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5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次把土特产放回盒子,然后楚天齐坐到座位上,想着何佼佼今日来成康的事。他觉得对方给自己父母带东西,一定早有打算,但偏偏今天赶来,又连夜返回,那就绝不只是为了送东西,来告诉张洋的事应该才是主要的。
  张洋是原成康副市长尤建辉的秘书,在今天何佼佼转述杀人灭口传言中,虽然没有点出名字,但尤建辉很显然成为人们心中的嫌疑人。而张洋落水的时候,正是尤建辉做成康副市长期间,巧的是张洋死后半个多月,尤建辉就调走了。何佼佼告诉自己这些,就因为尤建辉是前任分管城建、土地副市长,她这是让自己有个心理准备,也是让自己在处理遗留问题时,要考虑到这个因素。
  关于张洋之死,楚天齐在以前也听说过一些,但都是听听而已,并未当真,反正警方已有结论,而且张洋其人和自己又没有任何交叉。当今天听何佼佼讲说遗书一事时,他才意识到,如果事情一旦成真,如果一旦牵涉到尤建辉,那么自己很可能多少要和这件事发生联系,最起码警方会来调查与之有关的项目或是文档的。看来自己在接触这些东西的时候,也要多加小心,防止无意中卷了进去。这应该是何佼佼告诉自己此事的主要目的,是在关心自己,楚天齐不禁心中再次涌起暖流。

  当听何佼佼讲说此事的时候,楚天齐心中的一些疑团似乎也有了答案,王永新和常胜的反常表现也有了注解。
  今天上午在王永新办公室的时候,楚天齐就感觉蹊跷,觉得王永新是借市民上丨访丨的事做幌子,其实质就是想为那几个项目拨款。他当时只以为,对方可能是因为知道张燕上门,认为自己在积极和鹏燕接触,才有所回应。可对方又放不下面子,才故意激自己说出经费被卡的。从现在来看,王永新以“上丨访丨”做幌子是肯定的,但原因却并非是因为张燕上门,而极可能是知道了“遗书”的事,因为这时间也太巧了。

  但楚天齐也不禁疑惑,张洋之死和王永新能有什么关系。于是他专门向何佼佼了解了张洋的工作履历,以及张洋的家庭情况。通过何佼佼讲述,再结合王永新的工作轨迹看,王永新和张洋没有任何工作接触,和王永新的家人应该也无任何联系。可王永新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经过思考,楚天齐觉得,可能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尤建辉是原成康副市长,而自己接手的就是尤建辉的分管内容;其次,王永新是现任成康市长,又是原何阳市长,这两个地方都和张洋有某种联系。自己现在在处理城建烂摊子,这些烂摊子都是尤建辉留的,王永新是以对自己的支持,来表示和尤建辉、张洋划清界限。既然王永新是为了这个目的,那么王永新今天的反常表现,就不觉得蹊跷了。

  同样,因为知道了张洋遗书一事,常胜今天的表现也就有了注解。
  在今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成康市政府法律顾问常胜,专门来到楚天齐办公室,态度那叫一个好。不但向楚天齐解释所谓的“生病”,还进行了道歉,既为长时间未履职而道歉,也为以前对楚市长的态度不恭而道歉。常胜已经“失踪”一个多月,现在不请自到,显然反常,当时楚天齐还以为常胜也是因为常燕上门的事,现在来看,“遗书”才是促使其上门的主要因素。
  在常胜上门的时候,楚天齐还不知道“遗书”一事,但他知道“事出反常必为妖”。在未弄清事情真*相的时候,楚天齐自不会轻易表态,所以当时他面对常胜的“忏悔”,不置可否,只是冷冷的回复“我有事,你请回吧”。但常胜还不死心,一个劲的表态,还做了保证,分明是期望楚市长能够原谅。因为何佼佼还在餐馆等着自己,楚天齐根本没心情听常胜唠叨,所以当时很不礼貌的下了“逐客令”:你请回,我要出去。

  从王、常二人的表现来看,张洋之死再次牵动了人们的神经,可能有些人原比王永新更敏感,只是没表现出来,只是自己没看到而已。
  想到张洋之死,想到人们的传言,再想到有些人的异常表现,楚天齐自然把张洋之死和一些事联想起来。以前尤建辉分管城建、土地,又长时间兼任局长,那时张洋是尤建辉的秘书。飞天和四海烂尾工程,以及二毛厂与无线电地块出让,正是发生在那个阶段,那些“卖国条约”也正是在那段期间发生,那么尤建辉和张洋究竟在其中充当了什么角色?虽然以前就有这方面怀疑,但现在楚天齐觉得这种怀疑更甚,怀疑的理由更加充分。

  如果张洋真是非自杀,那么其中势必就有什么说法,不知对处理鹏燕的事会有何影响?
  想了好长时间,也想到了多种可能,但楚天齐仍然不能确认,因为这些结论都是基于假设。
  在将近零点的时候,楚天齐接到了何佼佼电话,她已平安到家。他不禁打了个哈欠,起身走进里屋,上床休息去了。
  今天吃饭开了两瓶白酒,虽然剩了一些没喝完,但楚天齐也喝了将近一斤,何佼佼也喝了六、七两。本来楚天齐这两天晚上休息很晚,再加上喝了这么多酒,就有些困乏,只是要思考一些事,尤其需等着何佼佼“平安到家”的回复,这才一直坚持等着。
  第二天,楚天齐起的晚一些,洗漱完毕,已将近八点。他干脆没有去吃早饭,而是直接坐到椅子上,开始办公。
  在八点半的时候,李子藤来了。
  确认屋子里没有第三人,李子藤走到办公桌近前,压低了声音:“市长,似乎没有市民上丨访丨这回事。”
  楚天齐“哦”了一声:“你具体说说。”
  李子藤道:“星期五那天,您向我说了上丨访丨的事,我就直接去到信访办,以汇总上丨访丨为由,查看了他们的《接访记录》。《记录》上根本就没有当天的信访记录,于是我就向信访局办公室肖主任侧面打听,我的理由是‘同学打电话问我’。
  肖主任头摇的像波浪鼓似的,坚决否认当天有上丨访丨。他说‘只要有上丨访丨,只要我在单位,指定是单位第一个接待上丨访丨者的人。’他说如果有人上丨访丨,一般会找到信访局,既使上丨访丨者直接到大楼前静坐,安保人员也指定会找信访局,他也肯定能知道。他说即使五、六个人来,信访局也得出面,要是有上百人上丨访丨,绝没有他不知道的道理。为此,他还专门向局里其他人打听,大家都说当天绝对没有上丨访丨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