,我现在已经到了江平机场,告诉你一声,你今早离开时不是说让我到机场之后给你打电话嘛,我现在一切平安,你就放心吧!”柳叶很兴奋地说,能得到身为县长的哥哥的关心,她当然开心。
  “哦,好好,那我就放心了……”话虽这么说,张清扬心里却是一阵自责,其实他早就把说过的话忘记了,想来这也是为官本色。一些官者习惯了说客套话以及开出空头支票,所说的话十句有九句不算话,根本就当不得真。
  挂掉柳叶的电话,张清扬的心却是不能平静,不禁在想难道自己也受到了官僚主义作风的感染了吗?看来以后说话做事的时候要三思而后行了,一定要把自身的毛病早些改正。
  “赵秘书,张县长在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