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1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家里给我按排了一门亲事,我必需答应……”张清扬气恼地又重复了一遍,心中有点郁闷地想刘梦婷啥时候变得这么笨了。
  “啊,你说真的啊,怎么会这样,那楚涵她……不对啊,你是说你家……你家不是只有你和阿姨吗?”刘梦婷发呆地问着,大脑这时候一片空白,好像仍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清扬醒悟过来自己从来没有对她认真的讲过自己家里的事情,他长叹一声,从床头找出烟点上,慢慢地把自己的身世讲了出来,从去京城上学到现在珲水任职,一切的一切全部讲了出来。
  “我这次去京城,其实不是出差,而是参加他们的婚礼,因此爷爷也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最后张清扬说道,把这压在身上很久的事情讲完后,周身上下略感一丝轻松。

  “你……你是说你爷爷是刘……刘……”刘梦婷结结巴巴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她大脑仍然没有反应过来。
  “嗯,这是他,今年刚刚退下来,你在电视上应该见过……”张清扬一脸的沮丧。
  “呃……”刘梦婷痴痴地眨巴着眼睛,然后说出来一句让张清扬吐血的话:“清扬,你的身世怎么有点像韩剧啊,太不可思议了!”
  “死丫头,你怎么没心没肺的!”张清扬恼羞成怒地拍了拍她的小脸:“梦婷,我都快愁死了,你说说我……我怎么和楚涵说,今后又怎么面对你?”
  第161章 后院起火
  “傻瓜,我都说了不会和你结婚。至于楚涵,我想……她会明白的,她生长在政治家庭,她完全可以理解。只不过我替你伤心,想不到我当年的遭遇如今又轮到了你身上,你说我们两个的命为什么这么苦……”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张清扬仰脸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清扬,睡觉吧,睡一觉就好了,明天你要开开心心的,我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件事情……”刘梦婷滑膩的身体靠上来,紧紧搂着张清扬。
  隔壁,靠在墙边竖着耳朵偷听了半天的贺楚涵打了个哈欠,她赶紧小跑几步钻进了被窝,同时愤愤地想旁边那两人的动静还真是大,那个“大流氓”大呼小叫的,干那事就真的把让人这么舒服?哼,坏蛋!一想到张清扬在隔壁可能做的事情,贺楚涵醋意横生,气得牙齿紧紧咬着嘴唇……
  周一,县委大院出现了张清扬的车。不知为何,当县里的一二把手透过窗户看见张清扬的车子时,心里竟然有点小小的不安,仿佛有点怕他似的。马奔双手抱头,无奈地坐到了坐位上,心里一阵失望,心想这小子怎么这么快这回来了!而郎世仁点燃了一根烟,然后掏出私人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老姚,他回来了。”郎世仁阴冷地说了这六个字,然后就挂断了电话。他随后把秘书叫进来,安排道:“备车,我们去电厂瞧瞧……”
  当郎世仁在秘书的陪同下走出来的时候,正好迎面碰到了张清扬,他首先热情地伸出手来,好像好友重逢似地说:“哎哟哟,我们的张书记回来啦,呵呵,还以为你会在京城多呆几天呢,没想到这么快!”
  “郎县长,你好啊,离开珲水这段时间我就就惦记着你们哪,呵呵……”张清扬也热情地应酬着,“郎县长,这段时间县里的工作多亏你和马书记!”
  “张书记说的哪里话啊,呵呵,我先有事出去一下,等有时间为你接风!”

  “好好,您忙您忙,有时间我请客……”
  望着郎县长远离的背影,张清扬暗暗地想,郎世仁今天怎么这么开心,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他这是遇到什么好事情了。
  “张书记,郎县长看到您以后,好像精力特别的旺盛!”身后的秘书赵金阳低低的声音补充道。
  张清扬回头笑笑,然后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非奸即盗啊……”
  张清扬把包交给了赵金阳,他没有马上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来到马书记的办公室。马奔早就听见他在外间和秘书说话了,可却仍坐在那里假装看报纸。张清扬走到门口见到他的样子,心里一阵鄙夷,脸上却是笑道:“马书记,我来向您报告来了!”
  “哎哟,张书记,你回来啦,我这几天还在念叨你呢,看来你啊还真不经念叨啊,快来坐下……”马奔热情地抬起头,他放下报纸站起来绕过桌子和张清扬握手,拉着他坐在沙发上。
  马奔认真地看着张清扬,热情地问道:“张书记,怎么样,在京城好还吧?”
  “多谢马书记关心,我一切都好。马书记,这段时间县委的工作让您受累啦!”张清扬心里想这马奔见到自己怎么和郎世仁一个德行,该不会自己离开的这几天他两又往一起凑和了吧?
  “哪里话,哪里话……张书记,县里的工作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你就放心吧,你说好不容易去次京城,多玩几天多好,你啊……对工作太认真了!”马书记客套地说着,可是说完后感觉自己的话有些别扭,好像在向他汇报工作一样。

  “县里有马书记顶着,我当然放心啊,可是离开的久了,还真想家啊……”
  两人又说了一大堆客套话,张清扬才起身告辞,回去的路上心里一阵不安,通过马奔和郎世仁的表现,他觉得自己走的这段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县委的上上下下都有一种古怪的气氛。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赵金阳立刻进来为他泡好茶,站在一边请示道:“张书记,您走的这几天,宋县长总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您回来后让我通知他,他要来和你谈工作。”
  张清扬脑中猛地惊醒了,想起来自己走之前曾经和宋吉兴商讨过林业局改革的事情,想来宋吉兴一定是遇到了难题,想向自己求救。可是自己离开这段时间对这项工作的进展一无所知,所以对赵金阳说:“嗯,我知道了。金阳,你下午再通知宋县长,现在先把贺副秘书长叫过来,我有事问她。”
  “好的,我现在就去办!”听到张清扬亲热地叫自己“金阳”,赵金阳的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这说明张清扬已经把他当成是自己人了。虽然他比张清扬还要大好几岁,可是他清楚地见识到了张清扬的老成持重,由内而外的尊敬他。赵金阳心里悄悄地想都说张书记与贺副秘书长在谈恋爱,可是据自己观察这两人好像没有什么。
  贺楚涵接到电话后,先是一愣,因为她没想到张清扬会借用赵金阳之口让自己去谈工作。仔细一想她就想通了原因,张清扬这么做无疑就是为了避嫌。十分钟以后,她来到张清扬的办公室。贺楚涵见到张清扬正经八百的坐在那里批阅文件,冷冷地说:“张书记,您找我有事?”
  “嗯,坐下说吧,我想问问你林业局改革的事情进展怎么样了?”张清扬的声音有些威严,很认真的问道。其实他心里有些怪贺楚涵,怪她昨天为什么没有主动把县里最近发生的事情讲给自己听,那样自己才能更正确地布置下一步的工作。
  贺楚涵看出张清扬有点不高兴,所以谨慎地回答:“进展不是很好,林业局的抵触思绪很大,宋县长正为这事情挠头呢!”
  “什么原因知道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