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29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人说啊,现在局长以上的家庭都不让儿子女儿上街了,男的可能直接击倒,女的恐怕就要先尖后杀。
  有人看到夏文博了,还问他,要不要躲一躲,万一那人找不到公子小姐,最后会不会连局长也不放过。
  夏文博真的有点很害怕的样子,战战兢兢地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哪都不去了。
  这样等到快下班的时候,夏文博心里也有点七上八下,他到不是害怕那个神秘高手来取自己的首级,他担心的是尚春山没有办法说服文景辉,最后这事情就可能出现僵局,真闹到那个地步,自己还有些骑虎难下,凭尚春山的一次醉酒后的胡话就去指证他,那纪检委一定会连口水都不给自己喝,直接把自己赶出来。
  他有点烦躁的在办公室来回走动,眉头皱起,心情忐忑,一支烟接着一支烟的吸,直到还差十五分钟就要下班的时候,门口传来“咣咣咣!”几下响动。
  没等他喊话,门就开了,尚春山萎靡不振的走了进来。
  他们彼此对视着,夏文博也掩饰住了刚才的心慌意乱,用最淡定,最坦然的目光看和尚春山。
  “你们的决定是......”
  “夏文博,你的两个条件我都答应了,100万在两天内到位,你工作的调整明天一早开会宣布。”夏文博却没有多少喜悦和激动,因为他知道,这才是第一个回合,暂时的胜利不代表最终的胜利,艰巨的斗争还在后面。
  下班了,夏文博却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那就是晚上到哪里去?怎么离开国土资源局?
  县政府这会肯定不是不能回,那地方太危险了,万一撞上黄雷,岂不是抓个现行。
  他想了一会,决定到心雨茶楼去,先吃饱饭再说吧,但怎么去呢?
  他拿起了电话,给二虎子打了过去:“虎子,我啊,嗯,在干嘛呢?”
  “我们在执勤!”
  “执什么勤?”
  “哥啊,你都不知道吗?昨晚上黄县长的公子出事了,今天加岗加班。”
  夏文博呲呲牙:“奥,听说了,今天我腿崴了一下,有点疼,本来想让你送我到茶楼去,那算了。”
  “嗨,怎么能算了呢,等着,我给秦队说声,让他开车送你过去。”

  “那不好吧,影响你们工作!”
  “没事啊,这还不是混加班费,谁真的认真去抓人家,那不是找死吗,等着!”
  一会的时间,楼下就传来了喇叭声,夏文博从窗户往外探头一看,一辆警车开进了院子,秦队长和二虎子在车边抽烟聊着什么。
  安全!
  夏文博锁上了门,一溜烟到了楼下,快出大厅的时候,才想到了自己不是脚崴了吗?他赶忙扶着墙,喊了一声:二虎子。
  “哎呀哥啊,这么严重,你咋不说清楚,早知道我上楼背你。”说着话,二虎子赶忙跑过来,真要背夏文博。
  夏文博觉得太夸张了,忙说:“不用,不用,扶着我慢慢走可以的。”

  秦队长也过来,少不得一阵的嘘寒问暖,然后两人左右架着夏文博的胳膊,一起上了车。
  “夏兄弟,你这样的干部现在太少了,都这样了还上班工作,我觉得你能比上焦裕禄了。”
  “额,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我正在努力!”
  “哎,这个社会要多一点夏兄弟这样的领导,那早就进入共产主义生活了,佩服,佩服......”
  这一路上,秦队长都在拍夏文博,本来夏文博还有点不好意思的,后来听听的停顺耳,听习惯了,立马觉得自己高大起来了,车窗外夕阳那么一照,他整个人都金光闪闪的,差点他都要求返回办公室,继续工作。
  到了茶楼,这两人依旧架着他上了楼,茶楼的服务员,包括杜军毅都吃惊不小。
  一起围过来,那个大长腿妹子就问:“夏文博,你中弹了。”

  另一个胸大的服务员也问:“是被昨天那个神秘高手打伤的吗?”
  夏文博讪讪的说:“哥哥没有那么伟大,就是脚崴了。”
  “且......”
  几个小妹妹一下散开,麻辣隔壁,谁没崴过脚啊,至于让两个警官架着上来吗?
  夏文博也觉得今天有点过了,但不已经,已经已经了,那就只能坚持,两人架着他到了包间。

  秦队长走的时候还很认真的说:“夏兄弟,这两天不太平,要不我安排几个人来保护你?”
  夏文博连连摇手,说不用了,自己又不是公子哥们的,要钱那是一分钱没有,要色吗,大不了和他拼刺刀,谁怕谁啊。
  杜老板让人帮夏文博泡上了一壶茶,听他说还没有吃饭,赶忙让厨房弄了几个小菜,本来还准备给夏文博看一看脚,夏文博拒绝了。
  “真不用,现在不太疼了,只要不乱动,么事的。”
  “文博,我会推拿,我帮你按摩一下,保证吃晚饭你就没事。”
  但夏文博说什么都不同意,这到让杜军毅觉得很奇怪了,因为在他的认识中,夏文博从来都不是一个客气的人,有这样的好事情,他怎么会拒绝。

  心里疑惑,杜军毅表面到也没说什么。
  吃了几口饭,夏文博想到了一件事情,给杜军毅说:“对了,你联系一下周若菊,看她在不在城里,我有件事情要问她。”
  “现在!”
  “是啊,我让她帮我打听黑沟铜矿的事情,她昨天发消息说有点眉目,我想听听。”
  杜军毅给周若菊打去了电话,周若菊刚好在城里,说一会就过来。
  夏文博和杜军毅闲扯着,喝着酒,等着周若菊,后来杜军毅说起了纪检委对夏文博调查的事情,问没什么事情了吧。
  夏文博也暗自惊讶,要说这事情就是局里的人知道,杜军毅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就连袁青玉现在都没有问过此事,显然是没听说的,这可真的有点奇怪。

  “你听谁说的!”
  杜军毅明显的一愣:“奥,昨天刚好有一个你们局里的人在这喝茶,我路过他们的包间,就听了一句两句。”
  “这样啊,我就说嘛,这事情很少有人知道,嗳!你别说,你这个茶楼消息很灵通的,难怪过去的地下党的情报站都要放在茶楼,饭店,确实有道理。”
  杜军毅本来还有点紧张,这会轻松了,说:“那是啊,茶楼,酒馆迎接的都是四方客,消息自然传播的最快。”
  两人说着话,周若菊敲门走了进来。
  夏文博但觉得眼前一亮,在夕阳的余晖中,周若菊那宽松,中长的黑色的套裙展示出他完美的身材,这不是青涩含羞的那种身材,是像熟透的苹果,像盛开的黑牡丹一样,带来了想象和渴望,长发微微的飘扬,眼睁得大大的,嘴角微上扬,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腮上一片淡红,不知是化妆的效果还是夕阳的影响,她身上充满了一种神奇的魅力。
  杜军毅咳嗽了一声:“周老板,你来了,快请坐。”
  “对,坐坐!”

  夏文博也醒悟过来,笑着招呼。
  “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的。”
  周若菊又笑了笑,说:“好像每次看到文博你都是在吃饭。”
  “你该不会影射我是个吃货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