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30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大熊已经到了半死的状态,但我还是不放心,又用矛尖戳刺那两只大鳄的伤口,挑逗它们继续撕咬山熊的后腿肉。
  巨鳄全身的骨骼,看来是彻底震断了,在我戳瞎它另一只眼睛的时候,它竟然一动不动,想必已经断气。
  我又狠戳了几下大山熊的两个黑眼眶,发现它只是抽搐。就剩肌肉和神经有反应了。
  大山熊丧失了先前的反抗能力,足以使我放下心来。现在,该轮到山熊身后的两只受伤的大鳄了,我很轻易就把它俩的眼球戳破。由于它俩伤得很重,已失血过多,再加上刚才消耗体力撕咬巨熊,虚弱得如刚被杀虫剂喷过的壁虎,只剩下感觉疼痛的能力。
  我开始轮番戳刺落入溪坑那些鳄鱼的眼睛,即使有些已经死亡。
  我又搬起百斤重的大石,朝鳄鱼和熊的头骨上狠砸几下,听到骨骼断裂的咯吱声,这才彻底放了心。
  跑到陈霞的下面,看到她正趴在高高的岩壁上,望了我很久。我笑了笑说:来,现在跳下来。
  陈霞向下望了望,还说:有点高……。
  “放心吧,我一定能接住你的。”我笑嘻嘻的对他说。

  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把眼一闭,后仰着倒下来,扑通掉进我张开的臂弯里。直吓得她哎呦一声叫了出来。我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嘴唇在她柔软的头顶摩挲,使劲儿安慰着她。
  陈霞用力抱紧我,让我想起她在岩壁上一定很难受。她是个柔弱女子,能在那么陡峭的坡面上坚持这么长时间,很是辛苦;而且周围的情形又十分惊险。
  天快要暗下来了,我们得抓紧时间。对陈霞说完,她温柔地点点头。松开搂着我的臂弯。
  陈霞站在溪沟上面,观察周围的动静,我放心地下到溪沟里宰割死兽。能把这些新鲜的兽肉带回洞里,我们一个月的食物就足够了。可天色已经不早,我一时无法将它们身上的精肉切割出来。巨熊的毛皮是我们在岛上生活的必须品,得慢慢地剥,尽量保持熊皮完整。
  这样一来会耽误更多时间,并且将足足一吨的兽肉一次性带回山洞,是办不到的。眼下只能先宰割下半只大鳄的肉,其它的留到明天来取。为了不使其它野兽吃掉溪沟里的猛兽尸体,我用大石头把它们压好。这样,即使有其它食肉动物夜间赶来啄食。也不会损失太多。
  陈霞站在溪岸上,一边观察四周,一边接住我抛上去的精肉,直到割了足足有一百斤。我用麻藤把肥嫩的鲜肉捆扎好,扛在肩膀上,拉起陈霞的手开始往回走。由于花费了太多时间,我和陈霞必须跑步回去,防止天黑前回不到山洞,在树林里遇害上新的险情。
  陈霞的纤手娇嫩柔软,被我使劲攥着。我无法快速地奔跑,生怕拽疼她的香肩,同时右手还要不断用长杆挑开挡路的毒蛇。
  跑了一会儿,发现陈霞香腮上布满汗珠,脚下也渐渐发软。我让她坐在那休息了一会,我们才继续前进。
  我掂了掂肩膀上的鲜肉,让背上的肌肉放松一下,又拽起陈霞的手,继续在树林里奔跑。
  太阳落进海面的最后时刻,我们远远看到了山洞。洞口的石碓依然完好,我这才舒缓一下砰砰直跳的心。等我和陈霞进了山洞。
  晚上,我们围坐在一起吃烤鱼片,
  晚饭之后,我带着陈霞来到洞口的溪水里清洗身上的污泥。陈霞全身被汗水湿透,睡前一定很渴望在溪水中梳洗。
  我身上还飘着浓浓生肉的味道,干涸的兽血零星凝固在前胸和后背。

  我们一路走到了溪水边,陈霞撩了撩头发,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对我说道:“你现在还叫我陈霞啊?”
  我愣了一下,随即试探的问道:“那……小霞?”
  陈霞笑了笑,没说什么,她犹豫了一下,随即转过身脱下衣服,洁白的后背整个展露在我面前。
  “一起洗吧。”她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对我说道。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了,我还是在上面看着比较好。”
  “这时候怎么还腼腆起来了?”陈霞有些惊讶,看着我打趣道。
  “我要看看四周有没有危险啊。”我叹了口气,转过头不去看陈霞:“快洗吧。”
  陈霞这次很快就洗完了,我带着她回到了山洞,很快,我们就进入了梦乡。
  然而约莫傍晚的时候,我在睡梦中感到呼吸困难。头发像被什么拽得生疼,额头被一层温黏的东西包裹着,一股股恶臭扑鼻。

  努力睁开眼睛,惊恐立刻使我全身的神经和毛发急速膨胀,近乎崩裂!
  一条青灰色花蟒正在吞噬我。它三角状上颚的括约肌扩张得很大,两排细长错乱的弯钩牙,对准我的眼睛,透明粘稠的口液挂在齿尖,随时都会滴落下来。
  粗壮的大蟒已经从双腿到胸腔把我缠卷起来,牢牢禁锢住。使我无法调整姿势反抗。幸好我睡着的时候,双手枕头,否则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吞掉。
  求生的欲望,立刻使我双臂肌肉条件反射地膨胀弹起,一手扒住大蟒上唇的软肉,一手抠它下颚,让自己的头慢慢退出血盆大口。大蟒受到我的抵抗,缠绕的蛇肌加速紧缩,光滑的鳞片沙沙地摩擦着我的衣服。我的盆骨和两肋发出咯吧咯吧的响声,疼痛席卷全身。
  坚持下去不是办法。必须空出一只手来与它搏杀。放开大蟒的下颚,我的后颈顿时疼痛钻心,大蟒下唇的边缘内侧,也有两排锋利的小齿,它不想我滑出它的口腔。便使劲闭合嘴巴,镰刀似的牙齿钉进我的肉里,将我钩咬住。
  腰间的匕首被大蟒的身子紧挤在刀鞘中,费了很大劲儿,我才攥到刀把,猛地抽了出来。我不可以直接举起锋芒四射的尖刀,往缠绕自己的蟒身上怒刺,大蟒的鳞片很滑,极有可能刺死我自己。
  后颈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不能再犹豫,匕首被我平着塞进胸口和蟒身挤着的缝隙,然后用力往上挑,又翻转刀把,憋足一股劲儿,狠命地抛划出去;然后再平塞进去。斜划出去,疯狂地反复几次。
  浓浓的鲜血,顺着我平躺的胸缓缓地流散开来。匕首往我和蟒身之间塞进去的时候,也切破了我自己的皮肉,但这样的伤口不至于致命。大蟒的伤口却很严重,我每向外刨割一下,大蟒就跟着抽搐紧缩,它的上下鄂也随着疼痛使劲闭合,想一口咬死我。

  后颈的疼痛和体内骨骼的响声越来越清晰。这个时候,我必须挺住,化疼痛为力量,狠命地刺杀大蟒。然而,我的呼吸已经困难到极限,挤压变形的胸腔使肺叶无法吸入氧气,双眼渐渐模糊发黑,四肢松软了许多,不知不觉昏厥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