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4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摸了摸头,说主要是没时间,不然我可以做得更精细一些……
  徐淡定说我这边收到的消息,这一次在殡仪馆伏击的人里面,一队是宗教总局特勤四组的,一队是民顾委派的,还有一队是洪家及洪家相关势力的人,另外又外聘了一队专业安保的公司团队,再加上请了黄泉的高手盯着——整整五队人马啊大哥,你居然在这重重包围之中,将杨康给弄死了?
  我笑了,说杀杨康的人可不是我,是太阳光。
  徐淡定说你知道么,这事儿传出去,无到处都是人心惶惶,好多大人物都没有安全感,就连中南海都双岗了,都是你这事儿闹的。
  我笑了,说我对这些人无冤无仇,他们怕什么?
  徐淡定说有人猜到了是你,也有人没猜到,总觉得不知道哪儿突然冒出这么一厉害的主儿,越想越怕——特别是总局的孙老,都已经找过了我两回了。
  我说他老人家这回又有什么指示呢?
  上一次孙老派徐淡定过来传话,结果自己连面都没有露,就让他儿子孙亮出面,而且各种高姿态,架子拿捏得颇高。
  这事儿我至今都还记忆犹新,不知道他这回又想要干嘛。
  不过还是那话儿,人的面子是挣的,不是给的。
  我给过他一次面子,看的是他老人家过往的资历,但我不会给他第二次。
  徐淡定说你先别急,这回他没说啥,只是简单的表达了一下善意,然后说想单独请我吃个饭,我给推了——不过我后来听别人传到我耳朵里,讲他当着人的面说了一句话,叫做“防祸于先而不致于后伤情。知而慎行,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焉可等闲视之”……
  我说什么意思?

  徐淡定说大意就是他是玉石,不屑于与石头相碰,不过这是漂亮话,我估计他是真怂了。
  啊?
  我说不可能吧,人这么大的架子,不会就给这点儿破事给弄怂了吧?
  徐淡定说这事儿呢,看怎么讲,俗话说得好,“弱的怕狠的,狠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都了解,现在洪天秀死了,杨康也死了,接下来是谁呢?孙老觉得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了——他在总局戴了这么多年,人来成精,但还真没有瞧见这么猛的,要说心里不嘀咕,反倒不可能。
  我笑了,说所以就“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了?
  徐淡定说孙老是老狐狸,权谋之事玩弄得很是纯熟,但也惜命,这事儿一旦危急自己了,他肯定第一个撤——就怕我们这边不依不饶,所以才一直示好。
  说完这些,他看着我,说你觉得呢?
  我知道徐淡定说这话儿的意思,其实也是想要劝一劝我,让我消停一些。
  毕竟这名头响亮,能吓得住人,但不能让人诚服,而且极容易让人在重压之下反弹,产生同仇敌忾的反感。
  历史证明,无论是什么颜色的恐怖,都是站不住脚的。
  我说孙老跟慈元阁那边递了话,愿意交还贪墨的石中剑,黄胖子问我,我同意了——其实老鬼临走之前,跟我说了两个人名,一个洪天秀,一个杨康,我事儿办完了,也懒得再折腾。
  听到我的话,徐淡定松了一口气,说好,这就好。
  他饮了一大口的茶。
  得,我没有想到徐淡定好像也挺怕我的样子,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谈完了这事儿,徐淡定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
  饕餮海渔女。
  他问我,说这个事情当初是不是还有什么纰漏?
  我很奇怪他这么问,当初那尸骨都已经交给了林齐鸣,相应的办法也给了,难道他们没有搞定?
  徐淡定说他也只是问一下,开会的时候有人提了一下,说京都西郊最近总是发生一些命案,事情非常奇怪,有人提出是不是跟这东西有关联。
  我想起屈胖三跟我说得严重,赶紧把这饕餮海渔女的恐怖之处跟他讲明。
  听我说得严肃,徐淡定认真起来,说好,这事儿我记下了,如果回头有消息,我到时候跟你讲。
  我赶忙推脱,说别,你们系统里有这么多的高手,叫我一闲散人等干嘛?
  徐淡定苦笑,只说我疲怠。
  话谈到这儿,就差不多了,其实我还想跟徐淡定提起我哥的事情,但话到了嘴边,想起黑手双城所说的纪律,最终还是咽下去了。

  从徐淡定家里出来,坐着吴盛的劳斯莱斯,他对我说道:“徐师兄的话呢,如果说得太重了,您别介意。”
  我说别把我想得那么玻璃心,咱不是矫情的人。
  吴盛说其实你办的这件事儿,挺好的,现在的江湖一潭死水,就得有您这样的鲶鱼进来,让那帮安稳太久的人也担心担心,免得总是凭借着自己的资历和权势,可劲儿地欺负人。
  我笑了笑,这时手机“叮”的一声响。
  我拿起来一看,有个新信息,却是王明回了我的邮件。
  王明的回信并不长,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简短。
  相对于我洋洋洒洒的几百字,他仅仅回复了一句话:“知,刚回。”
  回来?
  那么问题来了,他去了哪儿呢?
  我想起在杂毛小道的交代,赶忙回复道:“方便通话么?”
  随后附上了我现在的电话号码。
  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接过来看,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赶忙接通,电话里果然传来了王明沙哑低沉的声音:“喂,陆言么?”

  我说王哥,我是陆言。
  王明说我看到你给我的邮件了,怎么,老鬼出事情了?
  我说对,给清辉同盟的那帮老家伙阴了一道,身受重伤,京都这边的盘子也给清了,大部分人退往了别处,一部分去了魔都;至于他,给威尔接到了欧洲去,说是在血池里面泡着养伤。
  王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最近我出了点儿小麻烦,不在这世间。”
  我又谈及了另外一件事情来,就是关于黑手双城的,不过因为有人在身旁,也不会说得太细,只是问王明需要帮忙不,若要,我过去与他汇合。
  王明想了想,问道:“我也是刚回来,找了一个地方上网——我看你留言,你去过了白城子?”
  我说对。
  王明说你有见过李皇帝没有?
  我笑了,说不但见过,而且还交过手呢?
  王明很感兴趣,说哦,你说说。
  我简单地谈起了前往白城子的一些事情,听到我与白城子的小龙女挺熟悉,王明一拍大腿,说好,你赶紧过来,有你在旁边撮合,我觉得事情应该能够很快就办到了……
  王明没有跟我说太多的细节,只是告诉了我此刻他所待着的地方。
  东三省黑省与俄国的边境,一个叫做兴凯湖的旁边。
  他也是刚刚出来不久。
  挂了电话,我对吴盛说道:“有什么办法能够尽快送我过去?”

  吴盛沉吟一番,说这件事情,估计还得找徐师兄帮忙,他身处的位置比较复杂,有些资源还是可以调动得到的……
  我说好,那我打电话。
  随即我给徐淡定挂了电话,他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你让吴盛带你去海淀西郊,我现在打电话联系,问问有没有飞往黑省的军用飞机。”
  日期:2017-01-21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