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3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六十年前美军如何,刚打完了德国佬,部队都是从欧洲战场上下来的,作战经验丰富。入朝之前,不要说国际社会,我们自己内部都不看好那场战争,国内军内悲观的情绪非常的严重。最后怎么样,我志愿军不是一步一个脚印把美军打回了三八线,甚至兵临汉城城下。”
  副院长这些话是老调子了,但也是事实,摩步旅的领导们的脸色慢慢的好看起来。副院长是副军级干部,比摩步旅的旅长和政委都要高一个级别,领导说话了,心里那点因为一个小干部的“直言”产生的不快就消失了。
  “同志们啊,最根本的东西,最需要引起重视的东西,是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是坚定信仰,时刻提醒自己是一名具有红色精神的革命军人,我们的存在是为了党的绝对领导提供有力的保证,是维护海外国家利益的唯一力量,保家卫国是咱们的使命。引用李牧同志的一句话,只要坚定了这个精神基石,把思想统一到一起,任何困难都没有办法阻挡咱们的步伐。”
  副院长做了足足十几分钟的发言,围绕着军人信仰军队使命深入了谈了,由李牧引起的会场震荡消失掉。
  接下来就是学员代表和摩步旅代表相继发言,有李牧的发言在先,他们的发言就都显得没有什么力量,主要还是围绕着下午的连级部队进攻战术进行讨论,提出了各自的建议和看法。也不再像之前那些讨论会那样只有个样子,这一次因为李牧开了个好头,大家都实实在在的讲了一些问题,确确实实地拿出了一些可行性很强的建议。

  副院长把所有的建议都记了下来,回去之后整理出来,他是要向上级进行汇报的,最终会形成正式的为上级决策提供参考的文件材料。
  李牧不再发言,一直很安静地坐着直到讨论会结束。
  编改实验班的学员,摩步旅的基层指挥员,一个个明镜儿似的,也许李牧的话在一些不太了解情况的人耳朵里显得扎耳朵甚至吃惊,但是在他们那里就显得平常了,他们吃惊的是李牧敢在那样的场合里说出来。
  网络上常有军事爱好者拿中国陆军和美国陆军相比较,有的说起码落后美军二十年,有的说伯仲之间。
  实际上,这种比较是十分的不靠谱并且笼统的。
  并不能简单地量化比较。
  如果中国陆军与美国陆军交手,放在任何一个战场上,最终取得胜利的都会是中国陆军。
  道理很简单,横的怕疯的,疯的怕不要命的。
  站在科学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国陆军的主要差距体现在武器装备上面,确切地说是除了兵员之外的硬件上面。单单是战术数据链这一方面,美国陆军就遥遥领先。
  所以李牧在谈这个问题的时候,没有去谈兵员的战斗精神,只是围绕武器装备展开来讲。没谁比他这个从最底层的小兵混起来的新晋军官清楚——中国军人是那种疯起来自己都打的兵,试问哪个国家的兵能打得赢?
  不是有句话说,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连自己都打的人,事实上已经是无敌的了。
  看问题要辩证地看,然而,包括李牧在内,越来越多的基层干部深切地感觉到,随着社会经济发展的推进,军队不可避免受到了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价值观。这是一个非常的危险的趋势,要知道我军战无不胜,根本在于对党的绝对忠诚,拥有坚定的理想信念。
  因此,李牧闭口不谈政治思想方面的配套建设,是有顾虑的。
  这些年来,部队的政治思想教育搞得煞有其事,实际上成效不是很好,这些李牧是亲历者,感觉非常的真切。

  李牧也隐约感觉到,这种情况不会持续下去,已经开始有改变的苗头出来了,也许只要新的最高统帅上来,部队的精神面貌就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再一次回到当初那个清清爽爽的状态。
  回到摩步旅这边,第一天的考察就在激烈的讨论会后结束了。陆院的学员们都被安排住在招待所,按照在陆院时候的编组,两个人住一个双人间。
  已经十点半,赵旭明显的没有睡意,泡了两杯茶拿了包烟就把李牧拉过来摆龙门阵。李牧也想和这位正宗科班出身的指挥系的副营长好好聊聊,毕竟就带兵经验上,李牧是比不上人家的。
  “老李,我知道你小子不是一般人,早晚得让那帮眼高一切的吃惊。”赵旭笑着说道,一声老李叫得也是越来越自然,放在一名二十三岁的中尉身上,却是显得再适合不过。
  从小李到老李,说明了赵旭心目中对李牧看法的改变。
  “说来惭愧啊,如果不是你帮忙,恐怕我也懵懵懂懂的,更别说出彩了。”赵旭真诚地说道,因为李牧的帮助,自己成功地在军区首长面前留下了印象,这个人情,他是记下了。
  李牧摆手说道,“老赵,不要跟我见外。再说,毕业了我肯定是下部队带兵,我还得跟你学学怎么带兵。”
  眉头微微跳了跳,赵旭心里想,李牧这小子来历神神秘秘的,一直不方便问他的情况,眼下不就是个机会吗?
  想毕,他就随着李牧的话说道,“也就那么回事,你以前是排长,这么说吧,毕业后你肯定是先副连过度一段时间,然后是连长。你就把三个排当成三个班来管。主要抓住班排长,把他们带好了,连队自然也就带好了。”

  李牧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不瞒你说,我就干过几个月的代理排长。我以前的那个排长期没排长,排里的士兵也一直都处于缺编状态。正儿八经的排长是没有当过的。”
  “这就奇怪了。”赵旭皱眉,指了指李牧身上的迷彩服,“你是提干的干部,按理说提干的时候就会到陆院学习两年,回去了就是正儿八经的排长了。”
  李牧笑道,“我年初转的士官,年中提干,光执行任务了,一直没时间上军校。”
  忽然,赵旭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看到李牧淡淡笑容的脸,他知道自己差点就犯错误了,赶紧尴尬地笑了笑说,“老李,我不问了,呵呵,你老弟不是一般人,再问下去我就犯错误了。”
  李牧只是笑,什么也没说。
  赵旭可不是没什么眼力价的大头兵,李牧简单的一句“年初转士官年中提干”就说明了问题。
  这种非常不正常的甚至是让人不可思议的升迁变化,只可能出现在两种人身上,一是就算是军中都保密的单位,二是有重大立功表现的人员。不管李牧属于哪一种,都不是赵旭这样的普通军官能打听的。

  李牧的另一个意思很明确,就是毕业之后,他就会转入普通部队带兵,因此才有这样的问题。
  “这么说,你老弟要在陆院待上一段时间了。”赵旭换了话题,“起码三年。”
  点了点头,李牧说,“正是三年。”
  沉思了一阵子,赵旭说道,“老弟,咱俩有投缘,有些话我就明说了。我知道你可能是从特殊部队过来的,特殊部队和普通部队不太一样。在特殊部队,能打敢拼万事大吉,在普通部队可不一样,尤其是咱们这些基层指挥员。”
  日期:2016-10-01 09: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