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2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案完全出台后,张清扬特意带着宋吉兴来到省林业厅请示了新上任的林业厅厅长方国庆。当方国庆见到张清扬时不禁感叹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方国庆完全支持珲水的意见,并且许吮可以从省厅拔钱填充珲水林业公司。张清扬明白方国庆这么容易答应下来,完全是看在省委张耀东书记的面子上,因为方国庆知道自己在双林省的靠山是张书记。为了感谢方厅长的支持,张清扬也投桃报李,邀请方厅长在珲水林业集团挂牌成立时出席有关活动。

  最终的改革方案送交了延春市委,然后又由延春市委交到双林省委,由于此项工作由张清扬主导,有关领导做了支持的批示,很快就在省委通过。接下来就是最基本的问题了,一切都在快速地进行着,剩下的事情交给宋吉兴贺楚涵二人足已。
  不过值得一题的是,就在大家都盯着珲水林业局改革的问题时,珲水县宣传部部长赵海洋也被查出了很大的违纪问题,他在某酒店包養女学生的丑闻传到了互联网上,并且还有一些做了局部处理的相片。
  这样一来,郎世仁在常委会上又失去了一位得力干将,面对这一切的风云突变,亲眼看着张清扬一点点的改变着珲水县的政局,郎世仁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苦心经营的“小集团”被瓦解掉……
  张清扬凭借着吴德荣曾经搞来的那些材料,终于完全把郎世仁这个难缠的弹簧压扁了!
  周日,郎世仁回到老院父母亲的住处,低着头站在老父亲的面前满脸羞愧。郎父抬眼看了看儿子,恨铁不成钢地说:“离开吧,再不离开你就危险了……”
  对于珲水政坛发生的一切,老人比郎世仁看得还要清楚。
  “爸,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甘心……”

  老人摇了摇头,略显无奈地说:“我老了,上边再也说不上话了……”
  半个月以后,珲水县县长郎世仁被调离临县出任县长,灰溜溜地离开了这片他曾经一手遮天的土地。他离开的时候怀着无奈与悲愤,可是当他在欢送宴上见到张清扬那波澜不惊的表情时,也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珲水的干部任谁都知道“郎不是人“在与强势的张书记的争斗中彻彻底底的失败了。他是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离开的,这让下面的基层干部对张清扬括目相看,谁也想不到只不过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年轻的张书记就把郎县长打跑了。

  郎世仁的离开,还是通过老父亲曾经的关系,老人这次为了保护住郎世仁,只好苦苦挨求曾经的老上级把儿子调离别处,这已经是他所能发挥出的最大余温了。那天晚上他也对郎世仁表明了心态,现在政局变化太快,没有人再把“老郎头”当回事了,以后的路就要靠郎世仁自己去走了。
  第168章 惊魂一刻
  郎世仁当时痛苦的低着头,可见他是多么的不想离开这片土地,必竟他是土生土长的珲水干部,这里有他发家的本钱。此时此刻,他对张清扬充满了恨意,还在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把他拉下马。老父亲自然明白郎世仁的心意,摇头道:“别想那事了,我打听过了,那小子……上头有人……”
  “上头……”听到这两个字,郎世仁反而轻松下来,身在小县城的他当然明白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力量,所以败给张清扬他觉得自己并不冤枉。要怪就怪消息不灵通,如果早知如此当初完全配合他的工作不就完了,也不至于现在闹得不可开交……

  随着郎世仁的离开,现任延春市组织部部长李清水带队下来考察干部,在听取了以县委书记马奔为首的广大干部的意见后,几天后延春市委便任命张清扬为珲水县代县长,这个结果可以说没有任何的悬念,而且是众望所归。就连本可以争取一下县长之职的常务副县长程建设都主动推举了张清扬,可见这是民心所向。
  当然,张清扬也没有忘记让亲近自己的珲水干部们得到恩惠,当延春市组织部部长李清水寻问张清扬对珲水县专职副书记一职的态度时,张清扬也推荐了程建设。一切都顺理成章,就在张清扬出任代县长不久,程建设也被任命为珲水县的专职副书记,一跃成为了常委中的第三号人物。
  而副县长兼合作区主任的郝楠楠由于在合作区治理有方,也升为了常务副县长,并且她随后主动辞去了合作区主任一职,经延春市常委会讨论并听取了珲水当局的意见后,曾经主管农林的副县长宋吉兴成为了珲水县委常委、珲水经济合作开发区主任,同时提拔县委副秘书长贺楚涵为珲水县副县长,只不过不是常委,由他继续分管农林业等相关口子,并且主抓林业局下一步的改革。
  可以说郎世仁的离开成全了珲水的所有干部,而且肥水流入了自家田地,空下的位子基本上全部落入了与张清扬比较亲近的这些干部的头上。这些人在升职以后,也纷纷把张清扬当成了小圈子的核心,因为大家都知道马书记眼看着就要退居二线,不出意外下一任的县委书记就是张清扬。当然在那之前,张清扬要先在明年的人代会上把头上的“代”字去掉,成为真正的县长。
  值得一提的是,成为珲水代县长以后,张清扬也主动辞去了政法书记一职,并且仍然推举曾经的老政法委书记、现任公丨安丨局局长朱旭日官复原职,同时提名常务副局长郑一波出任公丨安丨局局长一职。这个意见得到了马奔的支持,因为前天晚上郑一波拿了两瓶茅台来拜访过他,所以张清扬的这个意见更好让马奔借花献佛。他自然想不到郑一波去看望马书记是张清扬的暗示,要不然他就不会同意张清扬的提名了。

  一切都顺理成章,朱旭日重新得到了政法委书记的宝座,并且对张清扬感恩待德。之后郑一波也顺利出任公丨安丨局局长一职。其实在这件事上张清扬也有自己的目的,他知道朱旭日与郑一波的关系一直都不好,所以这种安排也是让他们互相牵制的意思。之后,纪委书记沈红光也渐渐向张清扬靠拢,主动来谈工作的次数多了起来,因为他清楚地明白自己如果不早些站队,早晚有一天也会被收拾或者边缘化,现在张清扬这三个字在珲水来说就是权利的象征。

  张清扬在珲水的初期步局基本完成,可以说已经完全撑控了珲水全局。可是随着全面的胜利,张清扬的心中也产生了一种担心,那就是明眼人都知道现在常委上的所有常委中基本上全是自己的人,这肯定在无形中给了马奔一种压力,可以说只要自己说一句话,现在完全可以轻松地把一把手架空。任何一位一把手最担心的就是这种局面,手下有一个强势的县长可不是一件好事。
  张清扬担心郎世仁离开后,在主导全县发展的大局过程中,马奔给自己托后腿上眼药,那样就麻烦了。自己总不能把他架空,或者把他也像赶郎世仁一样赶走,那样自己在高层的评价当中自然会降低印象,人人都以为自己不可侵犯呢,将来的仕途路上一定会遇到钉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