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2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六个字而已,却给了张清扬足够的暗示,张清扬心中热血澎湃,最近一直在忙着人事调整和林业局的工作,差不多有一个月不近女色了,当和尚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再加上张清扬年轻力壮,所以刚才见到郝楠楠时,才会显得很冲动。
  “宝贝,洗好了等我,我也快下班了……”张清扬一想到那白玉般的美人,他真想现在就赶过去……
  晚上,张清扬刚一下班就赶去了与梅子婷的爱巢。梅子婷像一位新婚的妻子般为张清扬开了门,然后也不顾他身上的寒冷,柔軟的身体棉花般缠进他的怀里,娇柔做作地说:“老公,抱抱人家……”
  梅子婷说:“去洗个澡吧,水都放好了……”
  “等等,让我看看你……”张清扬捧着她的小脸一阵观赏。
  梅子婷纏绵悱恻地说:“老公,我们好久没有这样在一起了……”

  “是啊,好久了,你不会怪我吧?”
  “不怪,我知道你忙……”顿了顿梅子婷又接着说:“时间长了不见我,你真的会想我吗?”
  张清扬点点头,十分温情地说:“想,真的很想,几天不见我就想你,这次都快有一个月了……”提到这个,张清扬突然想起来一事,捏了捏她的小鼻头说:“对了,上次林业局职工去纪委揭发他们局长的事情,你是怎么办到的?”
  “很简单啊,用钱呗,再说了他们局长贪污公款都引起了公愤,我答应他们说他们的局长这次一定会进监狱里,不用他们担心……”梅子婷轻巧地说着。
  “谢谢你……”张清扬很受感动地说,也许梅子婷只把这当成是一件小事,可这在珲水政坛当中,无疑是一件有极深意义的事情,要不是因为这件事的爆发,郎仁世也不会败走麦城,而自己也就更不会成为代理县长,甚至调整了珲水的人事安排掌控全局。张清扬把她从沙发上抱起走进了卧室,轻轻放下:“等我很快就好,我去冲个澡……”
  身边的手机不停地响,张清扬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拿过手机,已经有6个未接来电了,并且是相同的号码。

  “楚涵,是我……”张清扬打了个哈欠,心想贺楚涵这丫头可真心急,一大早上就打来了6个电话。
  “哼,你还知道是我啊,这都几点了,你小子放我鸽子!”贺楚涵气急败坏地说,本以为早上张清扬就会赶去她那里,万万没想到这都十点了还没见到人影,打电话也不接,把她都要急死了。
  “呃……对不起啊,我……我昨晚喝多了,睡得太死,你打电话我没听见,我……我一会儿就赶过去了……”张清扬羞愧地对着电话解释,毕竟在与贺楚涵约会前还躺在别的女人的床上,他深知自己这事做得不对。
  “哼,你爱来不来!”贺楚涵忍无可忍地挂断了电话。
  “楚涵我……”听对电话中的忙音,张清扬无奈地关上手机扭头一看,身边的美人一手支着头趴在床上望着自己没心没肺地笑呢。

  “你很得意是不是?”张清扬捏了捏她的小脸。
  “哎哟,疼……”梅子婷在床上翻滚起来,赶紧求饶道。
  “哼,你下次如果还看我的笑话……”张清扬笑得很阴险。
  梅子婷一听这话立刻羞红了脸,他明白张清扬的话是什么意思。
  梅子婷不为所动,拍了拍他的胳膊说:“你走吧,不是有人找你嘛,我再睡一会儿……”
  见到梅子婷没有多问,张清扬大受感动,也不说破自己去见谁,只是拍着她的小脸说:“我晚上还能回来陪你……”
  梅子婷欣慰地点点头,然后抬起小嘴在他的脸上吻了一口。
  张清扬开车行驶在路上,车窗外干冷干冷的,现在已经是数九寒天,到处是冰冻,路上也很滑车子开得很慢。前方红灯停下车,手机又响了,张清扬笑着拿出手机以为还是贺楚涵打来的,可是一看不是,这次是张素玉。
  “姐,你还好吧?”

  “嗯,清扬,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张素玉质问道。
  张清扬一阵纳闷,心想今天的女人怎么都像吃了火药一般,只好小心地回答:“姐,什么日子啊?我……我记得你的生日好像不是今天吧,又不可能是我和你的结婚记念日……”
  听他如此调侃,张素玉忍不住笑了:“臭小子,你少在那美啦,我告诉你吧,今天是楚涵的生日,刚才还给我打来电话哭哭涕涕的呢,你小子今天好好陪她,她一个人离家在外挺不容易的……”
  张清扬自责地说:“我明白了,姐,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陪她……”
  “哟,臭小子,你要怎么‘好好’陪她啊?”张素玉有些醋意地问道,思想自是想到了别的什么。
  “没……没什么,我……我去给她买个礼物……”张清扬尴尬地挂断了电话。

  “喂,小坏蛋,你什么时候能‘好好’陪陪姐姐啊……”任凭张素玉在这边喊破了喉咙张清扬也听不见了,可惜张素玉鼓足了勇气说出这话,她无奈地把手机扔在一边,然后拉了拉被子继续躺在床上,一个人的周末还真是没意思,宽大的双人床更加深了她的孤单感。
  到贺楚涵的住处,已经快中午12点了。听到有人敲门,贺楚涵压抑住心中的激动没有马上跑去开门,而是对着镜子摆出一幅可怜楚楚忧怨无比的表情,这才撅着小嘴好像很不情愿地拉开了门。当她见到张清扬背着双手站在面前时,真恨不得把门关上,难道张素玉没有明白自己的暗示吗?贺楚涵现在见到张清扬那傻乎乎的样子十分的来气,扭过头去也不理他。
  张清扬心中暗笑,跟在她的身后走进来,然后说:“涵涵,回头,你看我给你拿了什么!”
  贺楚涵怀疑地回过头,然后见到张清扬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来一个蛋糕和一束鲜花。
  “祝你生日快乐!”张清扬微微笑道。
  贺楚涵惊讶地看着张清扬,然后终于美人一笑,刚才装出来的气愤早就一扫而光了,笑嘻嘻地说:“还算你有良心!”

  见她说出这话来,张清扬心中却是一痛。聪明的他自然理解贺楚涵在生日这天主动打电话给张素玉的意思,其实就是让张素玉暗示自己罢了,她用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不让她自己伤心,也不让张清扬过后自责。张清扬突然间发现,早先认为她还是那个孩子,可是通过半年多的接触,她越来越成熟了,并非自己想象中那般幼稚。
  “喂,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啊!”贺楚涵捧着鲜花嗅了嗅,兴高采烈地说。
  “那个,我……我一直记在心里……”张清扬口是心非地说,有些苍白无力。
  “嗯,谢谢……”贺楚涵的表情很真诚,可又有谁能品味到她心中的苦涩。

  本来还想着今天对贺楚涵讲出实情,告诉他自己的婚事,可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她宁愿用一种自欺欺人的方式让自己哄她开心,张清扬又怎么能忍心伤害她。看着她闭眼许愿时的天真和吹蜡烛时的兴奋劲,张清扬真的难以开口。
  “许了什么愿望?”张清扬笑着问道。
  “不说……我不说,说了就不准了!”贺楚涵笑呵呵地说,然后趁张清扬不注意,伸手抓起蛋糕就抹在了他的脸上,见到他的滑稽样后放声大笑。
  张清扬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伸手抓向贺楚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