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1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职工的想法很简单,听说林业局要宣布破产,那么有很多人将失去工作,一些干部也面临着提前退休,又加上有人在背后扇风点火,所以……”
  “我明白了……”张清扬沉重地点点头,他已经明白了宋吉兴着急见自己的原因,看来事情的难度比自己想象中要大得多。
  “张书记,这件事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林业局的反抗好像早有预谋!”见到张清扬皱了下眉头,贺楚涵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张清扬紧张地看了眼门口,待发现门是关着的时候才放了心,反问道:“你觉得如何才能解决好这件事?”
  “当然要从根本出发,我们县里要解决林来局破产以后的职工工作问题,可是新组建的集团公司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人,因为新项目上马还需要一些时间……”
  张清扬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让我好好想想。”

  贺楚涵起身没有马上离开,悄悄地来到他的跟前说:“我知道你从京城回来后心情不好,你曾经答应过我要开心的!”
  贺楚涵说完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低下头,迅速地吻了一下张清扬的额头,然后拍着胸脯跑出了他的办公室。当他抬起头的时候,贺楚涵只留下了一个美丽的背影。倾刻间张清扬心里一热,突然有种要哭的冲动。昨天虽然陪着她和刘梦婷一整天,但是他并没有提起自己的亲事,有几次想开口,可最终还是不知如何开口。
  真是祸不单行,在自己还没有结解好自身问题的时候,工作上又出了难题。其时当他在计划林业局改革的时候,就想到了会有很多难题,只不过这下有些令他措手不及,离开珲水的这些日子,珲水政坛一定潜藏了不少对自己不利的因素。想到早上见到郎县长时他信心满满的表情,张清扬的心里就是一跳,难道说郎县长想利用此事打击自己的威信,给自己出个难题?继而又想到马书记对自己的热情……

  张清扬不敢想下去,他记起林业局的事情原本就是马奔和郎世仁合伙推给自己的,如果他们两个想用此事打跨自己,那么这无疑为这件事情更增添了难度。林业局的事情本身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加入了个人恩怨,有人在背后偷偷的推波助澜,这隐藏的一条药引随时都有可能拉响,他必需做好准备迎接爆炸。
  “他妈的,怎么想做点事情这么难!”张清扬抬起拳头重重地落在桌面上,此刻他毫无头绪,抬手紧张地捏了捏头,寻思着这件事应该如何解决。
  正在这时候手机响起来,他烦躁地看也没看就接听了,“我是张清扬,请问是哪位?”
  “呵呵,张书记,干嘛这么凶啊,怎么几天不见,就不记得我的声音了吗?”对方在电话的另一头痴痴地笑着,成熟的女人单凭一个笑声就可以牢牢地把男人勾住。

  “哦,原来是赵总啊,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听到是赵铃的声音,张清扬就多加了分警惕,这个女人实在有些媚惑人心,任何男人见了她都会产生本能的生理反应。张清扬隐约中还有些怕她,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女人深不可测,自己必需躲着点。
  “哟,张书记,怎么没有事就不能给您打电话吗?”赵铃撒起娇来,张清扬虽然没有见到她的人,但是仿佛已经看到了她那一脸讨好的表情。
  第162章 郎不是人
  “赵总,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有些挠头,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
  “嗯,”赵铃清了清嗓子,“好了,人家不和你玩了,张书记咱说正事吧,你现在说话方便吗?”赵铃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说吧……”张清扬突然一阵紧张,真担心又是一个坏消息。

  “是这样,有人托我转告您,最近最好防着点林业局,林业局好像要找你的麻烦,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
  “什么……你是从哪得到的这个消息?”
  “呵呵,张书记,那你请我吃饭吧,请我吃饭就告诉你!”赵铃卖弄地说着。
  “不管怎么说,我……我还是要谢谢你!”张清扬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同时寻思着赵铃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手机刚刚收好,张清扬突然听到楼下有些骚乱,他下意识地趴在窗口看下去,望见了熙熙攘攘的有几十人堵在县委的门口,还举着长长的横幅,然后就听到有人喊:“张清扬,你滚出来!”
  张清扬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在官场上,有人要做事,就有人不让你做事。一个政治家的升牵路上,回头望去往往满地鲜血。政治家的成功就是打败对手的成功,要想向上发展,一直攀登,只有把对手踩在脚下才能步步向前,才能做更多的事情。仕途的路两边到处流满了鲜血,张清扬今天深切地体会了这个道理。君子做事,有所为有所不为,张清扬自从踏入仕途以后,一直以这句话为原则做事情,可是他今天终于发现,有些事情不是想为就为得了的,有些事并不是不想为就可以不做的。

  他俯身向下望去的时候,心情十分复杂地想了很多,他明白该来的终于来了,这也让他一阵轻松,要不然总是担心发生什么事情,心悬在那里反而不好。同时他心里对民众有些怨气,有些不满,心想自己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他们好,可是他们反倒被奸人利用,这令他有些寒心。
  他现在完全可以判定这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示威抗议活动,而且此件事情十分的明显就是“郎不是人”所为。联想到他今早见到自己来上班就出门了,张清扬这才明白原来趁自己不在家,郎县长一定是准备好了一个大大的口袋,就等着自己傻乎乎的往里头钻。既然他突然想到,林业局的事情本来就是他推到自己头上的,当自己去寻求改革的意见时,他又点头同意,看来在很早以前郎世仁就开始慢慢布局了想通这一切的张清扬惑然开朗,看来郎世仁在闷头不声不响的时候,在暗中一直没有停止对自己的打压。现在回想起来,好像自从自己来到珲水以后,每次做一件事情,或者每次对郎世仁的圈子发起攻击后。在表面上郎世仁都软软的接受,可背地里总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给你重重的反击,这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人,他有点像弹簧,你压他他就收缩可是你松开手他就会反弹。张清扬明白,如果自己要想在珲水干点事情,只有彻底地把郎世仁打倒才能成功。

  赵金阳慌里慌张的跑进来,打乱了张清扬的思考。张清扬回头,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很不高兴地说:“什么事这么慌张!”
  “张……张书记,外……外边在骂……在闹事……”赵金阳语无伦次地说着,常在机关工作的他自是知道这件事的影响后果,如果处理不好那么张清扬的政治生命可就危险了。
  “我看见了!”张清扬站起身,不理赵金阳,继续回头看着下面闹事的群众,当他发现楼下的群众和保案扭打在一起的时候,赶紧说道:“快陪我下去!”
  “是!”见到张书记终于有了反应,赵金阳跟在后面就跑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