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32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阳红色的余晖,斜着洒下树林,使这座岛屿更具野性的气息。我的警惕性又高了些,虽然木橇的重力使我跑不起来,我的脚掌却拼命使劲地蹬地,争取着时间。
  挡路的那些蛇,像是被我用木杆挑上了瘾,每次远远地甩进草丛后,总又盘回原来的树枝。或者是我打扰了它们,蛇这样做是向我示威,表示抗议。
  拖着极度透支的身体,我们终于安全地把兽肉拖到山洞。由于洞内的几块大石被第一批兽肉堆满,我又找来几块儿合适的大石滚进山洞,用来码放更多的兽肉。一切稳妥之后,天彻底暗下来,
  回到洞穴,我们来到打死白蟒的地方,我把土刨开,拖出了白蟒。陈霞一见,吓得立刻后退几步。胆小鬼,就是嘴巴硬。
  虽然嗔怪陈霞,我自己摸着蟒蛇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把这条八十斤重的白蟒抡上肉垛,塞进麻藤下面。
  陈霞在一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她忽然站起来,拉着我的手,将我拽到洗澡的溪段,她一下子脱得精光,以前那种女孩的矜持,这会儿看不到了。陈霞把自己的衣服放到大石上,笑眯眯的看着我。
  看来她已经彻底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啊,我看着陈霞,笑了笑,也走了上去。
  白天裹着巨熊的皮,拉了两次沉重的兽肉,回来的路上,我的上身一直泡在汗水里。后背伤口的疼痛也一直忍到现在。此刻,终于可以赤裸地躺进溪水,感觉全身一下子通畅清爽。
  我趴在溪水中,不断观察周围的动静,不多一会儿,就看见陈霞蹲下身子,悄悄洗那隐蔽之处。她见我观望,并没有难为情,反而看看,笑起我来。
  我们洗了一会就回到了山洞,白天的疲惫被溪水洗去不少,倦意却一下袭上全身,陈霞很快进入睡梦中。
  我的耳朵还支愣着,手枪平稳地放在随手可抓到的位置。洞里突然多了近两千斤的鲜肉,极易招致新的猛兽。那张巨熊皮太潮湿。有虱子和跳蚤,需要暴晒加工之后才可以睡上面。
  睡到半夜,遮挡山洞的木门,突然窸窸窣窣的发出阵响动,我从梦中惊起。抄起手枪,扳开保险对准黑幽幽的洞外。
  揣着砰砰直跳的心脏,看看身后那张巨熊皮,真怕洞口再出现一只类似的庞然大物。假使那样的话,虽然身后堆着大垛鲜肉。即便拿兽肉去喂它,也无法安抚野兽被浓烈的肉腥激起的疯狂攻击欲。
  借着洞内忽然闪亮一下的火光,两只幽冥的绿眼睛在木门低处闪了一下。我脊梁骨立刻渗出冷汗,从那一双眼睛的轮廓判断,门外应该是一只豹子。这次我将心稍稍放宽了一点。只要不是巨熊,手枪的子丨弹丨对于皮毛相对薄弱的野豹,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它若真敢用爪子把木门掏出一个破洞,钻进来吃肉或者伤人,我能立刻将它射成蜂窝。洞内已经有那么多兽肉了。再多加上它的百十斤,反倒不错,只是子丨弹丨太过浪费。掏木门的声音才响了几下,一个瘦小的豹子脑袋先探了进来。恐惧感立刻从我全身消失,原来我被一只豹猫吓了一跳。
  眼前这只豹猫,估计就是白天跟了我们一路的那只。迫于自己身材弱小,它看着三大橇车上现成的鲜肉一直没能吃到嘴里,于是贼心不死,居然和我们玩起了偷窃的把戏。
  我慢慢抄起火堆旁的木杆,如果豹猫把头卡在木门缝里。或者贴着墙根跐溜过来,我就一棍子砸死它,免得以后再被它吓唬。

  这只豹猫身形矫小,动作自然灵敏,别看它脑袋不大。反倒精明得很,见我抄起东西,立刻弓步翘起尾巴,做出随时后跳的动作。
  这很让我郁闷,难道要和这种夜猫子耗它一晚?天亮之后,它倒是可以找棵大树趴着去睡觉,而我还有很多紧迫的事要做。
  人的智慧和想象,有时也是残忍和可怕的。我真希望有个捕兽夹子,放一小撮儿肉在上面,只要它敢为微不足道的一口小食铤而走险,脊椎骨立刻会被锋利的齿刃敲碎,就算它走运,那也得拖着半条腿逃跑。
  可我现在只能这么想象一下,要说需要的工具,那真是数不过来。
  肉是一口也不能喂给豹猫的,真让它吃美了,以后会天天来,把山洞当成它的福利社;再者就是怕它嘴上吃出了气味,引来更多的豹猫甚至大型猛兽。
  我在昏暗中摸到一块儿石头,悄悄握在手里,若能砸在豹猫的头上,疼痛会消减它的贪婪,也让它知道,与其跟我对峙,不如去树林捉几只松鼠吃实在。
  就在我自认为豹猫走神的一刻,甩起胳膊朝它掷了过去。石头还在半空中抛着的时候,豹猫机灵地抽回脑袋,躲避起来。结果石块儿重重打在木门上,显然砸偏了一些。
  碰撞声一响,就听见那只豹猫撒开四脚逃跑的嚓嚓声,总算把它吓了一跳。这种家伙脚掌下有厚软的肉垫,捕捉小鸟和小鼠的时候,动作安静得要命。这会儿逃起命来,也没了轻盈猎手的优雅风度。
  虽然被豹猫搅得睡不成安稳觉,但逗它一逗,也增添了几分乐趣。陈霞睡得很实,只有陈霞被石子敲打木门的声音吵醒了。
  过去抚摸着她的头发,朝她额头吻了一下,给她些安慰,并告诉她是一只想偷吃的豹猫。陈霞以前的生活里就有一只宠物猫。陈霞知道那种动物的攻击性微乎其微,恐惧当即刻消失了,对我温和地笑了笑,闭上妩媚诱人的漂亮眼睛又睡着了。

  我也困得要命,不想被这么小的动物困扰住。豹猫若真有勇气再来偷吃,那说它明确实很饿,就像我们在海上漂泊时那种饥饿感觉一样。只要它不伤害睡觉的人,任它偷吃几口兽肉倒也无妨。
  豹猫并未回来偷吃,早起的海鸟。叫了没多一会儿,我就努力睁开灌满铅似的眼皮,心里感激老天没有下雨。陈霞还睡得香甜,现在叫醒陈霞,也帮不上什么忙。
  从高高的肉垛上,我拽下一大块儿鲜肉,用匕首削切,希望在太阳开始照耀之前,把一切弄好,只等晾晒。
  烧火的柴所剩不多,总捡枯枝干叶来烧也不是办法。等砍树做木墙的时候,正好可以把打削下的外节旁枝晒成干柴。既耐烧,烟也冒得少。
  阳光开始照射的时候,我已经削出五百多斤的肉片。陈霞还在酣睡,我朝他走过去。可能早上这会儿空气较凉,把女孩细嫩的胴体冻得光溜溜地拥挤在一起。

  我捡起昨天陈霞搔我的那支狗尾巴草,在她的脸上挑逗起来。陈霞呢喃几声,醒来见到是我,无声嫣笑了一下。
  时候不早了,我们得抓紧时间晒肉,要是这些兽肉变质,可是个大麻烦。陈霞从洞口的溪水边洗漱回来,开始烘烤早餐。我继续切着肉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