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1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我们局的这些职工怎么办?”
  “会有安排的,老大爷,县里一定会出台一些相关的政策安排大家,不会让大家生活不下去的……”
  “破产了,林业局都没了,你怎么安排我们!”络腮胡子看到张清扬年纪轻,说话又很温和,所以说话的时候就更加硬气了。
  “这位大哥,我说了一切工作还没有确定下来,但是我可以保证的是一定会不让大家饿肚子!还有,今天的事情是你带的头吧?”
  “呃……这个……”络腮胡子也不傻,知道张清扬在给自己下套,所以又低下头不说话了。
  张清扬见大家都低头不说话,想了想接着说:“各位,我知道你们心里不平衡,单纯的以为只要林业局一破产,你们就没了工作工资,没有了退休金,可是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们,你们的工作以及生活问题,也是县里考虑的重中之重,一切还都在计划当中,所以请大家不要急,县里会好好安排大家的。”
  这时候,县长宋吉兴在赵金阳的带领下走进了会客室,一见到张清扬,他惭愧地低下头,有些不敢看他。宋吉兴心里清楚,这件事的根源在自己,自己的工作自己份内的事情没有处理好请求人家的帮助,最后又给人家带来了不好影响,这让他有些无地自容。

  张清扬指了指自己的身边,意思宋吉兴坐下,宋吉兴点点头坐下了。张清扬接着对群众说:“各位,宋县长也在这里,现在就请他解释一下林业局为什么要破产……”
  宋吉兴点点头,抓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后谈起了关于林业局的工作,而且努力说得专业一些,让在坐的群众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张清扬满意地点点头,看来宋吉兴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群众最怕听的就是官话,你如果官话套话连成一片,说得全是好听的,在一定程度上就能拉拢人心。
  等宋吉兴把林业局改革的好处讲完以后,林业局的几位职工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了,张清扬笑道:“同志们哪,现在林业局给你们开工资都成问题,你们说说如何才能发展哪!县里正是考虑到了大家的难处,所以才有了这个办法,你们要理解呀!”
  “张书记,我就问你一句话吧,林业局破产以后,我们这些职工和干部将来怎么安排?”络腮胡子又抬起头来问道。

  “这位,我和宋县长刚才已经说了,我们也在计划当中,一定会拿出一套可行的方案来,林业局破产以后肯定会让你们比过去生活得更好!”
  “这……”络腮胡子明之张清扬说得是官话,可又无从反驳。
  “同志们,明天我会去看望大家的,我会认真听听大家的意见,今天我看就到这里,等明天再谈吧……”张清扬下了逐客令。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坚难地点点头直好起身离开,张清扬和他们一一握手,然后让赵金阳安排车送大家回去。
  “张书记,您看这事闹的,我……我没脸见你啊,是我工作没有做好!”这些人一离开,宋吉兴就站起身,满脸羞愧地说。
  “这也怪不得你,吉兴啊,我看是有人不想我们好好干事情啊……”张清扬一语点破了玄机……
  “是啊,我也早看出来了,张书记,您说这事应该怎么办?”

  “宋县长,改革的问题,你们进展怎么样了?”
  “其它的都没问题,最难的就是今天的这些人今后的安排……”
  “那样吧,明天……明天我们一起下去看看,了解了解林业局职工们的生活,然后再做决定……”张清扬细细思考着办法,暂时是把人打发回去了,可是如果不能很好的解决,早晚还会有人闹起来的,上边的人就会批评自己。
  “张书记,真是不好意思,这本来是我的工作,把你牵进来不说,现在又……”宋吉兴双眼一热感动地说。
  “宋县长,谁的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我想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珲水的问题很多啊,需要一点点的解决,我既然参与了这件事,那就一定要管到底!”
  正在珲水大唐发电厂参观的郎世仁从秘书那里接过手机。
  “郎县长,闹事的群众已经退了,听说张书记找了几个人上楼开会去了!”
  “好,我知道了!”郎县长不满地挂掉电话,暗骂一声林业局的姚局长真是废物,让你找人去闹事,怎么没说几句就被人家给骗回来了!
  而一直站在窗口看着事情发展的马书记,微笑着点点头,他现在到是越来越欣赏张清扬了,别看他年纪轻,可是做起事情来还是很有能力的。马奔抬手摸了一下头,长叹一声想自己还真老了,如果有一天自己退下去,珲水能有张清扬主持大局,那成就肯定要比自己强……
  夜晚,室内温暖如春,卧室内的宽大席梦思床上,郎世仁参观完发电厂,吃完电厂里安排的晚宴,就悄悄给郝楠楠发去了短信,让她在别墅等自己。郝楠楠虽然早就恶心了郎世仁,可是没有办法,心里还有点忌惮他几分,不得不在这里听话地等着。
  郝楠楠她有点怕郎世仁,更怕喝醉了酒的郎世仁,可是现在一切只能顺着他来。
  “几点了?”郎世仁拍了拍她问了一句。
  “快八点了……”郝楠楠无力地说。
  郎世仁一听之后立刻从她的身体中退出来,光着身体下床打开了电视,然后调到了珲水电视台,正赶上珲水新闻。珲水新闻每天都在央视的新闻联播播出后播出。新闻刚刚开始,就是一条群众围攻县委县政府的新闻,郝楠楠立刻费力地在床上翻转过身体,趴着看新闻。她看到记者在采访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在诉说着林业局工作的苦处……

  郝楠楠冷冷地一笑,张嘴道:“怪不得你今天这么硬,这是你的手笔吧?”
  “妈的,姓张的,别以为老子好欺负,这珲水早晚都是我的!”郎世仁却答非所问。
  “哼,你真以为凭这事就能把他打倒?”
  “你懂个屁,这件事一定会传到上边的,到时候……我让他拍拍屁股滚蛋!”

  “你真损!”郝楠楠笑了笑,她现在才想明白郎世仁对待张清扬的策略,看来他知道自己不能完全打倒张清扬,所以就想着把他弄走。郝楠楠好奇地盯着郎世仁,此时此刻她才发现自己并不了解这个阴险的男人……
  “赵海洋……”张清扬自言自语地轻声说了一句,若有所思。
  电视上的珲水新闻刚刚结束,张清扬关掉电视,一言不发地躺倒在床上。刚才看电视的整个过程当中他也没有说一句话,这让一旁的梅子婷有些担心他。得知张清扬已经从京城归来,远在南方考察的梅子婷立刻赶了回来,算起来她与情郎已经有一个月没见面了。这些日子两人只能用电脑视频聊天以解相思之苦。可这高科技的东西虽然能看到对方,可是感觉上总有隔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