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6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担心万一有人直接进楼找了市长,这种可能性极小,但也不是没有。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去查监控,只是监控室和我熟的那两人都调休没上班,还去了外地。昨天晚上,正好是他俩上班,我找了一个理由,查看了星期五当天及其之前几天的监控录像,的确没有在楼里楼外发现上丨访丨者的身影。”
  “是这样啊。”想了想,楚天齐又问,“杨永亮有这方面消息没?”
  “本来我想找他打听,只是那家伙挺贼,我担心他嗅出点什么,就没敢问他。”说到这里,李子藤话题一转,“市长,是不是市长记错了?”
  楚天齐一笑:“可能吧,也可能市长在以此提醒重视上丨访丨工作。现在证明没有这么回事,我也就放心了,省的大过年的麻烦。”当时让李子藤打听的时候,楚天齐只说市长讲了“百人上丨访丨”的事,但其它的事则没说,所以他现在回答的仍很笼统。
  “市长,那我走了。”说完此话,得到允许后,李子藤走出了屋子。
  看着屋门关上,楚天齐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他没想到,王永新言说百人上丨访丨竟然是“无中生有”,竟然只是为了让拨款显得自然。看来,张洋的死势必要对成康官场有一些影响了。
  上午十点多,李子藤再次走进屋子。来在办公桌前,他面色严肃的说:“市长,向您汇报一件事。”
  “说吧。”楚天齐抬起头,看着对方。
  李子藤道:“原来的秘书科副科长张洋,在去年六月份的时候落水淹死,当时警方的认定是:抑郁症,自溺而亡。可是在前天的时候,又有了新的发现,他家的房子卖给了别人……”
  楚天齐注意到,李子藤讲述的张洋遗书一事,与何佼佼所述内容基本一致,不过没有何佼佼讲述详细。但在人们对张洋死因的解析上,却有了更深入的拓展。在李子藤转述的内容中,人们不但把幕后凶手锁定为尤建辉,而且还推理出了事发时的前因后果,就像是有人亲眼所见一般。
  楚天齐已经提前获知了遗书情节,并不觉得惊奇,便淡淡的说:“知道了。对于猜测内容不要随便乱传。”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有什么新情况,随时汇报。”

  “好的。”答过一声,李子藤走了出去。
  楚天齐不禁好笑,为自己的“无耻”而好笑,前面还说不要秘书随便乱传小话,后面紧跟着又让秘书去打探小道消息。
  通过刚才李子藤的转述,楚天齐意识到,张洋死因又被传开了,相信还会继续传下去,还会有更新、更“权威”的版本不时面世。
  下午三*点钟,成康市委扩大会议召开,参加会议的除了各位常委,还有副市长等,也有一些局长被要求参加会议。这次会议主题是安排放假事宜,每年年底都会有这样的会议,但召开这么大范围的会议,并不多见。
  在会议上,市委书记薛涛要求,各部门要各司其职,做好放假前后及放假期间的安全工作,要严格落实值班领导带班制度。薛涛还特别强调了工作纪律,多次讲出“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这样的语句,甚至提高到了讲政治的高度。
  市委书记亲自主持春节放假会议,本就让人新奇、诧异,不免私下议论。等薛涛说出“三谣”的时候,人们意识到,“放假事宜”不过就是个幌子,其实市委是在为那个“遗书”传言灭火。但人们也清楚,这种传言怎么能禁的住呢,很可能会越禁越传。人们不禁疑惑:市委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这么做?这里边有什么说法吗?
  讲话告一段落,薛涛停下来,喝了两口茶水,又道:“同志们,一年的工作就这样匆匆而过,在这一年中,有收获也有遗憾,有成功也有失败,有经验也有教训。有的同志获得的经验多一些,有的同志总结了一些教训,还有的同志经验、教训皆有。在众多领导中,有一位同志却做了很多事情,到现在已卓有成绩,他就是市委常委、副市长楚天齐同志。”
  这不是关于放假的会吗?怎么又开始表扬同志了?人们把目光都投到了楚天齐身上。
  薛涛接着说:“楚天齐同志,是八月十日由许源县政府党组成员、政法委副书记、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调任现职的。入职开始,楚天齐同志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虽然没有获得具体分工,但该同志却有着极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自己下乡调研,深入田间地头、企业农场,获得第一手资料,结合敏锐思考和独到见解,写出了《成康市农业经济发展构思与实践》,并把这套方案转给有关同事。目前,这个方案已经成为成康农业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文件,为成康农业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请问,有哪位同志在这种相当于待岗期间,有这样的进取心,又有这样的工作态度,恐怕不多吧?当然,市政府原主要领导放任这样的人才闲置,没有及时进行分工,是非常错误的。对于这种错误,我们要严厉批评,尤其要批评这种官僚作风和官本位思想。在以后工作中,我们要坚决杜绝这种错误思想,继而学习楚天齐那种可贵的精神和品质。”说到这里,薛涛停下来,举起双手,向着楚天齐鼓掌。

  有市委书记带头,其余众人也向这位最年轻的常委鼓掌,尽管好多人不屑市委书记这种做法,尽管好多人并不认同这个年轻人,但大家都面带笑容鼓着掌。就连那个肉包子脸女人,也是这个表情配着这个动作。
  楚天齐别扭死了,这都哪跟哪呀?但他也只得向着众人露出笑容,只是这笑容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掌声停歇,薛涛继续讲话,话题还是没有离开那个年轻人:“市政府新的主要领导到任后,量才适用,把最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交给了楚天齐同志。当然,在市委、政府的这些工作当中,好多工作都具有一定的挑战,但楚天齐同志面临的挑战显然更严峻。原因是,我们的城建、土地工作太滞后,问题太多了。”
  曹金海、赵顺不由的对望一眼,难得的心意相通。两人心里都是同一问题:招谁惹谁了?夸别人怎么还把我们捎带上了?

  薛涛接下来的话,让曹、赵二人心里舒服了好多:“虽然城建、土地分家后,二局也试图做一些改变,但都没有本质突破。这并不是下面的同志不作为,而是市里主管领导太霸道,大权独揽所致。不但如此,原主管领导还抛开组织原则,把分管工作变成家天下,做出了一些错误决定,留下了相当多的烂尾工程,整个分管工作成了一个烂摊子。
  就是在这种严峻形势下,楚天齐同志迎难而上,锐意锻造城建、土地领导班子,调动人力与技术资源,为二局指出正确的前进方向。在他分管仅一月,二局人员精神面貌大为提振,整个市区环境焕然一新。到十一月底的时候,相关工作完全被带上正轨。同样是那些人,就因为领头人换了,整个精神状态、工作成效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前后工作对比,正应了两句话‘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

  日期:2017-08-24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