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2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生说得严重,梁健虽然心有疑惑,但这种事情也不敢绝对,也就信了。
  成海同志从抢救室出来,直接就送了重症监护室。梁健随着一起过去的,路上的时候,梁健看着成海躺在那里脸色苍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模样,忽然有些内疚,或许他不该那样揣测。
  梁健在重症监护室外一直守到了凌晨三点左右才离开,娄江源比梁健提早一些走的。回到宾馆,梁健准备洗澡的时候,一脱衣服,发现胸口有一片淤青。摁了摁,很疼。不过,除了摁着会疼之外,其他倒也没有什么大的不适。
  梁健也就没太在意,匆匆洗了澡之后,就立即准备睡觉。还没睡着,忽然收到短信,是项瑾发来的。
  梁健这才想起之前她发来的那条短信。梁健有些烦躁,身边这一堆事还没处理好,成海又这样,项瑾又……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那些烦躁的情绪,犹豫了一下,回复:“机票已经定了吗?”

  过了两三分钟,收到项瑾的回信。她说:“下周一。”也就是后天。
  梁健心里某个地方,不可避免地刺痛了一下,某些情绪刚泛起,又被梁健暴力地摁了下去,他问:“霓裳跟着我,还是跟你走?”
  项瑾发来短信:“我问过她,她想留下来。”
  梁健刚准备回复,手机又嗡嗡地震动了一下,还是她的短信。她说:“霓裳,她很懂事。”
  梁健没有去品味这句话里流露出来项瑾的那些复杂。他不愿意。

  他回复:“好的。那我争取这两天过来接她。”
  短信回复过去后,过了一会,收到项瑾回信:“我没有其他要求,就希望你能把她带在身边,多点时间陪陪她。”
  “好的。”梁健应下。
  放下手机,梁健没了睡意。
  原本是打算让梁父梁母他们呆在北京,既可以提高生活享享福,也可以多和霓裳他们接触。现在事情有变,要是让霓裳呆在北京,梁健不忍心。梁健不能让霓裳没了母亲的陪伴再没了父亲的陪伴。
  所以,梁父梁母还得跟着一起来太和。这一次过来的话,就要长住了,再住酒店不合适。
  梁健看了下时间,已经将五点多了。他给翟峰发了条短信,让他这段时间花点心思,租个房子。大概的条件梁健也在短信里简单的陈述了一下。
  发完短信,梁健立即躺了下来,原本没怎么觉得困,可一闭眼,竟然立即就睡着了。再醒过来,是被电话吵醒的。
  电话是翟峰打来的。翟峰说,有个记者在他办公室,拿了一份稿子过来。
  梁健皱着眉头坐了一会,才清醒过来,想起昨晚的事情,便吩咐翟峰先安排记者等一等,他过会就过来。
  挂了电话,匆忙洗漱了一下之后,就准备出门。一边给小五打电话,让他准备车,一边开门。刚转身出去,就听到背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喊了一句:“梁书记,早上好。”

  梁健转过来看到杨弯不同以往,一身白色紧身连衣裙站在那,格外的端庄美丽。脚下一双银色亮片的高跟鞋,在走廊里暖黄的灯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梁健眼前不由一亮,愣了愣,笑道:“早上好,杨经理。”
  “梁书记去上班吗?”杨弯往前一步,笑着问。
  “是的,有点事要去处理下。”梁健回答。一边说,一边关上门,准备离开。
  忽然,杨弯脚下快走了两步,追上梁健,道:“梁书记。”

  梁健转过头疑惑地看着她。杨弯脸上闪过一丝犹豫,旋即微微一笑,道:“您早饭还没吃,要不吃了早饭再去上班吧?”
  梁健摆摆手:“不用了,时间来不及。”说完,看了看她,总觉得她今天似乎有点什么事,再打量了一下她今天这一身打扮,和以往总是一身制服的样子不同。白色的裙子很适合她,尤其是这一身还是紧身的。特别是胸前的位置,虽然领口不低,但那鼓鼓囊囊结结实实的感觉,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十分有料,忍不住要遐想一番。
  梁健问她:“你是不是有事?”
  杨弯忙摇头:“没事,没事!”
  “有事就说,跟我不用客气。”梁健道。
  “好的。谢谢梁书记。”杨弯似乎有些感动。
  梁健看了她一眼,那个记者还在等着,也就话不多说,转身走了。
  坐到车上,车子一开,睡眠不足的疲倦又涌了上来。闭上眼睛一眯,行政大楼就到了。
  下车的时候,小五递给了梁健一个粢米饭团子。梁健拿在手里,回忆忽然涌上心头,多久没吃过这东西了?以前上学的时候,学校门口总有好几个小推车卖这个。
  梁健以前挺喜欢吃这个的,后来毕业后,加上岁数渐长,追求的不一样了,对这东西也就没了什么爱好。
  梁健笑了笑,对小五说了声谢谢,就拿着这个转身上楼了。

  在电梯里的时候,梁健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原本美味的东西,现在觉得油腻了。走出电梯,将它放在了垃圾桶上面,然后转弯去了翟峰的办公室。
  记者在翟峰的办公室里抽烟,翟峰站在门口,神情有些不悦。
  梁健走过去的时候,他正皱着眉头盯着里面那个自顾自吞云吐雾玩手机的记者看,梁健在他旁边咳了一声,将他吓了一跳。
  “梁书记。”翟峰声音大了些,将里面的记者也吓了一跳。手机的烟慌忙用手指搓了,手机也塞进了口袋,人也立马站了起来。
  梁健看着他,道:“下次来,别再办公室抽烟,要抽烟到楼道里去抽。”
  记者忙点头:“瘾头来了,一下子没忍住。下次一定注意。”
  “稿子呢?”梁健问。
  记者慌忙拍拍身上背着的包包,道:“已经准备好了。您在这里看,还是?”

  “你拿出来给我吧。”梁健道。记者低头在包里翻了有半分钟,才掏出两张弄得有些皱的纸,走过来递向梁健。
  翟峰先一步接过了稿子,然后才交到梁健手里。
  梁健接过,没看,对记者说道:“你现在这里坐一会,我看完了再过来找你。”
  记者有些茫然。梁健转身走了,进了办公室坐下来后才拿着记者的那两张纸仔细看了起来。

  对于昨天的事件,记者写的,并没有什么能引起梁健兴趣的。梁健看完后,将纸一扔,拿起电话给翟峰打电话:“让他走吧。”
  一会儿后,门口传来嘈杂的声音,然后是砰砰地敲门声,和翟峰与之争论的声音。梁健也不算意外,他坐了一会才站起来,去打开那扇门,看向被翟峰拦着的那个记者,斥道:“吵什么!”
  记者喊:“你昨天答应给我一万块钱,钱呢!”
  “要不我让秘书给你一个扩音喇叭你拿着喊怎么样?”梁健冷静地瞧着他。

  记者悻悻。
  梁健哼了一声,道:“一万块钱是作为交易,你没给我想要的东西,我不付钱,好像没错吧?”
  “你要的东西我不是已经给你了吗?”记者喊。
  “我要什么,你应该知道吧?”梁健反问他。
  记者语塞,一会儿后,却又仰起脖子,答:“你要的,我没有。东西我已经给你了,钱你得给我。”
  日期:2016-10-0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