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31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我醒来的时候,浑身像被千斤的锁链压住,体内如有万只蚂蚁啃咬。大蟒已经死了,我用手按住它的下颚,让带着倒钩的小齿从我后颈的血肉里慢慢拔出。又是一股疼痛钻上心尖。轻轻抚摸脖颈,手指沾满黏糊的凝血。这种大蟒是靠蛮力捕杀猎物的,幸好没有毒素注射。
  酸软的双臂一圈一圈地搬开巨蟒缠绕在我身上已经变得僵硬的躯体,总算挣脱出来。
  我抬起头,看到陈霞正蜷缩在我身边,瑟瑟发抖。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又一条蟒蛇蜿蜒在前面十米处的地上,正吐着芯子注视着我们两个,我一边思索对策,一边小声叮嘱陈霞:不要起身,更不要跑。
  青灰色的蛇我见过不少,即使再吓人,也只给人带来晕眩的惊悚。
  可前面突然出现的这条,却是少见的黄金蟒。黄金蟒并不是金黄色,它的表皮好似黄色的南瓜刚被打削去皮,白白的多边形削切面周围,横着一道道黄色瓜皮。其实,这是一种白蟒,若用个残酷的比喻,就是一个黑人全身患了白癜风突然闪现在眼前。使人在翻滚的恐惧中粘连着倒胃。
  这条白蟒并没有多大,从它中间的粗度推断,身长还不到两米,却很年轻肥壮。山洞的出口只有一个,还被石头堵住了,我不知道这只巨蟒是怎么进来的,但是现在我们无法前进,更不能后退。若用木杆去挑开它,无异于用钓鳟鱼的工具去捉鳄鱼,滑稽且危险。
  它不会轻易放我们过去,在它看来,陈霞和我都是中意的猎物,蟒蛇极有可能对我们发动攻击。
  握紧手中腕粗的木杆,我蹲伏着慢慢向白蟒靠近,它见过来的是我。而不是陈霞,稍稍有些不满,便拱起了头,展开它红宝石般晶莹的眼睛,也许在同类里。它是个漂亮的家伙。
  但我浑身的汗毛还在一耸一伏地抖动,承受着它身上警戒色的视觉冲击。白蟒很是气盛,居然从树枝上弹下来,主动爬向我。
  白蟒晃动着身子,在树下的落叶上甩动着波浪线。吐着嘶嘶的芯子,鳞片沙沙作响地朝我扑过来。摸准它晃动的规律,推算出击中的交汇点,我抡圆了胳膊死死地砸下去,正好打在它的脑瓜儿顶上。
  暴击令健硕的蛇尾立刻左右摔打。地上的枯枝黄叶被掀得四处乱飞。不容迟疑,我又给它一顿狂抡,蟒头溅出了血,三角脑袋烂成一块肉饼,像一朵落地的大红花。花蕊朝上被人踩了一脚。
  过去拽起它,足足有八十斤重,我火速在旁边挖出一个坑,把死蟒埋了起来。陈霞躲在我背后,见我埋得差不多了,才敢靠过来看。
  我们就这么一直在洞里呆到了天亮,第二天,我用木板和绳子简单的做了一个拉橇,又带着陈霞去了昨天巨熊和鳄鱼战斗的地方。

  快到溪边的时候,我停下来。我爬到一棵高大的树上,观望大泥淖里的动静,再仔细瞧瞧那段溪沟,并没有发现危险。
  溪水仍旧湍急地流淌,巨熊和鳄鱼的尸体还被大石压着。跟昨天离开时的情形无异。
  也许是被溪水冲刷的缘故,兽肉的气味儿不容易扩散,所以其他野兽没能觅食到这里。我让陈霞站在沟沿上,一边放哨一边接我抛上去的兽肉。
  搬开那些大石,把手抠进巨鳄脊背的伤口翻开,再用匕首切割,使坚硬的皮和骨肉分开,死兽又冒出很多污血。
  宰割中,巨鳄居然抽搐了一下,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差点直接蹦上溪沟。也许是被水流冲击,加上昨天的惊悸尚存,使我产生了幻觉。
  我搬起大石,又猛砸几下巨鳄的头骨,这才放下心来。鲜肉被我大块儿大块儿地切出来,抛给陈霞。她又是高兴又是紧张地往木拉橇上码。
  中小两个木拉橇装满了。陈霞在岸上告诉我。巨鳄被我削剔得只剩一副架子,骨头上残留的红肉丝和银白的韧带在溪流中抖动。
  接下来是对付巨熊,从昨夜我就惦记着这张熊皮。掰开熊的嘴巴,将匕首捅进它牙龈肉和嘴唇之间,尽量大面积地取皮。
  溪水又被兽血浸染得泛起红色,费了很大气力,我才把这张大得出奇的熊皮剥下来,抡上溪沟。陈霞吓得赶紧躲开,生怕熊血粘到身上。
  皮先放一边,最大的木拉橇全部装熊肉。陈霞嗯着,点点头。鲜肉从巨兽身上割取下来,才看得出远比想象中多,需要把=木拉橇满满装载,勉强搬两次才能运光。

  我爬上溪沟,用麻藤把三个木拉橇上的兽肉牢牢绑好。
  肥厚的熊皮被我包裹在赤裸的上身,防止套拉在身上的粗大麻藤在我用力拉橇时陷进肩膀的肉里。
  从溪边到树林这一段路程,不是特别好走,脚下坑坑洼洼的石子,使木拉橇颠簸得厉害。进入树林,木拉橇滑动起来就比较顺畅了。幸好有张结实的熊皮,不然我肩膀上的肉会被麻藤勒得开花。
  回来的路上很顺利,并没遇到猛兽。唯独一只豹猫,在右翼跟了我们一路,既想叼块橇上的鲜肉,又畏畏缩缩不敢靠近。
  豹猫的体积比普通猫稍大。与真正的豹子相比,那就逊色太远了。猛然间撞见豹猫,它周身的斑点与丛林豹近似,也会吓人一跳;当看清它小小的体积,又不觉有种想拿棍子追打它的优越感。

  到了山洞,我让陈霞进去歇会儿,自己一个人把木橇上的鲜肉搬进洞里。开始她不肯休息,固执地要和我一起干活儿。我叹了口气,说道: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天黑之前。再把溪沟里的剩肉搬回,今天就胜利了。
  陈霞似乎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乖顺地进了山洞。
  我解着捆绑兽肉的麻藤,陈霞从洞里不住张望我。
  所有的肉都搬码在洞内最靠里的岩石上,足有一人多高。
  今天已经来不及晾晒,希望明天千万别下雨,否则这些来之不易的食物就会腐烂变质。
  我用匕首割下几块肥嫩的鳄肉,切成薄片,贴在烧烫的石盆上烘烤,肉片即刻嗞嗞冒油起泡。白烟四溢飘进鼻子,使人饥饿感陡增。食物烤熟之后,我拿给陈霞很多,虽然没了鳟鱼,鳄肉同样营养鲜美。
  陈霞睡着了。想必早已疲惫不堪。陈霞,过来吃东西。我喊了几声,陈霞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坐到火堆旁,吃我递给她的烤肉。
  进餐时间很短,喝了点溪水,我又把洞门堵得严严实实,像上午一样,拽起木拉橇出发。林中穿行的速度慢了许多,短暂的休息没有使陈霞补充多少体力。
  每次听到前面流荡的溪水,我心里总是既高兴,又紧张。靠近溪沟之前,我照旧爬上一棵大树,先观察清楚才会过去。
  我把剩余的兽肉都宰割出来,装满木橇。再牢牢绑结实。圆圆的太阳已经接近远处的海面,海风徐徐吹来,顿觉凉爽不少。陈霞说:好舒服,要是晚上坐在山顶看月亮,该多好。

  日期:2017-08-2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